当前位置: 首页 > 校园春色 :高中往事

高中往事

 时间:2020-10-10 09:31:46 来源:艳文阁 
  那是2001年的春天,我还在读高中三年级,还有几个月就要高考了。
  因为我是学校的体育部长,所以我需要在做课间操的时候放运动员进行曲广播集合队伍,和放广播体操磁带,所以我被允许睡在学校的广播室。那是一个在学校操场一侧的,一个独立的房子,和主席台连在一起,前面是空旷的操场,左面是高中部的教学楼,右边是初中部的教学楼,后面是两栋教学楼中间的一块空地和空地一侧的一条马路,所以,每到休息时间尤其是,晚上,我所在的广播室就显得非常的安静,这对爱好自由的我来讲是非常好的,不用担心抽烟被查寝的老师看到,不用担心要熄灯了不方便看小说。而且一个人睡了个一米五的床,想怎么翻都行,还可以用广播室的设备放点音乐喝点小酒。当然还有就是约会。
  虽然看过一些带颜色的小说和文章,比如贾平凹的废都,怀念狼等,偶尔也会看到黄易的书,所以对女人有了一定的认识,有的时候实在是看到精彩处,也会自己解决一下。直到有一天。有四个人来找我,是我农村老家的邻居和兄弟们,两个比我大的男孩我喊哥哥,一个比我小的男孩我喊弟弟,还有一个小女孩,比我小几岁,应该是15岁左右吧。很少打交道,家就只隔了几栋房子。哥哥说他们想去广东打工,没有路费,问我能不能帮上忙,我问要多少,他们说要两百。那个时候我一个月的生活费好像才三百块,而且总是不够用,要是给两百给他们我就只能喝西北风了。于是我先招待他们吃饭,和他们拿我的BP机(传呼机)去当铺,当铺不要,说最多给10块钱,我可是用家里的固定电话分期付款一年才拿到得,钱都还没付完,10块也太少了,就没当掉。又和他们去县人民医院去卖血,医生看了一眼我们几个,想了想,说现在不买血了,都是义务献血。这样我们就陷入绝望了,我给了他们50元让他们自己再想办法。他们一合计,说把女孩留在我这里先住着,他们三个出去别的地方找钱。我想可以安排在广播室睡,就答应了。就这样折腾了一上午,送走他们三个后,我就带这这个女孩朝广播室走去。
  我把里面收拾了一下,安排她在里面休息,我就去上课了。整个下午的课时怎么上的我记得不是很清楚,因为只有我们高三的提前上课,所以学校里面很安静,但是我的脑子里一点都不能安静下来。老是走神,想什么也不是很清楚,总之是不断的走神。就这样上完了下午的三节课。下课后我和别人去吃饭,吃完饭我没有和他们一起去玩,而是买了一个外卖,一瓶水,给广播室里的女孩(小东)送来。我没用钥匙开门,因为我吩咐她从里面反锁,不要发出声音,有人敲门不要答应,因为钥匙只有我和老师有,老师一年到头都不会带钥匙来这里的,因为已经交给我了。我敲了敲门,不是很重,里面没有声音,我又敲了敲,还是没有反应,我轻轻的说,小东,是我,给你送饭和水来了。听到我的声音,很快就听到有人从床上下来,穿鞋走过来,开了门,显然她下午在睡觉。眼睛还有点疲倦的样子。看到我,小东微笑了一下。我走了进去,把门重新反锁了。因为天还不是很黑,里面不开灯也不是很暗,我也没开灯,把外卖和水放在桌子上,说这是给你带的,快点吃,她坐在床沿,没有东,我也坐了下来。不知道该说什么。就这样坐了半分钟,我望了她一眼,她低着头,我用手碰了一下她的手,她没有动,我把手从她的肩膀后面抱住她,往后一倒,两个人就睡在了床上,我把她的身子搬正,直接开始呼吸加快的剥她的衣服,她没有一点反抗的意思,配合我的动作,我先脱掉她的上衣,还没来得及摸她的乳房,甚至都没来得及注意她的乳房长的是什么样子,有多大,就又接着脱她的长裤,除掉长裤后,我又把手伸向她的内裤,当内裤来开的时候,我闻到了一种特殊的味道,从来没闻到过得,我也不管是什么了,铺到她的身上抱着她光溜溜的身子,很快发现自己还没脱衣服,就把裤子解开,往下推,人还是趴在她的身上。裤子推到膝盖的位置,我就让自己已经硬得不得了快爆炸的弟弟去找地方,我弟弟顶了几次,都找不到可以突破的地方,我也没有用手去找,当时的手都不记得在干嘛了,很快我感到有一只别人的手抓到了我的小弟弟,引着她,我弓着腰,不停的往前试探,终于到了一个地方,我一用力,小弟弟进去了,我的整个身子已经到了很热很热的程度了,我本能的抽动了两下,就觉得一股快意从我的小弟弟那里蔓延开来,我射精了,后来我才知道,处男第一次都是很快就交货的,有的甚至还没进去就交了。射精后我没有一点疲软的感觉,继续本能的抽动着,被我压在下面的小东轻轻的呻吟着,事后我无意中听说起她在老家的事情,她已经和家里的几个男孩在瓜地里睡过觉了。
  我当时只知道身体里面还有东西要往外面涌,我只有通过抽插的方式才能将他们释放出来,所以我完全不理会身下的小女孩是什么反应,只管拼命的往她的那个小东东里面捅,她毕竟比我老练,慢慢的把腿尽量的张开,往上面抬起来,最后把两只脚靠在我的腰上,这样我们就能很好的结合在一起了,这时房子里面有了一种说不出来的味道,越来越浓,我当时也没去理会,只管继续往里面撞,就那样一个姿势,我也不知道坚持了多久,越来越觉得热,终于我又有了一种要不能呼吸的感觉了,那种感觉好像在打飞机的时候感受到过,但要强烈十倍,我结块了抽插,以至于发出了很大的,肉和肉撞击的声音和床的咯吱咯吱的声音,我憋住一口气,用一股要把身下的女孩抽插坏的劲头,拼命的往最深里顶,可能是小东感觉到了我的变化,她用手抱住我的背,把我抱得紧紧的,我终于憋不住了,轻吼一生,把小弟弟往最深处一顶,任凭精液自己决堤而出,我轻轻的抽动我的小弟弟,快感随着摩擦一波一波袭来,直到我很疲倦。我趴在小东的身上,小弟弟留在她的东东里,没有说话,也没有东,一两分钟以后,我抽出我的小弟弟,从她身上翻下来,仰面躺在她的左边,我还是没说话,她也没说话,过了大概半分钟,她拿起我的手,放在她的胸脯上,我摸到了一个小小的乳房,一只手刚好能抓住,但是硬硬得,不想书上写的是软得像棉花和包着的牛奶,我摸了几下,又把手拿了下来,躺了两分钟,外面的天已经比较黑了,我坐起来,下床把裤子提上来,把衣服整理好。小东也开始做起来,摸到自己的衣服穿了起来。我穿好衣服,说,饭快凉了,你抓紧吃,我要去上课了,晚上你就睡在这里,吃了饭就睡觉吧。尽量不要开灯,明天早晨我给你拿早餐来。她也没有说话,只是低着头坐在床沿,和开始的时候一个样子。
  我打开门,因为外面已经比较黑了,我还是先看了一下左右,没有人,我走了抽取,把门带上,走了两步,听到了门反锁的声音。外面的空气在这个时候显得非常的清新。晚上快下晚自习的时候,哥哥他们进来了,到教室找到我,我们回到广播室,他们说今天晚上就走,去别的地方,我问他们吃饭了没有,他们说吃过了,我说我也给小东买了饭,他们说来就是来接小东的。我说好,你们要注意安全。就这样,小东跟他们走了,没有和我说话,甚至都不知道她有没有在走之前看我一眼,我送走他们。会到广播室,进门发现里面真的有一股好浓好浓的味道,直到一个多星期后,这种味道还没有完全散尽。不知道他们几个那天晚上在广播室有没有发现这个味道,可能是没有心思去想这个问题吧,反正后来再见面时,从来没有提到过这个问题。
  后来一两年,我在家过年的时候,碰到过一次小东,在路上迎面碰上的,她叫了我一声哥哥,我们那里年级小的都是要叫哥哥姐姐的。我当时和妈妈在一起,答应了一声,就走过去了。在后来,就一直没有见过她了。这是我的第一次做爱,后面还有几次,比如我一个弟弟的女朋友,我工作的时候的两个公司的公司之花,还有我的一个邻居妹妹,直到和我老婆接触了,我除了偶尔去桑拿之外,再没有过类似的经历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