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玄幻 :火影之纲手篇

火影之纲手篇

 时间:2020-09-26 09:02:42 来源:艳文阁 
  修行每天繁忙于公务的纲手决定放自己一个假期,于是把公务撇给静音,自己带着鸣人和小樱去海边小岛上度假,美其名曰指导鸣人和小樱修行。玩耍过后,纲手命令鸣人去海里捉几条鱼。
  “喔咦~ 今天钓到大鱼啦!”远远的鸣人拎着一尾大鱼向纲手和小樱打起了招呼。
  “哟~ 这家伙看上去很美味啊。”纲手指着大鱼笑眯眯的说。
  “NICE鸣人!”一边的小樱也竖起了大拇指。
  “那么来做饭吧。”享受了一顿饱饱的烤鱼大餐后,纲手准备休息了。对于鸣人对小樱的心意一清二楚的纲手,决定撮合一下他们两人,于是看着两个人,笑眯眯的说:“我们也来了好几天了吧,在这里你们两个就是这个岛的亚当和夏娃了。哟呵呵~~”“谁,谁想和这样的家伙!”小樱激动的一边指着鸣人一边大吼。
  “怎么这么说……”鸣人只能一头黑线。
  “老师,请,请不要突然说这么奇怪的话!”愤愤不平的小樱向纲手提出了抗议。
  “哈哈哈……开玩笑,开玩笑啦……”被弟子质问的纲手连忙打了个哈哈。
  另一边偷偷看着小樱饱满胸部的鸣人被小樱发现,一拳击飞出去。“你看什么呢!你这个好色河童。”“那么,接下来就请年轻人们自便吧。”纲手笑嘻嘻的站起身向一边的洞穴走去。
  听到这个命令后,鸣人激动的傻了,而小樱大为窘迫,差点被嘴里的鱼肉噎到,于是愤而抗议道:“等,等一下老师!你怎么能这样!难道你想让我和这样的野兽独处?!”边说着边愤怒的指向一边的鸣人。
  看着充满活力的两人,纲手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啊~ ,年轻真好啊!你们自己决定吧,反正不要来打扰我就可以了。”边说着边两手放到脑后,转身向山洞走去。心里则是想着要是我再年轻十岁的话……会怎么样呢?纲手身上的比基尼内衣随风飞扬,肥美的屁股,深深的股沟吸引了鸣人的视线。
  “那个,小樱,我们也去休息吧。”美滋滋的鸣人向小樱发起了邀请。但是羞恼的小樱怎么可能同意呢,立马一拳打飞了鸣人,“笨蛋,休想跟我睡一个山洞,你自己滚出去找地方睡吧。”说完也向山洞跑去。
  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被赶出山洞的鸣人偷偷的来到了山洞口。脑残的鸣人根本就没分出哪个是小樱睡的山洞,就挺着大鸡吧发起了夜袭。脑子里想着的尽是纲手和小樱的身影。“每天都穿的薄薄的在那里晃悠……已经到忍耐的极限了!”
  “口水直流的鸣人决定不再忍耐,今晚要男人一把。”
  “对不起了,小樱……我喜欢你!”握紧拳头的鸣人直接就扑到了垫子上,脑袋埋到了垫子上女人的胸里,还使劲的蹭了蹭,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一股香气直入肺腑。
  鸣人没有发现的是,垫子上的美女根本就不是小樱,而是纲手,第五代火影!
  “……嗯?是谁啊,这么晚了?”被夜袭的纲手揉了揉眼睛,坐了起来。当鸣人抬起头来的时候,两个人傻了眼,大眼瞪小眼,一时都没了反应。而纲手在往下移动视线的时候,又突然发现了一根大肉棒,鸣人那因夜袭而兴奋的硬邦邦的大肉棒,正杀气腾腾的指向了纲手的两腿之间。
  唉?啊啊啊啊……难得是夜袭……唉?刚才扑过来的时候有说‘喜欢你’的吧……纲手虽然比较害羞,但毕竟是成熟透了的熟女,看着鸣人那巨大的年轻肉棒,心里泛起了一阵涟漪,小穴里也渐渐湿润起来。而另一边的鸣人则是傻眼了,尴尬的想着,糟糕,真是糟糕透了,处理不好的话会被杀掉的!只能摸着脑袋说道:“那个……这是应该怎么说呢……”好吧!心里有了定计的纲手银牙一咬,朝着鸣人羞涩的笑了笑,“呵呵,鸣人,真是急性子啊!你的小鸡鸡好大啊,你是想找姐姐做什么呢?是来夜袭我的吧……”边说着边扯去了自己的遮住下体的衣物。
  还没回过神来的鸣人又突然看到如此美妙的密穴,一时间脸涨得通红,眼睛牢牢地盯住纲手的两腿之间,再也挪不开了。
  见到鸣人的表现后,纲手的决心又加大了几分。“鸣人,好看吗?姐姐的胸部好胀啊,你帮帮人家嘛~ ”听到纲手的销魂的声音,鸣人一个激灵,立马回了神,一把扯去了纲手的遮胸布,只见纲手一对高耸挺立的玉乳是如此的丰腴饱满,在两峰之间形成深深的乳沟,随着纲手急促的呼吸而不停的颤动着,峰顶上两点艳红小巧的突起,在月光的照耀之下,幻现着无比妖媚的艳光。看着眼前的美景,鸣人心里直呼好棒啊!
  真幸运,白捡了个大便宜!
  鸣人伸手握住那两团嫩肉,触手之下,棉软滑溜,韧性十足,就像是要将手指弹开一般;他心中不觉暗赞:果然是人间极品,旷世难求。不过纲手的巨乳可不是这么轻易就被掌握的,白嫩的乳肉从指缝间溢。鸣人两手重重的抓住了纲手的两个大乳房,肆意的揉搓了起来。
  在玩弄这对大奶子的同时,鸣人又低下头开始品尝那诱人的葡萄,发出了滋滋的吮吸声。不仅如此,色狼鸣人的一只手又偷偷地移动到下面,摸到了纲手两腿之间的神秘地带,让羞涩的纲手大骂“小色鬼……十多岁少年的性欲可真是旺盛啊。”被发现的鸣人干脆就玩起了纲手的阴部,两根手指伸进去来回抽插个不停。
  进而鸣人又两手分开纲手的大阴唇,伸出了舌头进入了小穴,啾啾的吸个不停,吸得纲手不断呻吟,蜜汁流个不停。
  “唔……姐姐的小穴已经这么湿乎乎的了!把这里弄得湿湿的,滑滑的,肉棒插进去一定很舒服吧。”“怎么了鸣人,就算是现在插入页完全没问题啊!”“我还想试试各种尝试呢……如果刚插入就去了的话,不是太浪费了嘛!机会难得,所以要好好的尝尝姐姐的身体。”说完又用舌头舔了一下小红豆。
  “嗯啊~ ”受此刺激的纲手发出了甜美的呻吟。
  “姐姐的喘息声可真可爱啊~ ”“只顾着自己享乐太狡猾了,我也要尝尝你的肉棒!”受到了鸣人大力攻击的纲手,也开始了自卫反击,伸出了小香舌,开始舔鸣人的大肉棒,两人成了69式,不断的探索着对方的生殖器。
  “啊……唔……嗯……啊……”“嗯……啊……喔……啊……嗯……”享受了一会口舌服务后,纲手开始了主动出击。纲手捧起了两个大奶子,将鸣人的肉棒夹入了中间,两手各按一个乳房的外侧向内里推挤,并开始上下左右的来回挤压、揉搓。
  “呜呜呜……要射了……”受到如此究极乳交服务的鸣人很快就不行了,一股白浊的童精就一股脑的全射在纲手娇美的俏脸和胸前,在纲手的巨乳间射出了第一发炮弹,完成了生命里的第一次奶炮,当真是让人羡慕啊,那可是极品波霸啊!
  “哇!鸣人的精液射出来了!”“姐姐,用咪咪犯规了啦……”“不好意思了,我也是一时忍不住了。但是毕竟年轻,还可以继续,不是嘛?”纲手一边说着一边伸出香舌将鸣人射在她脸上的童精,舔入口中。又用手指将射在胸前和脸颊上的精液刮起,放入口中,津津有味的吸吮起来,那神情竟是如此淫媚,让鸣人大感刺激,刚刚才发泄的巨蟒,竟然又应声挺立,硬度尤胜先前。
  本来看到鸣人的大肉棒变成小鸡鸡后,纲手心里有些失望的,但是看到野兽小子鸣人就恢复了雄风,又大喜过望,娇媚的笑了一下,又给鸣人来回套弄了几下,巨大的肉棒油光闪亮。然后纲手仰坐在垫子上,两腿并拢,淫媚的看着鸣人。
  “嗯,那是当然,接下来就让我在姐姐的小穴里做吧,让我做吧!”“是是,不用性急,姐姐的小穴是不会逃掉的。应该知道怎么做吧?接下来就看你的了。”说完纲手分开了两条美腿,露出了神秘的小穴,静等着鸣人进入。
  “喔喔喔~ 好舒服啊!”纲手刚分开两腿,鸣人就迫不及待的握住自己的钢枪,然后对准小穴,缓缓地顶入龟头,接着腰部用力一挺,只听“噗嗤”一声,那根又粗又大的巨蟒,已尽根没入纲手期待已久的湿滑密穴。纲手“啊”的一声唉叫,叫声中又愉快又痛苦,纲手虽然早就知道鸣人的巨蟒异于常人,但却也没想到鸣人的巨蟒竟能将自己得密穴完全塞满还有余。但也因为鸣人的异常粗长,竟然一下子就直接顶到她幽深暗藏的花心顶点,让她体验到前所未有的酥麻酸痒,那种奇妙的感觉,酣爽畅快,简直使她飘飘欲仙,如登仙境。
  这种极度的舒爽感让她修长浑圆的雪白双腿,完全无法克制的朝天直竖起来,足趾蜷曲并拢向上用力伸展,整个人完全浸淫在无可言语的欢娱中。同时鸣人也被巨蟒传来的极度快感所吸引,只觉得纲手的蜜穴生出一股吸力,紧紧吸吮着入侵的龟头,肉璧里层层叠叠的嫩肉摺缝,混着不停分泌的滑腻淫液全无空隙的挤压研磨着入侵的巨蟒。
  这无比舒爽酣快的感觉,让鸣人忍不住的挺腰摆臀,大起大落的狠插起来。
  鸣人的胯下巨蟒就像冲锋陷阵的战士一样,勇猛剽悍,毫不留情。
  “跟想象的一样,里面真是湿湿的,粘呼呼的……”纲手虽然还感到痛楚,但纲手终究已是成熟的妇人,鸣人狂野粗鲁的动作却也引发她无比的快感,却让她忍不住高声淫叫起来,“唔啊啊啊……好,好深……插到深处了……”鸣人火热粗壮的巨蟒,在他凶狠的大力抽插下,每一次抽插都全力撞击到纲手敏感细致的花心。
  龟头上凸起的肉菱,随着抽插的动作,不断在纲手柔嫩的阴道内壁刮弄着。
  那种酥麻酸痒又无比欢畅的感觉,让纲手禁不住的放浪淫唱起来。“啊~ 哈~ 好厉害啊……真是好爽啊!”梦幻般的销魂快感就如排山倒海般袭来,那种无与比的舒爽感,使得纲手也忍不住的将白嫩丰腴的艳臀,配合着鸣人奋力的狂插猛送,疯狂的挺耸着。
  纲手死命的紧抱着鸣人,指甲也在毫无知觉之下深深的掐入鸣人健壮的肩膀之中。两人就在这夜晚的山洞中,拚命的交媾着。“嗯……嗯……啊哈……真是爽极了,腰部停不下来了……”鸣人那根炙热的大怪蟒,毫不停歇的在纲手的蜜穴里进进出出的,直捣的纲手淫水一阵一阵的往外流,流的到处都是。两人有如水乳交融的酣畅快感,使得纲手根本无法思考。
  “姐姐的肉壁把我的肉壁夹得紧紧的!”鸣人专心一意的干着纲手的蜜穴,突然腰际感受到一种酥麻的感觉,然后侵袭了全身,阵阵快感一下子通达了他的四肢胸腹,阳精已禁不住狂喷而出。几乎就在同时,纲手也感受到下体传来如浪潮般的快感,她嘴里发出了狂乱欢叫,瞬间她就被这股快感送上了快乐的巅峰。
  只见她全身不停的颤抖,一股阴精也狂拥而出,阴精阳精在密穴中互相冲击交会着,让已攀上欲情的高峰的两人,又再享受到另外一种完全不一样的酣适。
  同时到达情欲巅峰的两人,仍然紧紧相拥的相拥着,享受着激情过后的余韵,虽然鸣人才刚历经二次射精,但鸣人的双手仍然无所不至的在纲手成熟完美的肉体上抚摸着。
  好半响,纲手才从高潮过后的迷乱中回过神来,望着还趴在自己身上,仍然在毛手毛脚的少年,心中的感觉说不出是爱是怨,既怨他坏了自己的贞洁清白,但也欢喜他带给自己从未想过的快乐。纲手一下子红霞满面,她娇嗔的白了鸣人一眼,虽然没有说话,但千言万语便全在这一眼之中。
  看着纲手娇媚的容颜,鸣人喜翻了心,怪叫一声,跳将起来,一把抱住纲手,便吻向纲手的樱唇,纲手只嘤咛一声,便婉转相就,任由鸣人为所欲为。
  鸣人充满男性魅力的鼻息不断喷在纲手脸上,灵巧的舌头也忽软忽硬的扫弄着纲手的口腔各处,纲手也积极的回应着,鸣人只觉得纲手的香舌灵活刁钻,缠功细腻,就像春蚕吐丝般细腻轻柔的舔抚。而纲手却觉得鸣人的舌头宛如灵蛇吐信般大开大阖,强力纠缠纲手的香舌。
  浑然不同于方才的狂乱,这个吻充满着浓情密意的快意,纲手只觉亲吻的感觉温馨甜蜜,欢愉的感觉自舌尖传自全身,整个人也逐渐陶醉在愉悦梦幻之中。
  但随着唇舌交缠的热烈,鸣人又将魔爪伸到纲手胸前的丰乳上搓揉着,激情的爱抚又让两人的情欲高涨,亲吻也愈加激烈起来。他的手轻轻的搂住纲手的肩,见纲手没有拒绝,就大着胆子将纲手的俏脸转过来,对着她的樱唇,痛吻了起来,纲手也积极的回应着。两人吻的是那么狂热,那么激烈,连呼吸都快要停止了,鸣人把手伸到纲手胸前,尽情抚弄着纲手丰挺的美乳和玉臀。
  自纲手的口中传出了又娇又腻的声音:“嗯~~呜~~呜~~嗯~~”眼看另一场肉体争霸战又将开始。
  纲手被他吻的都快喘不过气来,刚想发娇嗔,却又发现鸣人的巨蟒又开始抬头了,纲手羞红着脸娇嗔道:“你……你……怎么又……”话还没说完,鸣人又已紧搂住她赤裸的娇躯,让她扶着岸边的石头,弯着腰挺起丰腴圆翘的玉臀。
  纲手羞红着脸,不知道鸣人意欲何为,其实鸣人也不知道要如何做,只是他刚才抚摸着纲手丰腴的玉臀,只觉得触手滑嫩,丰美动人,想看清楚纲手的玉臀罢了。但此时鸣人看着纲手因为弯腰而翘起来的玉臀,巨蟒挺的老高,纲手美妙玉臀中,鲜艳的菊穴和迷人的销魂肉缝看的是如此清晰。
  纲手感受到鸣人灼热的目光,正紧盯着自己最羞人的神秘地带,忍不住心中的兴奋,蜜穴中的爱液又泊泊的流出。鸣人贪婪的看着纲手那曲线优美迷人的玉臀,忍不住双手摸了上去。
  鸣人惊讶的发现自纲手销魂肉缝里流出大量的淫水爱液,于是双手扶着纲手的细腰,让巨蟒在纲手的肉缝里滑动,然后腰部用力一挺,在纲手淫媚销魂的呼声中,鸣人的巨蟒又再一次进入纲手的蜜穴里了。
  缓缓的进入了纲手的密穴,慢慢的体会着密穴吞噬肉棒的过程,那紧密,温暖,湿润,柔软的感觉让鸣人浑身一震,差点就缴了械。鸣人清楚看到自己的巨蟒在纲手的蜜穴里进出的情形,每一次都将纲手穴内的嫩肉拉出来又挤回去,这淫靡的画面,形成鸣人巨大的视觉刺激,让鸣人捧着纲手雪白丰翘的圆臀,使劲的撞击着,毫不觉得辛苦。而纲手则是顺势躺了下来,两手枕于脑后,闭上了眼睛,享受着鸣人的强力冲击。一时之间,臀波乳浪,激起水花四溅,再加上肉体的撞击声,激情男女的欢淫声,构成一幅羡煞旁人,淫艳欢快的天地奇景。
  当鸣人适应了之后,就不满足于仅仅插穴了,而是一边插穴,一边两手握住纲手的巨乳,并把头埋入了乳沟中,不断的舔起来。上下的两重攻击终于让纲手不那么悠闲了,不断的“啊……用力啊,鸣人。我好舒服啊。”大叫,也不怕另一个山洞里的小樱听到。
  鸣人把纲手的左腿抬了起来,勾在自己的腰上,巨蟒紧抵的纲手双腿间的蜜穴里,死命的冲撞着。鸣人急促的动作,让纲手的美乳晃来晃去,煞是诱人。鸣人双手用力的抓握着纲手丰满的美乳,纲手娇嫩的乳肉,被鸣人挤压的自鸣人的指缝间鼓起,纲手却一点也不觉得痛楚,只是疯狂的摆动的玉首,满头如云般的金黄秀发不断的随着鸣人激烈的撞击动作而晃动着。
  之后鸣人又不断改变体位,展开了一场男人与女人之间的战争。
  先是将纲手翻转过来成跪伏状态,然后从后边进入,后背位的大力抽插让纲手爽的两手捶地,大喊大叫,不过很快就被鸣人抓住两只胳膊拉到身后,让两个奶子在身下随着抽插不住晃动。
  接着鸣人又两腿弯曲,仰跪在地,让纲手同样的姿势叠在身体上。抽插了几十下后,鸣人抱住纲手的两只腿弯,一上一下的大力抽插,插的淫液四溅,噗济噗济作响。剧烈的刺激让纲手忽而屏住呼吸,忽而呼哧呼哧大喘气。纲手心里想着,鸣人的肉壁又硬又大,精力旺盛,被他这么用力的顶着,我快要……然后鸣人再直起身来,抱住了纲手的小蛮腰,脸伸到前面来啃咬美味的乳房,“好香啊,好美啊”的乱叫。
  又过了一会,鸣人直觉着一股酸麻从尾椎升起,意识到即将射精,于是浑身一颤,一声低吟,下体突然加快动作的冲击着纲手的蜜穴,纲手也在娇躯狂颤下,双手勾住鸣人的颈子和他亲吻,整个身体都向前鸣人倾斜了,嘴里大喊着:“咿呀……不行了……马上就要了!”终于,鸣人再狂顶了几下后,然后巨蟒一下子紧抵到纲手身下的蜜穴深处,龟头顶到了一团柔软,然后进入了子宫里,接着就感觉一张小嘴在不停的吮吸自己的马眼,于是浑身抖了几抖,精关大开,将滚烫的阳精源源不绝的射了进去。
  纲手也紧紧的抱住鸣人,任由阳精混着淫水顺着白嫩的大腿流下来。
  “啊~ 射了好多啊!”射完精的鸣人无力的躺倒在地,准备休息一下。不过强悍的纲手可还没有满足呢,“真是的,还差一点就可以高潮了!”纲手趴到鸣人的身上不住摇晃,接着又暴力的用胳膊搂住鸣人的脖子,阴森森的说道:“臭小子,老娘还没有爽够呢,快给我起来,要不然我可是会干掉你的哦~ ”“要想当火影的话,如果不让女人高潮,那怎么行?至少再射一次才差不多,知道吗?!”说完之后,纲手一把将鸣人推到在地,分开鸣人的两腿,大胸脯夹住鸣人的睾丸,一只手不住的套弄鸣人的大肉棒,时而用舌头舔一下马眼。
  受此刺激的鸣人立马就硬了,前所未有的硬,尴尬的笑着:“噢哈哈,说的也是,看到姐姐这么风骚的模样……肉棒好像又勃起了!”“小色鬼,要是这样还不能勃起的话,可饶不了你!”纲手跨到鸣人的脸上,把她两条腿分开,将阴部对准了鸣人的嘴巴,要先享受一下鸣人的口舌服务。只见纲手的阴毛浓密鸟黑又粗又长,将整个阴阜包得满满的,下面一条若隐若现的肉缝,肉缝上湿淋淋的挂满水渍,两片小阴唇,一张一合的在动着,就像小嘴一样。
  “唔噢噢噢噢噢……女人的身体真了不起。”鸣人用嘴唇按住穴口就是痛吻一番,再用舌尖舐吸她的大小阴唇,舌尖伸了进去舐刷一阵,再用牙齿轻咬她的阴核。而鸣人的大肉棒高高的对着天空。
  鸣人用舌功一阵吸吮咬舐,纲手的一股热滚滚的淫液,已像溪流似的,不停的流了出来。“不错不错,总算是又硬起来了,真是的,真让人费神……”说完纲手从鸣人的脸上下来,整个人坐到鸣人身上,引导着大肉棒进入了体内,整个人“哦哦哦哦”的叫着,爽到了极点。而鸣人感到龟头被热滚滚的淫水一烫,舒服透顶,刺激得他的原始性也暴发出来了,改用猛攻狠打的战术,猛力抽插,研磨花心,三浅一深,左右插花,把所有的招式,都使出来。用最大的力气来满足这个活祖宗,强有力的抽插让纲手爽的两手紧握两个大奶子,不断的在手里变形。
  大鸡巴抽出插入的淫水声,“噗滋”、“噗滋”之声不绝于耳。
  “不顾一切的扭动着腰,姐姐可真好色啊。”“不,不是的,才没那回事。”纲手这时感到有一股不可言喻的快感,舒服得她几乎发狂起来,把鸣人掳得死紧,把屁股猛扭猛摇。“啊!真是的,好色就好色吧,快点,再用点力顶我啊!”
  这一次的抽插完全是以纲手为主导,整个人或是屁股对着鸣人,趴在地上,不住的上下起伏,或是侧卧在地,让鸣人在背后狂插,再或者是坐到鸣人身上,将鸣人的脑袋夹在腋下,让鸣人两手揉搓乳房,鸣人是猛弄猛顶她的花心,纲手这时已无力再紧抱鸣人了,全身软棉棉的躺在床上,那种模样分外迷人。
  鸣人抽插停正无比舒畅时,见她突然停止不动了,使他难以忍受,双手分开她的两条腿,抬放在肩上,拿过个枕头来,垫在她大屁股的下面,挺动大鸡巴毫不留情的猛插猛抽。纲手被鸣人这一阵猛搞、粉头东摇西摆,秀发乱飞,浑身颤抖,淫声浪叫。
  “抱歉,姐姐,我已经……”“好,好吧我也……我也要去了。”“啊啊啊啊……去了!”随着一阵大叫,鸣人滚烫的精液射入纲手的小穴,而受到精液的一烫,纲手也浑身颤抖着高潮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