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玄幻 :机关之术 阳痿英雄

机关之术 阳痿英雄

 时间:2020-09-04 09:03:30 来源:艳文阁 
  江菁用马车拉着马夫和傲霜一路赶回丈夫冯道通的「神工山庄」,山庄造在一座断崖之上,而联接断崖山庄的唯一通道是一座数丈长的吊桥,平时吊桥一旦收起外人就无法进入山庄。
  山庄是由十几栋构结诡异的金属圆房所构成的,圆房顶端设有强弓硬努还有佛郎机火炮,就算是一支千人的军队都很难攻入其中,可见冯道通对即将进入乱世的局面还是很有准备的。
  「老宋,快开门,我回来了」江菁冲着吊桥上面的吊楼大声喊道,老宋是看守吊桥的家丁,他认出是夫人回来了马上放下了吊桥,江菁急匆匆的驾着马车直赶入山庄之内。
  傲霜感觉从昏迷中醒来,下身剧烈的疼痛让她感到两腿都无法站起来,而耳边听到一男一女在她床边的对话声。
  「老爷,她就是我的结拜姐姐柳傲雪,唉,当年她待我如妹妹一般,只是想不到她如今逢此大难断脚又身中淫毒,你看能不能救救她啊?」一个略带稚气的女子声音响起。
  「小菁啊,我看你是认错人了,据我这段时间在江湖上的耳闻,你义姐柳傲雪的姐姐柳傲霜被一群武林败类暗算轮奸还斩去她一足将她掳劫才引发了他丈夫凤舞天血洗江湖的大祸,我想她应该就是柳傲霜不是柳傲雪」一个略有些沙哑的中年男子声音道。
  「啊,原来她是义姐的姐姐,老爷,她这样也算是我的姐姐,而且她身逢此大难你就看在我的面上救救她吧。」「唉,小菁啊,不是我不想帮她,可是她丈夫如今在江湖上惹的祸事可实在是太大了,听说死在他手中的武林中人还有家眷已经有上万人了,江湖黑白两道的人都对他恨之入骨,连皇上都下旨能斩杀她丈夫者可世袭万户侯赏万金获武林盟主之位,你要我救她那可是和整个武林为敌啊。」「老爷,我求求你了,你就看在我的份上帮帮她吧,她可不是坏人啊,她丈夫这么做也是因为被她被那些阴险小人所害才会失控入魔,如果我们救了她再让她去劝她丈夫停止杀戮退出江湖岂不是更好?她丈夫武功这么高,就算正邪两道联手真能杀掉他恐怕也会伤亡惨重得不偿失啊。」「你这么一说倒也是有点道理,罢了罢了,就当我冯某人积点阴德做点好事救救她吧,只是这段时间得让她躲在山庄中不能让她离开,我会派人去找她丈夫接她回去,只是他现在到处杀人放火我的人要找到他还要让他相信可也难得很啊。」傲霜听到这里忍不住睁开双眼道:「二——二位,多谢你们相救,我——我确是柳傲霜——」,她眼前出现在床边的一男一女,男的四十多岁身材高瘦一脸儒雅之气,女的则看上去还不满十八岁看上去面相颇善。
  " 柳姐姐,我是你妹妹的结拜姐妹江菁,我和家老爷一定会帮你的」江菁忙上前道,眼看着这绝色美人一脸憔悴,想到刚才她因为身上淫毒爆发失控与自己淫乱之事就让她脸上一红。
  「江妹妹,多谢你顾念我义妹的情义救我,不知——不知你是在何处救到我的?」经历义女的背叛后即使心性善良单纯的傲霜也已经变得防人之心颇重了,哪怕江菁冯道通救了自己,但是她可不敢保证对方没有包藏祸心,毕竟自己曾经身怀绝世神功如今落得一脚伤残内力几乎耗尽的悲惨地步,而丈夫已经搞到仇家满天下,即使这二人真是天性善良可在妹妹份上想救她,可是也难保不会因为自己丈夫的疯狂滥杀害怕受连累而把她交给想要对付丈夫的江湖中人。
  「柳姐姐,一日前我的马车回家路上与你的马相撞,你后来————有点失控和我的车夫————-」江菁脸上一脸尴尬,这事要她在丈夫面前说出来实在是太难堪了,还好她还没说自己还和傲霜发生淫乱互慰之事。
  「这————唉,我————-我真是没脸做人了,我————-我是被奸人暗算身中淫毒才会失控乱性————-,你的车夫————-他没事吧?」傲霜一时间只感羞愧的无地自容,她的采阴补阴之术之还能够自控,而在马背上发作时已经神志混乱,要是与那车夫强行合欢自己恐怕真要把这没有武功底子的人活活榨干,自己岂不成了江湖上最恶劣的女淫贼?
  「你放心吧,王四他————他只是有点疲惫,没有性命之忧,姐姐请放心我和老爷绝不会把此事泻露出去的」江菁连忙安慰她道,二人好言安慰了傲霜半天才让她情绪稳定下来。
  「这次傲霜得二位相救大恩大德永世难忘,只盼二位能尽快将我的在此山庄的消息告诉我丈夫让他停止杀戮来此接我,我也一定会劝阻他不要再杀戮无辜一起归隐山林不再过问江湖之事」傲霜柔声道。
  「姐姐放心,我二人可以发誓绝不会泻露姐姐的行踪,只是我家老公要派人去见凤先生又如何能取信于他呢?」江菁问道。
  「这——,你可以让人对他说西子湖,剑笛生,他一定会明白意思跟他来见我的」傲霜凝神道。
  「好,那我就尽快派我的手下去江湖上寻令夫,凤夫人就安下心在我府上养伤恢复功力,你断了一足行动不便,我有一门祖传技艺便是为伤残之人制作假手假脚,外表几可乱真行动亦比之前方便很多,我这就帮凤夫人造出假脚来,至于每日送饭送水则可由它来代替,凤夫人的行踪我对府中所有家人都隐瞒所以给你送水饭之人也不是活人」说罢冯道通拉了一下傲霜床头上的一根拉绳。
  过了片刻,却听得「嗑嗑」的硬物撞地声,却见一个穿着家丁衣裤的木头机关人一步步走进房内,而它手中竟端着一盘饭菜汤水,走到床前将托盘放在床头后又规规矩矩站直在一边。
  「这————这是机关人?我还只是听江湖传言,有的保卫重要宝库中会设有能够打拳使用刀剑的机关人存在,没想到今日能亲眼目睹,庄主真是好本事」傲霜由衷钦佩道。
  「柳姐姐,我家老爷这门技艺可是祖传的,到了他手中又发扬光大,咱们山庄里平时好多送水送饭的事都是由这类机关人管,还有花园里也有机关人专门负责浇水,田地里则由木牛流马负责耕种,节省了好多的人力」江菁笑道。
  「哈哈哈,雕虫小技而已,凤夫人谬赞了,这机关人名叫连环,刚才的拉绳是连着机关室的响铃,铃一响我的家丁就会启动连环让它为你送食水。除能端水送饭还有些其他的功能,凤夫人到时只要按动它背后的机关它就能完成这些功能」冯道通脸上颇有得色的把连环侧过来揭起他背后的一块衣襟露出四个按钮。
  「凤夫人请看,这第一个按钮按下后,连环会助你抵抗敌人」冯道通说罢按动机关人背上第一个按钮,连环竟迅速冲上几步打始拳打脚踢起来,看招数竟是一套少林罗汉拳,尽管只是招数简单易学的一套拳法但这连环打得也是虎虎生风且他的双手是用精铁制成,若被它打中那就算是硬功好手恐怕也是骨断筋折的下场。
  在傲霜这绝世高手眼中连环打出的这套拳脚当然毫不出奇极其量在她眼中只相当于一个二流好手,但是这套拳脚上一个木头机关人施展出来可就实在是不可思议,一时间连声称赞冯道通机关术的精妙高明。
  「这第二个按钮,则是能帮你捶背」冯道通又按动连环背上的第二个按钮,连环立即又扬起拳头,可是这次拳头却没有了刚才的凶猛的力道而是轻轻捶击着冯道通的背脊,能够让机关人打人已经极难,能让它控制力道帮人捶背则更是难上加难,傲霜亦吃惊的都说不出话来。
  「哈哈哈,还有这第三个按钮,它可是——」冯道通正要按动第三个按钮时,江菁却是俏脸飞红道:「老爷,这————这功能也太荒唐,不要————-不要了——。」冯道通闻言后点头道:「夫人说得对,这个就不要按了,这第四个按钮一按它就会自己回机关房了」说罢他一按机关人身上第四个按钮,连环立即小跑着跑出房门。
  「冯先生真是鬼斧神工,小女子佩服,这机关人若是普及天下那可真是大利于百姓啊」傲霜赞叹道。
  「唉,可惜啊,我这门手艺其实也是祖传下来的,只可惜如今这些手艺全都被那些士大夫们视为奇技淫巧的下贱行当,什么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读书死死读书,读那么多书真就有用?哼,除了与官府勾结压榨百姓巧取豪夺之外哪里还有什么读书人的气节道德可言?我早年也曾将可用于战阵的机关人献给朝庭,结果却被斥为不务正业的奇技淫巧,我算是对这朝庭彻底死心了」冯道通脸带不忿之色道。
  「好了好了,老爷,你就别再发牢骚了,那些穷酸不识你的才华终究有一天你要让他们后悔,只是姐姐功力大损我们还得想想办法助她恢复功力吧」江菁岔开话题道。
  「那是自然,我祖上传下来一枝千年何首乌乃是大补之物,我已经让人将它切段熬成汤汁一会儿让连环取来让凤夫人服下尽快助她恢复功力的」冯道通一副慷慨之态道。
  「那傲霜多谢庄主和妹子的大恩,将来我夫妻定当报答你们的大恩」傲霜感动道。
  双方又寒喧了一阵后冯氏夫妇离去,三柱香后连环踩着独有的脚步声进屋手中托盘中是一碗满是药气的药碗,傲霜亦是懂些药理之人,一闻这药香便知是极品药膳的药香,她也不推辞取过药碗慢慢饮下。
  其实傲霜对冯氏夫妇仍旧只信了五成,连续上当受骗甚至被养大的义女出卖断足后的她已经不可能再轻易相信这两个与她毫无交情的陌生人,她虽告诉了冯道通那两句取信丈夫的暗语,但其实这暗语也是要凤舞天多加小心的意思在里面,她毫不犹豫的喝下这药汤则是觉得她如今内力几乎尽失又身有残疾对方要囚禁她早就可以做到又何必再用多此一举下药?何况这药香也确是极品药膳才有的香味,对方也没必要浪费如此珍贵的药物来对付自己。
  滚热的药汁入喉,傲霜只感一股强大的热力自丹田内升起开始向周围的经脉扩散开来,她不禁又惊又喜,看来冯道通确实没有说谎,这药汁中带着股何首乌的味道估计确有千年的年份,再加上还有其他聚气凝神的贵重药物辅助令她丹田内仅余的一丝内力真元开始壮大起来。
  傲霜本是绝顶高手若非受义女下的淫毒毒害又被众多意识失控的高手施以合欢强行采补令她元气大伤元珠离体才落得功力尽废的下场,这段时日里她也通过采补之法反吸了奸淫她的壮汉们的少许功力才重新凝取起一丝内力得以逃生,但要继续以这种方法恢复内力却又是她实在不愿的。如今且不管冯氏夫妇到底意欲何为是否想要利用自己对付丈夫,但眼前有这大补良药她当然要尽快借此恢复功力。
  这千年何首乌与多种良药烧成的药汁果然神效无比,傲霜借着药力运转内力运行全身三大周天后竟感内力已经恢复近半成以上了,只要之后再饮几碗类似的药汁配合内力调息,她有自信在三个月内就能恢复全部的功力,只有拥有了绝对的实力那她自己也能离去山庄去找丈夫,只是奇怪那个机关人背上未按的按纽到底有何用途?未何冯道通不愿言明呢?罢了,反正等有空自己也试试按一下能够搞清它的用途即可,想到这里傲霜抓紧时间运功恢复功力。
  且说江菁与冯道通走在山庄的小径上她有些愧疚道:「老爷,这次你能帮傲霜姐姐这个大忙她一定会非常感激你的,只是要你为我冒这了险实在是让我过意不去」其实之前她是有些怀疑丈夫不愿帮助傲霜。
  「夫人这说的是哪里话,夫妻本是一体,这点小事算的了什么?何况我救了她也是让凤舞天欠了我一个天大的恩情,将来也可能需要他还我这个大恩呢,我可不亏本」冯道通摸了摸腮下的胡须笑道。
  「不管怎么说老爷这次也是做了一件大好事,我——我一定会好好报答你的」江菁含羞笑道。
  「你说用什么方法来报答我啊?」冯道通伸手在妻子滚圆的翘臀上抚摸着,眼中尽是情欲之色。
  「唉呀老爷你好坏啊,今晚——今晚我一定好好报答你」江菁红着脸低头轻声道。
  「不急不急,你先好好休息准备,今天你我夫妻定要大战三百回合」冯道通色咪咪的拍了拍江菁的盛臀,她含羞捂着脸小跑而去。
  待妻子离去后冯道通的眼神开始变得阴沉起来,真是没想到这绝美的断足女子竟是那姓凤的魔头的妻子,论长相要胜过江菁十倍,若是纳她为妾——。
  呵呵呵,冯道通笑着摇了摇头,他可不是沉迷于女色之人,美人固然难得但与他一生追求的那件东西相比仍旧不放在心上,而救她其实是为了完成自己毕生的杰作,若能解决它的动力问题那它就真正能成为天下无敌的无敌武器。
  冯道通一边想着一边信步走到山庄后院一口水井前,他左右看看无人一跃跳入井中,身在半空中时双脚撑住井壁取出钥匙在井壁上一个小孔中插入转动,很快井底的水迅速被抽走,他双脚落到井底时踩到的已经是潮湿的井砖,这里隐藏着他最大的秘密和成就,为了它自己已经付出了半生的心血,而它出世之时必将震惊整个江湖!
  云傲皱着眉头听着房子龙的除魔计划,这实在和他的侠义道价值观相违背,但是另一方面他心里也明白侠义道对剑魔来说毫无意义,在他眼中天下苍生已经和蝼蚁无异了,他想杀多少就杀多少想灭多少就灭多少,哪怕是残杀毫无反抗能力的妇人孩子他也一样不会手软,现在的剑魔早就已经没有了昔日武人的骄傲只有无穷的杀戮欲望,任何说教对他来说都已经毫无意义了。
  房子龙说罢见云傲闭着双眼显得甚是痛苦心知他是心中难以接受他的计划,唯有道:「齐兄弟,我知道你觉得我这么做很卑鄙,如果换成以前的我也绝不会这么做,可是现在我全无一点愧疚,因为让剑魔这疯子多活一天就有更多的无辜被害,他之前杀的是江湖中人全家,如今开始向各地官府中人全家下手,再接下去就会开始屠戮无辜百姓了。他早就不是什么剑神了,就算是昔日的魏忠贤也不可能如此疯狂滥杀——。"「好了,房兄弟你不必说了,这件事就按你说的办吧,只是——,只是我们要除那魔头就必须牺牲一个女子的性命,你说找一女死囚来干这件事那可要确定不要找错了人」云傲正色道。
  「放心吧,为兄岂是这种滥杀无辜之人,我会让人从待斩的女死囚中找一个人来的绝不会连累无辜好人」房子龙保证道。
  「那就按你说的做吧,只是希望这个计划能够成功,如果不成功的话——,那后果太可怕了,不知剑魔会采用什么手段进行报复,所以这一次只许成功不能失败」云傲下定决心斩钉截铁般道。
  「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我这就回去和芙蓉一起布置」房子龙说罢转身而去。
  看着房子龙离去的背影,云傲闭上双眼不由轻叹了一口气,房兄终究能和自己心爱的人成亲生活在一起,可是自己——,他脑海中又涌现出那个许久已经淡化的身影,晓丹——,我现在居然要用如此卑鄙的手段去对付凤舞天,自己已经不是她心目中的英雄了,自己——,不对——。
  云傲头突然抬起眼中闪过一丝厉芒,脑中晓丹的身影迅速消失了,我的妻子是心怡是心怡,我不能再去想另一个女人了,我爱的人只能是心怡我不能背叛她,她才是我的妻子!这个信念在他的心中越来越坚定,他眼中没有了犹豫大踏步走出了大堂。
  云傲不知道就在他身后的屏风后心怡正紧咬着嘴唇站在那里神色甚是难看,而欲灵半虚化的身影又站在她的身后嘲笑道:「真可笑,你不是说不会再用神术控制他的心了吗?可是你看,上次用完之后过了一段时间效果就在减弱了,他又开始记挂晓丹了,你只能继续使用神术不控制他不去想她而想你。」「不,这是最后一次了,齐大哥他一定不会再——,这是最后一次——」心怡有些惶恐的自言自语道。
  「得了吧,你还要自欺欺人到几时?以你现在对神术的掌握只能达到第二层境界,这只能短时间控制他的心神,可是要彻底抹去他对陈晓丹的爱只爱你一个只有达到第五层境界才行,所以你只能继续修练我的神术才行,当你修至第五层时那他就真正只爱你一个了」欲灵充满蛊惑的声音在心怡耳边响起。
  「第五层,第五层——,我只要练成第五层就能永远抓住夫君的心了吗?」心怡眼神显得迷芒起来,她明白自己修练这控似神的神术乃是大大的不该,尤其她一再用这神术操控丈夫的心灵更是在亵渎爱情,可是她又实在难以接受丈夫心中总是想着另一个女人,只要能让他永远忘记她那自己就可以永远得到他的心,对!这么做没错,可是——。
  见心怡眼神中仍带有一丝犹豫马上又道:「如今你丈夫要对付那凤魔头可谓九死一生,你只有提升神术的威力才能助他除掉那魔头,你可不想他死在那魔头手中吧?助他杀了这魔头,他能够扬名天下为天下除害,难道不是你想要的吗?」「不错,我这么做既是为了他也是为了天下百姓,我没错——」心怡的眼神不再带有任何的犹豫,而浑然未觉在她身后露出诡异笑容的欲灵。
  傻丫头,不要怪我哦,这一切其实是你自己的选择。
  「仙子,让我再喝你的奶水吧,小人愿此生为奴侍候你」赵斌胯间裤子高高撑起两眼闪着淫秽的光芒口角流着口水一步步向傲雪走来,刚才只是喝了她一口奶水就让他感到功力大增,要是多喝几口岂不是能功力突破极限成为一流高手?
  而其余众人多数也是此态,有好面子的还弯下腰以遮掩胯间的丑态,而不要脸的则直接伸手在胯裆间揉捏着自渎。
  「唉,你也太色急了吧,你都已经喝过了要喝也只能先喝姑奶奶下面这张嘴里的水哦」傲雪一脸媚笑着二指却掐着自己胯间的蚌珠用力一挤,顿时雪白的俏脸上染上一层红霞,那微红的蚌珠瞬间变得赤红一片,蚌口开始渗出晶莹的蚌汁来。
  「操,柳傲雪你这不要脸的臭婊子,居然用这等淫邪之术来迷惑我等,我刘四虎可不吃你这套,有种你杀了我休想用邪术迷惑我等,赵斌你这无耻的人渣色鬼滚你妈的,从此江湖上再没你这号人了」那刘四虎跳起来一个劲的大骂,他胯下竟没有硬起来,众人看了不禁心生羞愧一个个低下头。
  「这位英雄不知姓甚名谁啊?居然对我一点都不心动,还真是少见啊」傲雪有些吃惊的看着刘四虎道。
  「哼,老子坐不更名行不改姓,五凤刀门刘四虎是也,你姐夫灭我师门满门,我和他仇深似海,你是她的小姨跟他更是不干不净逆乱人伦,凤魔头滥杀无辜残害众生,你则淫贱无耻人尽可夫。你们两个狗男女就算武功再高能杀尽天下人也别想让我刘四虎向你们屈服,你的媚术对我没用,哈哈哈哈」刘四虎仰天大笑道,他心知自己论武功万万不是傲雪的对手,却是要在死前痛骂对方一顿,好歹在江湖上留个美名。
  一时间酒馆中的江湖群豪对刘四虎亦是心生钦佩,此人武功平平却贵在不惑女色无惧生死敢当面痛骂柳傲雪这当世数一数地的绝顶高手,换成他们可当真没有这个胆子,连之前与他争吵的赵斌一时间也自惭形秽没心思再去喝傲雪的奶水了。
  「好,真是好汉子啊,不过我有点怀疑你看了我的身子那里还能不硬起来是你是真的全无色心的好汉子还是你那里跟本硬不起来?」傲雪美目一眯冷笑道。
  「你——,你这贱人放屁,要杀就杀休要这般羞辱老子」刘四虎面色一变似是被戮到了痛处。
  「看来这位刘大侠好像是有什么苦衷啊,那就让我看看你那老二到底是不是真的硬不起来」傲雪说罢玉手一招,一股庞大的吸力竟瞬间将刘四虎整个人吸了过来。
  刘四虎想要扎个马步奈何只感一股无形巨力硬是把他一百七十多斤的健壮身子硬生生拉向那淫水魔女,他又惊又怒猛的拔出腰间的大刀不是砍向傲雪却是一刀斩向自己的脖子,口中还大骂道:「臭婊子,刘爷爷宁死也不受你的羞辱。」眼见大刀就要划过自己的脖子,刘四虎眼一闭心道:这把刀也在老子手中斩死过不少对头,想不到最后竟是用来自杀的。可没想到的是刀身突然一震,刘四虎手中的刀掠过脖子却让他没有任何痛楚,而手中刀的重量更是感到轻了大半,他睁眼一看顿时呆了,手中的大刀竟只剩下一个刀柄,而刀锋竟从刀柄处断裂飞到了一根柱子上。
  「没经我的允许你就是想死也不行,脱裤子让我好好看看」傲雪阴笑着一伸手已经抓住刘四虎的裆间一扯,他外裤连同里面的亵裤都被尽数撕下大块露出里面黑乎乎的黑毛和一条三寸肉肠。
  「啊——」小凤尖叫一声捂住脸哪里还敢看,而周围群雄由是呆站着不知所措,有想要助刘四虎者却又感实力相差悬殊途终究是不敢出头。
  「住手你这臭婊子,你——」刘四虎才刚开骂就感浑身一僵,却是被傲雪连同身哑穴数处大穴尽数封了,傲雪的一只玉手已经轻轻捏住他的肉肠。
  「看你个头不小怎么你这老二这么短啊?看来真的是有点问题啊,让我好好看看」傲雪手上运起内力注入刘四虎的肉肠中,若是正常的情况下他绝对应该变得坚硬如铁,可是刘四虎的肉肠却依旧维持着又短小小的状态,这一下任谁都明白他的老二是有问题的,所谓不为美色所惑的真相曝光,立时周围江湖群豪看他的眼神也变得鄙视轻蔑起来。
  「操,我当这家伙是什么英雄好汉原来是个天阉啊,嘿嘿嘿,活成他这种德性难怪想要装英雄寻死了,仙子您要是怕脏了手就让我老赵帮你取他的狗命吧」赵斌此时又活跃起来,刚才他被刘四虎大骂当众羞辱又羞又恨,如今知道刘四虎原来是个天阉充英雄心中满是恼恨,只盼着亲手杀了他以泄被辱之恨。
  「别啊,这位刘大侠既然有不举之苦那我就好好帮帮他治好然后和他春风一渡」傲雪说罢将刘四虎整个身子倒过来,张开樱桃小口将他那细小的肉肠含入口中用香舌舔动着他那恶臭萎缩的龟头,一只玉手在他小小的两个肉丸上揉搓着,而她的玉蚌则直贴在刘四虎的脸上,那黑胡子扎着她玉蚌粉肉的刺痒感让她更加兴奋,一股蚌汁直射在刘四虎脸上口中。
  在一群尸山上凤舞天阴沉着脸看着手中的一封书信,信上的内容居然称齐云傲等人已经寻到了他的妻子柳傲霜打算交还给他只求他不要再滥杀无辜,而站在他眼前的则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青壮汉,尽管他是个不惧生死的死士,但是对方那死神般的压迫感仍旧让他有种无法呼吸的窒息之感。
  「我的妻子真的现在在你们手中?」凤舞天口气显得颇为平淡,只是眼神中的杀意却已经让青年都无法直视。
  「是,凤大侠,您的妻子我们已经寻到了,三日后齐少侠打算在无名谷中将她交给您,只求您这段时间不要再——」青年话音未落只感颈间一凉,他的人头已经落地,和恶魔谈条件那是最可笑的事情。
  如果他们真的依约将我爱妻还我,那我饶了他们,可若敢设陷阱对付我,那我就杀尽天下人!
  冰雪女神踩着冰桥一路如风般向中原挺进,她双眼突然蓝光大盛高喊着:
  「恶魔在何方?」
  远在千里外上万信众参拜的冰雪堡前,她的十丈冰雪神像双眼也放出蓝光,让一众信众感到周身的病痛不适尽数消除,令他们热血沸腾纷纷磕头参拜,有的甚至磕到头破血流。
  而冰雪女神亦感到信众们的信仰之力迅速充斥她的全身,令她可以感触到自己要找寻的目标也正在千里之外高速移动中。
  凤舞天!你这魔头必死于我手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