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玄幻 :颤抖樱桃

颤抖樱桃

 时间:2020-05-15 09:07:25 来源:艳文阁 
  生在充满杀戮血腥的中原武林,是身为武林一份子的无奈,同时也是悲哀┅┅谁知在眼前明亮的康庄大道的後面,不正是一场场为名为利的惨剧吗?正如名句∶「半生闲隐今终止,一步江湖无尽期。」(一)淫色花蕊「来来来。小弟初逢贵宝地,看倌们请上前。有钱的给钱,没钱的赏个脸。」说这话的乃是一位髯大汉。身高七尺。
  虎背熊腰,双眼如同铜铃一般,有神地望着四周。粗旷的外表下,有着一股凌人的气势,张飞再世也不过如此。
  大汉单手挥舞着一把长柄方头的石槌,正在表演俗称的一千零一套°°心口碎大石。
  「各位老乡,今儿个我一个人如何表演呢?总不能叫我自己扛着石板,槌子凌空来碎石吧?请大哥们来帮个手。打死不用赔,做鬼也不追。」这会儿众人心想∶「这槌子足有百斤重,光拿起来已非易事,更何况是碎大石。」就在众人无言,大汉得意之际┅┅「我可以试试看吗?」一声清脆的声音由人群後方传来。待众人定神一看,一条轻盈的身子已越过厚厚的人墙而至。来者原来是一名年轻女子,留着一头及腰的长发,水汪汪的双眸。加上皎好的面孔,美艳却又不脱稚气,身着淡黄色半透明蕾纱,内着一件紫红色低胸兜衫,玲珑的曲线一览无遗。腰际垂着一片翠绿翡翠,腰後则挂着一把华剑,下着一件樱色短裙。神秘女子嫣然一笑∶「怎麽?我可以试试吗?」髯大汉先是一愣,随後大笑∶「哈!小姐。你行吗?五百斤的石槌,别说你了。就连张翼德再世也拿它没法。」众人哗然∶「五百斤!五百斤的石槌哪!」「这小女孩是自讨苦吃啊。」「别玩了,回家去吧,我看你连五斤都举不起来呐。」「走吧!回家吧!」「┅┅」人群鼓噪了起来。
  有人觉得这女孩神经不正常、有人认为大汉神力无匹、万一一生气,搞不好揍这女孩一顿,这还得了。纤若嫩草的女子,那禁得起一揍,便极力劝阻她做傻事。
  但下一瞬间,一切的喧哗完全地消拭无踪。只见神秘女子面不改色,伸出雪白如玉的右手,缓缓地举起了大汉的石槌,依旧甜甜地笑道∶「我能试一下吗?」这下子,众人眼镜跌得满地,半天说不出话来,连大汉的嘴都张得老大。但嘴硬的大汉仍说∶「好!如果你能够打碎大石。我铁风棠三字就让你倒过来写。」说罢,便将大石放在自己胸口。大汉深吸一口气,气凝丹田,大喝∶「来吧!」只见神秘女子轻轻地说道∶「承让了。」一道光影便当胸劈来。大汉只觉得胸口一麻,睁眼一看,三寸厚的石板已片片破碎,不禁冷汗直流,说道∶「你你你┅┅你到底是什麽人?」神秘女子淡淡地微笑∶「罗墩华梦神,大家称呼我为小梦即可。呵呵呵┅┅」神秘女子说完便一跳,跃出了层层的人墙。大汉佩服地说∶「破石不伤骨,好厉害的人物。罗墩华梦神,今天的事,铁风棠今生难忘。」话说镇外五里的地方。一名身材高挑、双眉如画,犹如天仙下凡的持剑女子,站立在树 下,似乎正在等待什麽。只见梦神三步并两步地跳到持剑女子的面前,笑着说∶「师姐,我回来了。我告诉你┅┅」话还没说完,只见持剑女子冷冷地说∶「现在是什麽时辰了?你比约定的时间晚了半刻钟。」梦神不好意思的笑着∶「对不起啦!那这样子好了,雅仪姐,照老方法补偿你好不好?」说罢,小梦便抱住了雅仪。
  四片樱唇互相结合,雅仪感到身体一热,小梦的舌头已潜进她的嘴里。雅仪也不甘示弱地还击,两人的舌头在彼此的口里互相交缠,展开喜悦的前奏。小梦毕竟技高一筹,雅仪被吻得如痴如醉,两人双双平躺在树 下。小梦揉着雅仪丰满硕大的胸部,雅仪也开使替小梦脱衣服。小梦不停地用拇指挑弄雅仪胸部的突出物,虽然隔着一层不算薄的衣服,但雅仪的乳头已被小梦拨弄得兴奋起来了,明显地耸立在乳房之上。小梦将左手伸进雅仪亵衣内,搓揉着越发坚挺的乳头,右手则探进雅仪的神秘地带。
  小梦还不时说着∶「仪姐的胸部不管何时都是这麽大大的、柔软的,小洞洞也这麽可爱呀。」说完,小梦便伸出双手,抓住雅仪的两手,往自己的乳房抚摸。
  「仪姐啊,小梦的胸部也不赖吧!虽然没有你的那麽大,但触感也很柔软舒服吧!」说罢,小梦把雅仪的亵衣往下拉到了腰际,雅仪巨形的双乳便呼之欲出了。
  正当小梦专心搓揉着巨大的胸部时,雅仪已把小梦的衣服完全脱光了。小梦成熟的胴体,令任何男人看到都会喷鼻血。一手无法掌握的乳房,桃红色的突出,纤合度的细腰,加上一撮黑色细柔的绒毛,堪称人间尤物。在小梦熟练的指功下,雅仪被抚摸得娇喘不停,间接影响到跨下的性感。雅仪知道自己已开始流出来了,但却不作声。
  眼尖的小梦看到雅仪分泌出来的爱汁把整件内裤沾湿了,便转移目标,脱下半湿的内裤後,把雅仪的双腿分开,露出女人最美丽的地方,开始不断地舔着。雅仪兴奋得下巴挺了起来,双手抱住小梦的头发,发出甜美的泣叫∶「啊┅啊┅┅小┅梦┅┅你的┅┅舌┅头┅┅可以┅往我的┅┅小穴里┅┅插进去┅┅我的┅┅里┅面┅┅把┅我┅┅搞得┅┅流┅出┅来┅┅舒服┅┅吧。」小梦依言,把粉红色的舌头插进了雅仪那小小的花穴。小梦用她小巧的舌尖不断地刺激雅仪充血的肉壁。每当舌尖舔触到敏感的肉壁,雅仪全身犹如触电一般,大量的洪水从小小的水库中滚滚而出,把小梦喷的一脸都是。
  小梦笑道∶「仪姐呀,你喷的我一脸都是!该怎麽处罚你呢┅┅有了,换仪姐你舔我的穴穴吧。仪姐的舌功也好厉害的呀!」说完,小梦便将自己迷人的玉户摆在雅仪的脸上。
  「仪姐,你可以开始了。记住喔,没有把我搞得流出来之前不能停唷!我也来把你弄得更舒服吧。」小梦顽皮地笑道,同时拿起自己的佩剑,瞄准雅仪的花穴,便一鼓作气地用剑柄插入。
  「啊┅┅」这突来的快感,使得雅仪张口淫叫,下体不断地颤抖着,大量的花蜜从花瓣中喷射出来,使一大片的草地上,沾满了大量黏黏透明的爱液。小梦不断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整只剑柄都湿淋淋的。小梦格格地笑着∶「仪姐啊,你喷出好多好多的蜜水喔!一定很舒服吧?不过真是的,师姐你这麽漂亮、善解人意,加上拥有一片令人兴奋的花园,只要是人,没有不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的。可是师父他┅┅」雅仪娇喘连连地说∶「师父他┅┅是┅个┅┅大┅┅木头┅┅我┅我┅┅」说着说着,雅仪竟流下了泪来。小梦见状,知道自己讲错了话。便安慰雅仪道∶「仪姐,不要难过了啦!那这样子好,我自己处罚我自己好了。」说完,小梦把配剑交给雅仪。雅仪迟疑了一下,用着湿褡褡的剑柄,往小梦的小穴插去。
  小梦一边享受着肉壁的快感,一边擦拭雅仪的眼泪,说道∶「我的好姐姐,你就把对师父的思念,全发泄到我的┅┅穴┅┅穴┅┅里┅吧。」小梦大声地对雅仪叫道。
  雅仪一咬牙,便加深了插入的深度。不一会儿,小梦的花瓣也片片湿润,剑柄的出入越加滑顺。小梦渐渐无力了,软趴在雅仪柔嫩的双峰之上。小梦花瓣上的蜜汁,渐渐滴了下来,沾的雅仪满手都是黏黏的淫水。小梦越发舒服,屁股不断地扭动,同时也唉唉地说∶「啊┅┅啊┅┅仪姐┅┅再来┅┅我┅还要┅┅插更┅┅深点┅┅我┅┅要┅泄┅┅了呀!」雅仪一听小梦要泄了,便停下了动作,起身吻着小梦的樱唇。小梦一时失去了快感,原来已经在洞穴深处蠢蠢欲动的突击队们,这下子全回家睡觉去了,相对取代的是不断分泌出来的淫汁。
  小梦觉得下体奇痒无比,但嘴巴被雅仪封住了,叫也叫不出来。正当难受的时候,雅仪已把小梦的口内糟蹋过一遍了。小梦不禁流下泪来,心里呐喊着∶「雅仪姐,你在干嘛!我的洞洞痒死了,快来干我呀!我好难过喔!」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