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人妻熟女 :医官情兽弄别人女友

医官情兽弄别人女友

 时间:2020-09-04 09:03:23 来源:艳文阁 
  丽都市的夜晚总是令人有一种幻觉般的遐想,美丽的霓虹灯闪烁着靡靡的色彩,调皮地闪动着。不过由于其中充溢着奢靡与浪费,难免不让人对这景致产生一些油腻之感。
  今天是大年初三,扬帆走在这缤纷色彩的都市夜色中,心中不免有些纠结,原本是答应女友夏冬,跟她一起回乡下她家过年的,顺便看望一下她的母亲和姐妹,可是由于事出蹊跷,扬帆才不得不违背了女友的意愿,决定留在这座城市过年,目的就是为了今晚这次超重要的拜访。
  要说扬帆的女友是个乡下姑娘,恐怕还真没有人相信,杨凡本人一米八的个头,长相虽不算那种帅气十足的油面小生,但也绝对是那种汇聚阳刚之气的男子汉形象,可他偏偏就找了个乡下的姑娘,这件事情让没见过夏冬的朋友都会觉得不可思议,但是,凡是见到了夏冬的朋友,又觉得扬帆有眼光,夏冬虽是个乡下姑娘,但几年的打工生涯已经将她打造成了一个十足的城市时尚美女,而她不但具有城市时尚美女的脸蛋和身材,独有之处就是她的那种与生俱来,从骨子里面流露出来的女人的温柔和体贴,这是乡下女人独有的一种魅力。
  两个人的结缘也算是一种天意吧,就在两年前,扬帆刚从一所医院跳槽来到华禹医疗器械集团做销售的时候,那个时候,夏冬已经在这里做销售一年的时间了,而扬帆刚一分到销售部,就跟着夏冬做业务,一来二去,两年轻人便产生了火花,你情我愿的走到了一起。
  扬帆之所以要从被大家都羡慕的医院跳槽到华禹医疗器械集团做销售,原因之一就是他是搞中医出身的,当时,医院里面对中医根本就不重视,整天无所事事,要是想混生活,那到也算是不错的工作,可是,年轻气盛的杨帆,哪里肯就这么消磨了自己的青春,他总是觉得自己应该打拼出一番事业来,于是,在朋友的介绍下,听说现在做医疗器械很赚钱,他便毅然辞去了公职,只身投入到了商海之中。
  经过两年的打拼,如今的扬帆已经算是华禹集团销售部一个响当当的人物了,当然,这是由于他天生聪明,上进心强,而且肯付辛苦,尤其是近一年来,他的业绩总保持在全集团销售行列前茅,为此,受到公司多次表彰和奖励,这也彻底改变了他的生活,这不是,年前刚买了一套新房,吴刚是他的一个铁哥们,听说他买了新房,就死缠烂打的磨着他要借住他原来那套房子,并说要按市场的住房价格给他钱,可是扬帆是个厚道人,怎么也不要钱,就这样,年前,他跟夏冬两人搬进了新居,也是两人经过打拼创建的爱的小窝。
  自从两人明确了关系,住在一起之后,扬帆就让夏冬辞去了工作,他的第六感觉总是觉得女人做销售这一行不太安全,尤其是想夏冬这样漂亮单纯的乡下女孩,更不应该让他再去抛头露面,更何况现在,夏冬既然已经是自己的禁脔,那么,他就应该将他保护起来,决不允许夏冬有任何的闪失。
  现在夏冬对扬帆更是百般顺从,照顾得无微不至了,乖巧的真是如同小娘子一般,扬帆的事业也是正处在蒸蒸日上的关键阶段,可偏偏就是在这个时候,他的业务上出现了不大不小的麻烦,这个麻烦就是他今晚想去解决的麻烦,就是他的一个大财神——丽都市卫生局副局长张广兴。
  张广兴三十多岁的年纪就已经登上了副局长的宝座,这可是别人连羡慕都要带着眼镜的。究其原因,当然是他的老爸有着深厚的关系网,而且以前也是医业界的一个有头有脸的人物,所以,可以肯定的讲,张广兴就是个管二代。
  原本好好的一条生财之道,最近不知道是出了什么问题,张广兴居然对扬帆代答不理的,而且,已经有快一个月的时间没有再给扬帆订单了,这可让杨帆有些坐不住了。要知道,下个月可是他的人生关键的节点,他们销售部的老部长就要光荣退休了,部长的位置一直是在向他招手的,可是,这个月的业绩却偏偏下滑的厉害,这可是影响他晋升的最大阻力呀!
  部长位置销售部的好几个人都是他的竞争对手,尤其是刚来没多久的一个叫叶晴的靓女,没几个月的时间,业绩就已经开始大有要超越扬帆的趋势了,而且,貌似公司领导对她也关照有加。
  纠结之中,扬帆已经来到了张广兴的家门口,这里他并不是第一次来了,前几次也只不过是以下礼节性的拜访,这次,他手中提的东西价值可算是不菲了,因为,杨凡心里清楚,成败与否就在此一举了……002 嫂子的曲线拘谨的按响了张广兴家的门铃,再一次的点了点手的礼品,扬帆给自己打了打气,心道:这次绝对应该能拿的出手了,这么贵重的礼品,别说是一个卫生局的副局长,就算是再大的官,也会动心的。
  扬帆按过门铃后,就主动的站在猫眼的正前方,他知道张广兴有个习惯,看到陌生人是不会开门的。
  没一会儿,厚实的防盗门慢慢的开启了一条缝,里面露出了半张美丽而又面带微笑的脸,扬帆赶紧满脸含笑的喊道:“嫂子,我来给你们拜年来了。”
  “哟!是小杨啊,快,请进请进。”美丽的女子笑呵呵的将门打开,侧身向屋里让这扬帆。
  “嫂子,没有打扰到你们吧,”扬帆说着向屋里瞄了一眼,紧接着又小声的问道:“张局长在吗?屋里有别人吗?”这是送礼的规矩,不然,没鼻子没眼眉的,就算是松在贵重的礼品,也会被赶出来的。
  “没有,没有,别说是外人,就连广兴也没在家,家里就我一个人呢。呵呵。”美丽的女子顺手关好了门,很自然的将扬帆让进了客厅。
  扬帆虽说不算是跟张广兴的妻子十分熟悉,不过也算是见过几次面,打过几次交道了,为了业务的需要,扬帆曾经携女友夏冬一起,宴请张广兴和她的妻子刘雅丽,所以,刘雅丽对扬帆并不陌生。
  由于是在家中,刘雅丽今天穿的是一身华丽的丝缎睡衣,由于丝缎的垂性很好,将她那玲珑的身段包裹的更加曲线明显,那种丝丝的,柔柔的感觉让人觉得看一眼都那么舒服。
  “张局长不在家呀,我还是特意晚上过来,怕白天人多眼杂,给张局长添麻烦。”扬帆这可是实话实说,他这次安排晚上登门拜年,就是怕白天人多,而且又都是医药界的熟人,撞上了自己面子不好过先不说,也容易给张广兴招惹麻烦,他这也算是用心良苦吧。
  “呵呵,”刘雅丽笑了笑,接着便面带难过表情的说道:“不好意思,你先坐一下,我…….我先去上趟卫生间。”说完,也不等扬帆回答,转身就急切的跑进了卫生间。
  ……
  “张局,你慢走哟,别忘了咱们的约定哟!”叶晴的声音特别的好听,让张广兴真的有些不舍得离开他家。
  “放心吧,我答应过你的事情还能有跑吗!”张广兴一脸关爱的回头冲着叶晴摆了摆手,走进了18层的电梯。
  电梯在逐渐的下移,张广兴心里美滋滋的琢磨这事儿,但却没有注意到电梯在十层就停下了,他莫名的就走了出来,可当他明白过来这不是到了底层的时候,电梯已经下去了。
  操,真他奶奶的见鬼了,按理说自己这么一个久经美人考验过的人,竟然会被这个小狐狸精迷的五迷三道的,这可真是头一次。张广兴心里埋怨着自己,无奈再次按下了十层的电梯按钮,并随手点上了一支烟,等着电梯上来。
  就在这时,一个倩丽的身影飘移到了张广兴的身旁,张广兴本能的就将自己的双目送了过去,一看之下惊叹不已。
  就见这个美丽的小少妇身材是如此的奥妙,身穿一件紫红色的防寒服,映衬着她那细腻而白净的脸上无比的动人,脚上穿着一双黑色的高筒靴,显得那两条笔直的腿更加修长,张广兴看的是两眼发直,眉头发宁,心道:这个小少妇可要比叶晴漂亮多了。
  小少妇出于女人的本性,没有去看身边的男人,而却也能感觉到身边男人目光的火辣,张广兴看着小少妇,不由得觉得眼熟,皱着眉头想了想,突然之间兴奋的喊了起来:“是你……你不就是……”
  被身边的男人喊声吓了一大跳,小少妇向后挪动了一下脚步,有些纳闷的看着眼前这个似乎是在发神经的男人。
  “你不就是那谁……那扬帆的女朋友吗?”张广兴终于想起来了。
  “是呀!”夏冬点了点头,接着便问道:“你是……”突然,她想起了对方的身份,“你是张局长吧!”
  “是呀,是呀!”张广兴兴奋异常。
  “您这是……”夏冬看着张广兴问道。
  “哦……哦,我这不是串个门,”张广兴回答得还算自然,接着又说道:“没想到在这碰上了你,真是太巧了。”看着腼腆的夏冬,张广兴眯着眼睛问道:“你这是干什么来了?”
  “我家就住这呀!”夏冬未加思索的回答道。
  “哦,真的是太巧了,”张广兴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运气会有这么好,其实,自从那次扬帆带着夏冬请他和刘雅丽的客,他就被这个纯洁无暇的美少妇刺激的好几天没有睡好觉,几次暗中点拨扬帆,要他带着这个小美人一起聚聚,可这个扬帆就是不开窍,所以,他不得不给这小子点颜色看了。
  其实,扬帆那里是不知趣呢,他是个聪明人,用不着张广兴的点拨,早就看出了他那眉眼之间对夏冬的不安分,所以,他才故意装傻充愣的避开了张广兴的邀请。
  “既然都到家门口了,张局长就请到家里做一下吧。”其实夏冬这只是一句客套话,本来她是要出去买茶叶,在她准备给扬帆沏好茶水的时候,发现茶叶没有了,她知道扬帆最喜欢喝茶水,所以,虽然天色已晚,她还是决定下楼给他买去。可没想到一句话,却让张广兴接受了……003 阅女有招“好呀,正好我也有事要找扬帆呢。”张广兴答应着,顺便给自己找了个合适的理由。
  “真是不巧啊,扬帆正好不在家呢。”夏冬本意只是客气一下,却没想到这个张局长竟然是毫不含糊的就答应了,她心里明白扬帆是去张广兴家了,所以,就用这句话来搪塞了一下。
  “哦,是吗?”张广兴真的想抽自己一个嘴巴,都怪自己多这一嘴,直接答应不就得了,不过眼前这个机会张广兴是绝对不会错过的,于是他便自圆其说:“那也没关系,听说你以前也是做这行的,我就先跟你说一下吧,等扬帆回来,你在跟他说就是了。”
  “这……”夏冬这下没词儿了,只好强挤出一丝笑容,转身说了句,“那好吧。”
  “啧啧啧!”一进到夏冬的家里,张广兴就皱着眉头摇着脑袋说道:“可以呀,小两口生活质量还是蛮高的吗,这房子足有100平吧!”
  “呵呵,有了,有160平米呢,四室一厅的。”夏冬终归是女人,而且是个乡下长大的女子,虚荣心让她不由的有些炫耀了起来。
  “看来还是搞销售赚大钱呀,向我们这些公务人员一年就那点死钱,真的都比不上你们啊!”张广兴似有感触的说道。
  “哪里呀,这也是我们省吃俭用再加上扬帆父母和我家里添补才算买下了这座房子的,不然,真的是买不起啊。”见张广兴这么一说,夏冬赶紧又把话往回收了收,免得让这位副局长大人心生妒忌,扬帆以后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
  “呵呵,听说扬帆最近在公司里很有领导的重视啊。”张广兴故意扯开了话题,小小的点拨了一下夏冬。
  “呵呵,这还不都是您张大局长给面子,小帆才能有这么好的业绩。”夏冬到底是搞过销售的,听话听音,她怎么能听不出张广兴的话外之音呢。
  “唉!这小子,自己发迹了,却忘了我这个挖井人……”张广兴若有若无的说道,他这也是在给自己下步计划做铺垫。在他的心里已经将夏冬列入到了自己的后宫名单之中,凭他的经验和经历,他认为,拿下夏冬这个能令每个男人催延三尺的美人只是个时间问题了。哈哈,想到这个绝世无双的大美女不久将会被自己征服欲胯下,他不自然的就美的笑了起来。
  “哪里哟,张局长您可别这么说,我们家扬帆想巴结您还来不及呢,这不是……”夏冬一着急,差点把实话说出来。
  “这不是什么?”张广兴觉得夏冬的话里有话,便追问着说道。
  “这不是经常的跟我提起来,今后一定要好好的答谢您的。”夏冬还算是机敏,赶紧给自己圆了场,可没想到,她是说者无心,听着却是有意。
  “哈哈,这就对了嘛,我就说这小子不会是没心的,我可是对他倾囊相助呀,要知道,失去了我这颗大树,他就算是在有本事也不会有什么业绩的。”张广兴自从进门后,眼神一直没离开过夏冬的身子,尤其是在夏冬脱去了外套后,紧身的衣物让她那迷人的身段尽显无疑,看的张广兴恨不能立即就将她推倒。
  夏冬明白,张广兴的话虽然是有些夸大其词,但也绝对不是儿戏,现在丽都市卫生行业的设施设备,医疗器械基本上都是掌控在他的手中,他只要是一个电话或者是一个白条,要哪个医院或者是私人小诊所进谁的货,哪个敢不听。
  “张局长,您先坐,我去给您沏茶。”看着张广兴那双色迷迷的眼睛,夏冬真的不知道怎么着是好了,好不容易想到了这个借口,可以转身又立即想起来,家里面已经没有茶叶了,于是,又笑着说道:“真不好意思,张局长,我刚才就是想下楼买茶叶的,家里面没茶叶了,要不然我就给您到杯白开水吧。”说完,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看着娇柔可爱的小美人羞答答的样子,张广兴的口水差点没直接就流出来,他马上阻拦着说道:“不用了,不用了,你别忙,坐过来咱们还是说会话吧。”说着话,他拍了拍自己身边的沙发位置。那意思就是让夏冬作到他的身边去……004 憋不住了“小杨子,不好意思,先喝杯水吧。”就在杨帆欣赏了张副局长六十多平米的大客厅装潢的时候,刘雅丽端着一杯水走了过来。
  “哦,嫂子,你别这么客气,我不渴。”杨帆客气地说道。接过水杯,放到了茶几上,杨凡便想既然张副局长不在家,自己也不好再多呆,于是便想起身告辞。
  可就在杨凡想要开口告辞的时候,刘雅丽却又说道:“哎哟,不好意思,你先做一下,我还得去趟卫生间。”说罢,转身一溜小跑就钻进了卫生间。
  怎么回事儿?杨帆心里咯噔一下,是不是局长夫人不待见自己,这是一种‘逐客令’?
  想到这儿,杨凡站起身来,做好了局长夫人一出来就告辞的准备。
  “实在是不好意思了,你看看我这毛病,就是越紧张,越来劲。”刘雅丽刚走出卫生间,就带着几分抱歉说道,那种不好意思的委婉表情很是动人。
  “哦,不知道你这是……”杨帆本想客气一句,赶紧告辞,可话说了一半就被刘雅丽接了过去。
  “小杨子,你站着干什么,坐呀,”看了看杨凡的尴尬表情,刘雅丽像是明白了什么,比俺解释着说道:“小杨子,你别我误会,我去卫生间也是迫不得已,我……”刘雅丽也是看在了杨帆送来的礼物不薄,所以,不想让他误会了自己,这才像他做解释。
  “哦,没什么,不过,不知道嫂子你这是怎么了?要是感觉身体不适的话,要及时找医生看看呀。”杨帆也是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话题,顺口搭腔的说道。
  “是呀,已经看了好长时间了,全市的知名大医院都去过了,而且老张也给我找了不少的专家名医,可就是不见效果,而且是越来越……厉害呢。”刘雅丽说到这儿,脸色微红。
  “那……到底是什么……什么问题呢?”杨帆差点问‘是什么病’,可立即想到,这大正月的,提‘病’字会惹人家不高兴的。
  “唉……”刘雅丽微微的叹息了一声,“小杨子你也不是外人,我就说给你听挺拔,我这毛病说来也很奇怪,就是憋不住尿,而且,越是情绪紧张的时候,就越控制不住,这不是,刚才也是由于情绪上稍稍有些紧张,就一个劲儿的往卫生间跑,这个毛病可把我折磨坏了,现在,连家门都不敢出。”
  “哦,嫂子,你这是一种……失禁的症状,但绝不是什么大问题,应该不难治愈的。”杨帆随意的说着,本来就是一句安慰的话。
  “真的啊?”刘雅丽明显的一阵兴奋,接着问道:“你有办法?”
  “哦……”杨帆一愣,没想到这个局长夫人会这么认真,既然自己已经把话说出去了,便硬着头皮说道:“嗯,我是学中医的,像这种现象应该能通过治疗解决的。”不过,杨帆倒并不是说大话,他以前也曾经遇到过这类问题,而且,经过他的治疗,病人痊愈了。
  “那真是太好了,就麻烦你给嫂子做治疗吧,只要是能只好我这毛病,花多少钱都行。”刘雅丽像是遇到了就相似的,一把抓住了杨帆的胳膊。
  “哦,没……没问题的,不过……”
  “不过怎么着?”没等杨帆把话说完,刘雅丽就抢先紧张的问道,生怕杨帆反悔似的。
  “好吧,那就等出了正月,我来亲自给嫂子做治疗,”杨帆想的倒是很周到,“嫂子,你也问一下张副局长,看看他同意不同意我这个没有什么名气的小江湖郎中给你看病,呵呵。”
  “不用问,现在也只能这样死马当作活马医了,已经看遍了整个城市的医院和名医,把老张急得也是没办法了。”刘雅丽一口肯定的说道。
  “那好,咱们就这么说定了,过了正月我就开始给嫂子做治疗。”杨帆说着话再次站起身来,想告辞。
  “不用了,我这人没有那么多的讲究,还是越快越好,我真的受不了这种折磨了。”刘雅丽激动地看着杨帆,接着说道:“你看要是可以的话,咱们从明天就开始。”
  “明天?”杨帆有些犹豫……
  005 眉骨魂销
  告辞了局长夫人,从张广兴家里一出来,杨帆既有些后悔,又有些兴奋,后悔的是自己这么毛躁的就答应了替局长夫人治病,一旦有所失误,那可是不得了啊。兴奋的是,自己终于找到了个能够跟张广兴拉近关系的机会,一旦这个机会把握住了,那自己今后的日子可就好过的多了,说不定部长的位置还会砸到自己的头上呢。
  可是,让杨帆担心的是,自己这些年已经很少亲自动手给别人治病了,虽然自己仍然有行医的资格,但是,能不能有效的给刘雅丽治好这个毛病,他心里有些没底。
  一路上,杨帆满脑子都是应该怎样给刘雅丽做治疗,先从哪一步开始等问题,不只不觉间,就到了家门口,伸手掏出了门钥匙,却怎么也打不开门了。
  杨帆拔出了门钥匙,心道,竟然连自己家的门钥匙都拿错了,这脑子,真是不可救要了。跟着变换了一把钥匙,插.进了钥匙孔中。
  可就在这个时候,杨帆却朦朦胧胧的听到了一种既熟悉又陌生的声音,这声音很明显的就来自于自己的家里。
  怎么回事?杨帆当然听得出来屋里的声音是在做什么,他的脑子里时间‘嗡’的一下子发蒙了。
  拿着钥匙的手在微微的颤抖,杨帆无论如何都不会相信自己的女朋友会背着自己干出这种事情来,他放慢了手上的动作,轻轻的打开了门,他要查看个究竟,到底看看是哪个男人有这么大的胆子,竟然跑到他的家里来,搞他的女人。
  房门刚被推开一条小缝,清晰的声音就已经灌入了杨凡的耳朵里,“啊……舒服……”操,这不是已经干上了吗?而且女人的声音还这么浪!杨帆怒火中烧,青筋暴露。
  “小宝贝儿,别光顾着你自己舒服,给我也添一下……”低沉的男中音震撼着杨凡的耳膜,就像是一把尖刀,刺穿着他的心脏。
  “哦……啧啧啧……”很明显,这种声音只有女人吃的时候才能发出的声音。
  尼玛的真不要脸啊,老子怎么就没发现她会有这么不要脸呀,平时,自己要想让他给弄一下,都要求她好几回,她才勉强的给弄两下,怎么在别的男人面前就这么顺从,这么听话了呢?杨帆肺都要气炸了,他不由得暗中握紧了双拳。
  “别再弄了,进来吧,我……我受不了了!”飘柔的女声带着几分的妖娆,让杨帆浑身打颤。
  “这就受不了了,看来你男朋友也是个废物,估计没两下子就完事儿了吧。”男子的话刚一传出,就听见床上传来了叽里咕噜的声响,杨帆知道,这是两人要开始动正格的了。
  本想就此冲进去好好的收拾一下这对狗男女,但杨帆转念又一想,已经到了这种地步,索性就再等一下,看看这个平日里温文尔雅如同温顺的小猫咪一样的女朋友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她骨子里面到底有着怎样的骚劲儿,“啊,太舒服了,你真是太厉害了。”
  “啪啪啪……”一阵击打之声传来,接着就听见男子变着声儿的问道:“说说看,是你男朋友弄的舒服,还是我弄的舒服?”
  “哦……你舒服,你舒服。”显然女人已经舒服的有些口无遮拦了。
  “那以后你还跟不跟他做了?”男子一边卖力的涌动着,一边喘.着粗.气问道。
  “嗯……”女子不知道是因为兴奋的嗯了一声,还是有一会大男子的提问,接着便微微带喘的说道:“人家现在已经是你的人了,还能怎样……啊……”
  我操,这就完全彻底的被征服了啊,杨帆简直就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而且也实在是听不下去了,他猛地推开了门,床.上的艳.色情景立即映入了他的眼帘,两句白花花的肉.体缠绵着滚倒在床.上,女人的两条修长的大腿敲得老高,一眼就看得出来,女人是很迎合男人的俯冲的……杨帆彻底绝望了,他在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冲着屋内床上的两个白花花的影子就冲了过去,他要将这两个狗男女碎尸万段,正所谓男子汉大丈夫可杀不可辱……006 云雨交融转眼之间,两句白花花的肉.体便从床.上乾坤大挪移般的被甩到了床下,扬帆凶猛的目光直逼向仰面朝天跌倒在地上的男子,一看之下,更是气血上涌,杀人的心都有了。
  原来,倒在地上的男人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同事好友吴刚。而此时的吴刚正瞪着一双大眼睛,恐慌而又恼怒的看着扬帆,“操,你……你小子疯了啊!”
  “对,老子就是疯了,老子今天要是不把你这个狗日的废了,就不是个男人。”扬帆说着话,上前一把抓住了吴刚的头发,抡起铁拳,就要暴打。
  “我操,你小子来真的呀。”吴刚基本上是被扬帆给搞懵了,他一边死死的抵抗着扬帆的扭打,一边叫嚷着说道。
  “啊……别……别打了!”就在这时,滚落在地上的女子叫喊着窜上了床,一把将被单拉过,遮盖住自己的身子,惊慌地喊道。
  “你个骚.货,竟敢……”扬帆回过头来看着床.上的女子,本想怒斥一番,可以看之下却傻眼了。
  “你……你是谁?”扬帆诧异地问道。
  “啊……”女子被扬帆看的更加惊慌,“你……你要干什么?”
  “操,扬帆,你脑子是不是进水了呀,你要干什么啊?”这个时候,吴刚将扬帆揪住自己头发的手狠狠一甩,恼怒着说道:“我就没见过你这种人。”
  一切都像是在做梦,扬帆赶紧向屋子四周环视了一下,这才如梦方醒,立即红着脸陪着不是说道:“哎哟!实在是不好意识,我……我……”
  看着吴刚那因恼怒而涨红的脸狭,扬帆立时语塞,但马上又说道:“我走错地方了,你……你们继续,你们继续。”说着话,不自然的就有想依靠在床边的女子瞟了一眼,心里也是一激灵,操,别说这女子长得还真好看,不但脸蛋漂亮,那身材,那皮肤,尤其是那两条修长的白腿,让人看一眼就莫生难忘,有一种向往的冲动。
  “操,你倒是说说这是怎么回事,不然老子跟你没完。”吴刚一边揉着自己被摔疼的大跨,一边没好气的问道。
  “就不打扰你们雅兴了,这事儿……这是回头再跟你解释,回头再解释……”扬帆边说边像是做贼一般朝着门外溜去。
  “我操,你……”没等吴刚的话说完,,扬帆已经闪身出门,并将门‘呯’的一声带上了。
  扬帆一路小癫,像是逃避一般的冲下了楼,到了楼下以后,这才长长的呼出了一口大气,用手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心道:操,这是怎么了?难道是中邪了不成?怎么就不知不觉的跑到了老房子这来了,这里明明已经让吴刚住了,自己这样的行为让人家怎么想?不过吴刚不会跟自己计较这些吧,毕竟两个人是铁哥们呀!
  可扬帆这是自我安慰,其实,吴刚还真的就因为这件事情,记恨上了扬帆。在吴刚的心理,觉得是扬帆有意这样做的,故意是要觉坏他的好事,也正是因为这件事情,让吴刚将一个刚刚追到手的大美人给丢了。你说吴刚能不记恨扬帆吗?
  扬帆看看时间已经不早了,赶紧向自己的新房赶去,一进家门,夏冬就满面春风的迎了过来,当看到了夏冬那张俊美的小脸时,扬帆不由得深呼吸了一下,暗想:幸亏自己走错了地方,不然……今晚不知道是因为事情办得还算顺了的缘故还是或多或少的隐藏着几分‘幸亏夏冬不是自己在老房子里见到的那个女人’这种庆幸的心情,扬帆的心情特别的好,而且身体里充满着兴奋,可能是收到了老房子里面那种场面的刺激,冲了个澡之后,急急忙忙的便搂着夏冬来到了床.上。
  被窝里,两人已经是赤.条.条的纠缠在了一起,扬帆一边爱惜的抚.摸.着夏冬光滑无比的身子,一边觉得夏冬今晚像是也很主动,于是便问道:“冬冬,今晚你怎么这么热情哟。”
  夏冬翻过身来,趴在扬帆的胸前,一边亲吻着他的胸肌,一边说道:“都有好几天没有跟你亲热了,今晚,我就好好的服待你一下,一定要让你快活,”说着话,又在扬帆的胸肌上亲了两口,“凡哥(夏冬一直这么称呼扬帆,将他的帆字直接称呼成了凡人的凡),你也要卖点力气哟,让我也能达到快乐的顶.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