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人妻熟女 :妻奴

妻奴

 时间:2020-09-04 09:03:21 来源:艳文阁 
  秋琴是我新婚才一个月的美丽妻子,她身高约1米64左右,拥有一双纯情通澈的眼睛、端庄而又素雅的容貌。
  在我们还没有结婚之前,秋琴是一所办公室的白领. 在每天上班的时候,她总喜欢把她那乌黑的长发用白手绢束在脑后,她那36D的乳房挺立在薄薄的白色衬衫下,随着呼吸微微地颤动,隐约凸现出胸罩的形状。在白色衬衫下的黑色紧身短裙完美地勒出她下体饱满的曲线,加上她那双穿着透明丝袜的白嫩大腿和那穿着黑色露趾凉鞋的双脚很容易就成为大街上每个男人注目的标点.
  我就是被秋琴这种气质深深地吸引着才对秋琴发动疯狂的追求。在我们结婚以后,许多男同事对我都是又羨慕又嫉妒,而我也觉得能娶到秋琴这样的娇妻是我前世修来的福气。
  秋琴是个内向保守、洁身自爱的女孩。在我们交往之前,秋琴从没和其他男人发生过性关系,她深信女人的第一次应该属于她最爱的丈夫,所以在婚前无论我多么「痛苦」地请求,她也不肯和我发生过关系. 而且婚后,秋琴在床上也显得放不开,做那件事时总是闭着眼、一脸紧张害羞的表情,每次都咬着嘴唇深怕发出声音。
  当我看到她那红润的双唇和她那白嫩的玉足而要求口交和足交的时候,她都会用「髒死了!」和「变态!」来拒绝我。只是话说回来,我还是宁可她这么保守,试问有谁想娶一个淫娃荡妇为妻?因为秋琴那内向保守性格,在我们结婚后秋琴便辞出她那白领的工作成为一个全职的「家庭煮妇」。
  我目前在一家大型的公司任职,前些日子因为公司的需要,在迫逼不得以的情形下接受到外市分公司公干一个半月的任务。终于在两个星期前我依依不舍地和我新婚的娇妻告别,幸好秋琴是个体贴的妻子,知道我工作忙,并没有对我生气。
  在外市公干期间,我每晚打电话回家和娇妻「报到」兼倾诉相思之苦。直到一周前,我在开会的时候我的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我低头一看是娇妻打来的,我便藉口去厕所匆匆地走到外边接起娇妻打来的电话。
  电话那头传来秋琴甜美的声音:「喂,猜猜我是谁!」秋琴又不记得我的手机有来电显示!我用怪怪的声音回答道:「你嘛,当然是我……我可爱而又美丽动人的小老婆。」电话那边又传来娇妻的声音:「老公,你坏死了,有没有在想我?你是不是在做什么坏事,这么久才接我的电话!」我满面委屈地回答:「冤枉啊!青天大老爷!我正在开会,我是偷偷跑出来接电话的。」就在这时候电话里传来一阵女声:「小琴啊,你们两小口子还是等回来再谈情说爱吧!我们还要赶火车!」「来了!陈琳,再等一会儿。老公,陈琳她邀我一起到她老家J市旅游两个星期,我在家里没事做就答应了她,我们现在还要去火车站。我的手机在外市不能用,你不用打电话给我,我会打电话给你。还有记住,不要趁我不在到处拈花惹草。老公,不和你多说了,再见!」娇妻匆匆地回答着。
  在一声「知道了老婆,再见!」中我挂掉了娇妻的电话。说起我娇妻的旧女同学兼死党——陈琳是一个美艳的女警,她拥有约1米76的身高和一头到肩短发。因为先天的条件,陈琳有一双比我娇妻更修长的大腿,特别是她穿着夏装警服的样子,贴身的浅色短裙,修长匀称的腿上穿一双薄如蝉翼的肉色长统丝袜,脚上穿一双黑色高跟鞋,既英姿飒爽又性感迷人。
  陈琳身材上唯一的缺点是她只有约34A上围尺寸,比起我36D的娇妻就显得美中不足。而且陈琳性格高傲,平时很看不起男人,所以从秋琴介绍她给我认识到现在也没有听说过她有男朋友。
  陈琳对我口头禅总是「秋琴嫁给你,真是委屈了秋琴」,因为她是秋琴的死党,所以每次对她这话我也只有一笑置之。在我公干前就听秋琴说陈琳破了一宗很大的妇女拐卖案,陈琳不但升了职还拿到了一个长假期。看来陈琳还在放假,而且有陈琳陪着秋琴去旅游,秋琴就不用一个人在家里发呆,我也不用担心娇妻一个人在家没事做。
  在娇妻旅游期间,我每天也像平常一样早上回分公司上班,晚上回临时宿舍休息。除了不用每晚打电话给娇妻「报到」,我有更多的时间和住在宿舍的分公司同事谈天说地外,一切也没有什么改变。
  奇怪的是自从上次收到娇妻的电话到现在,娇妻也没有再打电话给我。不过我想秋琴可能是不好意思在陈琳面前打电话给我,或者她们每天也玩得很累,所以秋琴忘记了给我打电话。不过我也没有怪秋琴,只要秋琴玩得开心,我也一样开心。
  今天是娇妻去了旅游的第十天,下班后我拖着疲倦身体回到了临时宿舍。正当我走到自己房间的门前,我忽然听到一阵「唔……呜……呜……唔……呜……唔……」的女性悲鸣从隔壁里传来了。
  我心想,一定是「有色眼镜」这小子在看AV片。「有色眼镜」是住在我宿舍隔壁的分公司电脑管理员. 因为他近视戴着眼镜,又喜欢看A片——特别是鬼畜轮奸、人妻和SM的日本片子,所以大家就给了他「有色眼镜」这称号。
  他是我在分公司第一个哥们,有时我还借他的AV片来发泄没有娇妻在旁积压已久的男性欲望。
  「这小子看AV片还把喇叭开得那么大声,看我怎样收拾你!」想想着我走到了他的门前,悄悄地打开他的房门.
  「有色眼镜」的房里一片漆黑,房间里唯一的光线来自他电脑的萤幕。「有色眼镜」坐在椅子上看着电脑萤幕,他一点也没有发觉到我打开了他的房门正向他悄悄地走来。
  当我走到他的旁边,他还没有发觉到,于是我便向电脑萤幕望去,我也想看看是什么A片是他这么入神。
  萤幕中是一个昏暗的房间,房间里有三男一女,那个女的面目被长长的秀发覆盖着,所以让人看不到她的五官。她的身上一丝不挂,下身只穿着被撕得到处是洞的黑色蕾丝的丁字裤和肉色丝袜. 一只脚穿着黑色的高统高跟鞋,另一只脚只穿着一段被撕破丝袜,而且从破丝袜中能看得那个女人白嫩的脚上佈满了的被人用牙齿咬出的红色印痕,湿黏而透明液体随着玉足的颤抖从破丝袜流到地上。
  她的双手被手拷反锁在背后,一条挂在天花板上铁链锁在手拷上,把她高高吊起,使她只能用脚尖踮地。因为只能用脚尖踮地,那个女人无奈地把那圆滑而饱满的臀部高高地翘起,这举动把那女人毛发不多的粉嫩的花唇和含苞待放的淡菊丘完美无缺地展露出来。
  另外的三个男人都全身赤裸,面上戴着只露出眼睛、鼻子和嘴巴的面具。其中个子最高男人抓住那女人纤美的腰部,从后面疯狂地抽插着那被撕破的丁字裤中露出的美嫩小穴,随着那男人的每次抽送,女人的双脚都被残忍的冲力扯离地面,那女人就会因为美丽的身体痛苦地在半空中扭颤而悲鸣着。
  当那男人把长长的肉棒抽离女人的小穴,就能看到那女人粉红的裂沟和那男人的龟头在磨挤间不断牵起的黏丝;而每当那男人把肉棒再次插进女人的小穴里时,男人的小腹和女人富有弹性的屁股互相碰撞发出「啪!啪!啪!」的响声。
  「操!黑狗,这贱人的小穴真紧!看那小屁眼,我真想操一操!」那高个子一边抽插着,一边用手揉着那女人因痛苦而在缩动的淡菊丘。
  这变态的东西竟然是本土自拍的!我还以为是日本片,我总于明白了为什么「有色眼镜」会这样全神贯注观看这片——因为本土很少有这样的片子。
  「长腿,你想都不要想,这女人屁眼的第一次是老大的!等老大嚐完了那警花,他才会嚐这小贱人!我们还是趁有时间赶紧享受这小贱人吧!不然等老大玩厌这贱货,把她卖了,那就没得玩了!」那正躺在地上亲吻着女人白嫩的乳房、用舌头贪婪地在乳尖上打转的黑肤色男子,一边用手揉弄着那女人晃动乳房,一边回答着说.
  这时镜头转到那女人的面部,一个嘴唇流着血的肥胖的男人正挺着他粗壮的肉棒在女人嘴巴里快速地抽插着,「唔……呜……呜……唔……呜……唔……」女人就在这无情的轮奸下发出无力的悲鸣.
  在那女人秀发覆盖下的脸上,我隐隐约约地看到她眼上的泪光,和她那雪白诱人的喉咙正在痛苦地抽动着。随着镜头拉近那女人的面部,我可以看到她的嘴巴被强迫戴上了一个黑色的口罩,在口罩的中间有一个塑胶管道,而那肥胖的男人正是通过这条管道把肉棒送进女人的口中,我终于明白为什么那女人只会发出「唔、呜」这声音。
  看看着,我觉得这女人非常面熟。我正想再看清楚这女人的脸,镜头一转转到了那肥胖的男人身上,那个男人突然颤抖了一下,说道:「射……射……射死你这小婊子!看……看……看你还敢咬……咬……咬……我!」然后用力把整条粗壮的肉棒挺进那女人的嘴巴里.
  就这样样,持续了快十五分钟,那女人全身像抽搐般的颤震,一对乳房上下跳动,脚心和脚趾都弓了起来,原来白嫩的身体慢慢地变成了粉红色。
  「不好!大肥!快拔出你的大肉棒,这小贱人透不过气,快死了!」黑狗见状后立刻大声地对那肥胖的男人说.
  「大肥!干得好!又好紧……快被卡住啦!我也射了!」长腿狂吼一声加快抽插的速度,最后把精液喷入那女人的阴道最深处。在用手拍打了那女人颤震的臀部一阵后,长腿才依依不舍地把他长长的肉棒抽出那女人又红又肿、还不断流出精液的嫩穴,然后还抓着他湿软的肉棒在那女人雪白的屁股上抹擦着。
  这时那「大肥」缓缓地把还处于勃起状态的肉棒抽出那女人的口,「哦……哢……哢……哦!」那女人发出一阵像金鱼离开水面的呼气声。
  「小婊子!给……给……给我通通喝下去!不然我打……打……打死你!」大肥抓起那女人的头发使她的头抬了起来,用他沾满勃起精液的肉棒拨开那女人零乱的头发,然后用勃起的粗壮肉棒拍打着那女人的脸。
  那女人忍受着腥臭和羞辱,被迫吞下腥臭噁心的精液,但是一部份白浊精液仍从口罩上的塑胶管道流了下来。随镜头接近那女人的面部,我终于可以看到她真面目。
  不过当我看到那女人的脸后,我几乎晕了过去。这个被人强制口交、轮奸中出的女人竟然和我的娇妻长得一模一样。
  「人有相似,物有相同,那女人一定不是秋琴!」我不断在安慰着自己。
  我不停地用手擦着自己的眼睛,我希望是我眼花看错了。可是当我再望向萤幕时,镜头已成为那女人的脸目大特写,这回能让我更清楚的看到她的脸,而那女人的容貌依旧是和我的娇妻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是我娇妻拥有一双纯情通澈的眼睛,而那女人有的却是缺乏灵魂的空洞双眼;我娇妻拥有端庄而又素雅的容貌,而那女人有的却是苍白佈满精液的淒丽面孔;娇妻拥有饱满诱人的红唇,而那女人有的却是被强迫戴上口罩正在流着精液的双唇。
  「这真是我那清纯美丽的娇妻吗?」在我沉思时,那边又传来了一阵吼声:
  「秋琴小母狗!也让我嚐嚐你的小穴!」黑狗急不可耐地将他的肉棒插进女人的小穴。而我的幻想也被这吼声打破,那女人的确是秋琴。
  一大堆问题不断地涌入我的脑里:「为什么秋琴会落入了这些人手中?不知下场会是如何?我要不要报警?我怎样才能救出我的娇妻?」我顿时感到晴天霹雳,头脑一片空白,身子越来越轻,眼睛越来越黑。
  「老大,你没事吧?」在我倒下前,我隐隐约约听到「有色眼镜」的叫唤。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