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人妻熟女 :【叶蓉与笨贼】

【叶蓉与笨贼】

 时间:2020-05-12 07:52:12 来源:艳文阁 
  叶蓉上次被两个建筑工人以近乎疯狂的方式轮暴并导致流产,仅在医院休息了几天就回到公司上班了。说到底叶蓉还是蛮在意自己的事业的,不想因为自己独特的性爱好影响自己的发展。尽管在公司里许多优秀的男同事都在追求叶蓉,每个男同事都为叶蓉的绝美的容貌折服,为叶蓉傲人的身材所吸引,为叶蓉优雅的气质所迷恋,为叶蓉的聪慧所征服,但叶蓉对他们毫无兴趣,甚至有些讨厌,讨厌他们的高大帅气,讨厌他们的彬彬有礼,讨厌他们出于尊重女性的各种行为。
  叶蓉礼貌的拒绝了他们的殷勤和约会,她喜欢的是外表丑陋、言语粗俗、行为暴力、对女性有征服欲的汉子,「想上我就上呗,废那么多话干嘛,一点男人味都没有,真是没劲!」在一次婉拒男同事的约会后,叶蓉忍不住在心里骂道。但这两个建筑工人也太过份了,简单没把叶蓉当人看,叶蓉好长时间都觉得下阴隐隐作痛,估计自己的性器官一定受到了损害。唉,居然动用了塔吊和液压钻机这样暴力的机械,这样的玩法就算是正常人也吃不消,更何况自己还怀着孕。至于自己腹中那个种到底是谁的,叶蓉也不太清楚,反正是那几个内射自己的老乞丐的,老乞丐一共有九个,是谁的对于叶蓉来说并不重要,也不想弄清,也弄不清。
  为了让自己的身体快点完全恢复,不留病根,叶蓉还是决定乖乖听医生的话,遵医嘱3个月不过性生活。不能被男人玩弄的日子对于叶蓉来说是百般无聊的,但是叶蓉自制力比较强,她很清楚,自己要么不做爱,要做爱必然是非常刺激、非常激烈的,身体没有完成复原之前,还是收敛点好,这也是为了以后更好的享受性爱啊。所以性欲上来的时候,她也只是简单的手淫一下,缓解自己的性欲,并没有去找男人。
  就这么捱了2个月,天气较凉,进入了秋天,大多数女孩都收敛着穿起了长裤,短裙虽然漂亮性感,但在这季节,的确太冷了。叶蓉最爱美了,每年都早早的换上短裙,露出光滑修长的美腿,走在大街上迎接男人贪婪的目光。虽是深秋,叶蓉仍然坚持穿短裙,不过,为了避免着凉,叶蓉还是穿上了丝袜。美腿在丝袜的衬托下,更显得粉嫩,更加性感,更引人注目了。
  这天,叶蓉为了赶一份稿子,独自一人留在办公室加班,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子夜时分。叶蓉打了个哈欠,起身打算冲杯咖啡提提神,却发现水瓶里已经没有开水了,这时,她听到门外有些脚步声。
  这么晚了,还有谁在这里?
  叶蓉好奇的打开门,只见三个长得奇丑无比的男人,穿得本公司保安制服,紧张得看着自己,就像被自己吓了一跳似的。
  「原来是保安大哥啊,能麻烦你们给我打瓶开水吗?」叶蓉笑着使唤他们,叶蓉对丑男人一点也不介意,而且还很喜欢这样的男人,娘炮一般男人叶蓉无比讨厌。这些保安平时被叶蓉使唤惯了,主要是因为几个月前老乞丐混进公司,叶蓉「包庇」了保安们一次,他们对叶蓉又敬又畏,什么活都愿意替叶蓉干,更别说叶蓉这等美貌的女人,保安们一个个恨不得天天给她打下手。但这次,有些意外。
  三名保安紧张的看着叶蓉,一个也没有动。
  「愣着干嘛,去啊,快打瓶开水。」叶蓉见他们傻站着不动,有点不高兴,但立刻察觉出有些不对劲。
  叶蓉仔细的打量了他们,没错啊,整齐的保安制服,胸前挂着工号牌,的确是本公司的保安,只是长得太丑了吧,作为一家上市公司,世界500强企业,对保安的形象要求还是蛮高的。他们一个脸上有着长长的刀疤,一个满脸麻子,另一个就更别提了,是个侏儒!有用侏儒当保安的吗?这个侏儒甚至有些怯怯的,似乎想跑。
  这时,麻子开口了,「嗯,小姐,水还没有烧开,等烧开了,我给你送上来。」「好啊,辛苦你们了。不过楼下的开水间好像灯坏了,刚才我都没敢进去,你们上来的时候有没有顺便把灯修好。」叶蓉一边说,一边暗自盘算,他刚才称自己为「小姐」,而不是大家惯用的「叶经理」,有可能不认识自己,这公司上上下下,谁不认识自己啊,尤其是男人。
  「这个……这个……我们已经通知电工了,马上就会有人来修的。」麻子吱吱唔唔的说。
  叶蓉突然发现哪里不对劲了,巡逻的保安一向都是两人一队,其中一人必须持巡更棒。可现在却是三个保安在一起,而且一人一把普通手电筒,不是巡更棒。
  而且,开水间根本不在楼下!他们是小偷!
  正当叶蓉在考虑怎么报警的时候,刀疤脸突然扑了上来,捂住叶蓉的嘴,锁住叶蓉的脖子。侏儒也冲上来帮忙,他将叶蓉双手反扭在一起,和刀疤脸合力将叶蓉放倒地上。
  「拖进去,快拖进去!」麻子似乎是他们的头。
  「啊!你们要干什么!」叶蓉想叫喊,但一句话也叫不出来,很快就被他们拖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压在地板上。
  「啧,这小娘们儿,奶子真大。」刀疤脸捂着叶蓉的嘴,另一只手隔着衣服捏着叶蓉的奶子。
  「你这色鬼!这时候还忘不了这个。快点找点值钱的东西走吧。」麻子说道。
  叶蓉很奇怪,明明是自己遭遇了歹徒,还被袭胸了,为什么自己没有进行任何反抗,甚至连反抗的想法都没有。
  「这小娘们儿的奶子真大,真圆,真软,还这么有弹性,好久没有遇到这么棒的奶子了。」刀疤脸没有理睬麻子,一个劲的挤着叶蓉的奶子。
  「真的!我来试试!」侏儒放开叶蓉的手,抓住叶蓉另一只奶子,用力的抓着。「真的很软啊!」
  叶蓉浑身上下都是性感带,尤其是奶子,被这两个男人这么用力的挤着,马上就来了反应。「这是,这是要强暴我吗?」叶蓉心想。叶蓉已经有2个月没有给男人碰过了,现在被这两个丑男人挤着奶子,感觉特别兴奋,只可惜还隔着衣服,要不然一定更爽。
  「你们这两个好色之徒!就不能先干点正事?」麻子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叶蓉调皮的伸手摸了一下刀疤脸的跨下,然后飞快的缩了回去,笑眼看着他。
  这三个人中,刀疤脸长得最丑,色胆最大,动作最粗野。叶蓉就喜欢这样的男人!
  「嗯,这小娘们儿居然还摸我的鸡巴!」刀疤脸惊讶的说。
  「是啊,看她的样子,好像并不反抗嘛。」侏儒停下手来,「别捂她的嘴了,人家好像有话要说。」
  刀疤脸警告道:「小娘们儿,我现在让你舒服一点。你可别叫,叫就宰了你。」叶蓉眨了眨眼,算是点头了。
  刀疤脸慢慢的松开了手。
  「你们不要伤害我,我不会叫的。」叶蓉假装怯怕,其实,她心里已经打定了主意,用这三个男人慰藉一下自己,反正自己已经禁欲2个月了,虽然医生说要禁欲3个月,估计差也差不多了,应该没事。而且就算自己想禁欲,这种情况,自己也没法逃脱啊。叶蓉说服了自己。
  麻子上去摸了一把叶蓉的下巴,「的确是个一等一的美女。」「保安大哥,我是新来的,不知道这里的规则,我补做就是了。」叶蓉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故意提到「规则」,给他们一个借口来干自己。
  「规则?这里有什么规则。」三个丑男你看看我,我看看他,又不知道开始紧张什么。
  叶蓉有点小失望,看上去他们比较笨,需要引导。「规则就是,规则就是……」叶蓉想起这个「规则」是自己提起来问他们的,不好自问自答,不免有点着急。怎么这么笨,应该顺竿子爬上来提出要「潜规则」一下啊。「规则就是,我新来乍到,应该跟几位大哥打打招呼,以后要靠几位大哥多多照顾,有什么小妹可以做的,你们只管开口,任何事我都可以为你们做。」叶蓉特别在说「任何事」三个字时加重了语气,希望他们能够听懂。
  「你有财务室钥匙吗?」麻子问道。
  叶蓉差点气晕,难道本小姐的身体不比财务室那点钱更诱人嘛吗?
  「钥匙,钥匙在我身上啊。」
  「交出来!」三个男人眼里放光。
  「你们在我身上找找看。」
  六只手立刻在叶蓉身上摸来摸去。
  「嗯,嗯,嗯嗯嗯。」这六只手很快把叶蓉摸出了感觉。
  「脱下来搜更方便哟。」叶蓉居然在担心他们不来干自己。都已经到这份上了,自己阴道里已经快洪水泛滥了,他们再不动手奸污自己,恐怕自己会难受死。
  「对,脱下来搜!」麻子指挥道。
  叶蓉这天穿得是一身高管制服,黑色的西服,白色的衬衫,齐膝的制服裙,肉色的丝袜,黑色的高跟鞋。不过,在麻子的指挥下,刀疤脸已经脱下了她的西式制服。
  「你这么慢能成什么事!」侏儒扑了上去,一把就撕裂了叶蓉的白衬衫,因为用过猛,连黑色胸罩一并扯了下来。
  想不到这个侏儒这么暴力!叶蓉不禁一阵子惊喜,真是小瞧他了。
  「我操!你把她胸罩扯下来干什么。」刀疤脸感觉气势被侏儒压下去了。
  「是啊,人家胸罩里又没有钥匙的。」叶蓉懒懒的用手象征性的挡了挡胸,娇声说道。
  「上边没有就在下边!」侏儒特别粗鲁,叶蓉的制服裙也被扒了下来。
  「你们把人家的衣服都撕成这样了。早知道不让你们搜了,算了,我自己脱下来你们找吧。」叶蓉想站起来跳个脱衣舞。
  可是,这三个男人很没有情调。刚才吃了侏儒一个闷的刀疤脸没有给叶蓉机会,他发怒的将虽然已经撕裂但仍挂在叶蓉身上的白衬衫撕成了碎片。叶蓉没有反抗,反而很激动,男人嘛,就是要暴力一点。「人家还有内裤哟。」叶蓉撒娇道。
  「这个给我来!」麻子终于忍不住展示他男人的一面,他双手扒住叶蓉的内裤,猛的向下一拉,叶蓉也很配合,顺着拉的方向抬起美腿。大腿根处一凉,叶蓉已是赤裸。
  「这小逼的毛真多真密,这女人性欲强啊。」侏儒盯着叶蓉的私处。
  叶蓉心想,没文化的人就是喜欢意淫,女人的性欲跟阴毛有什么关系。但见侏儒盯着自己阴部,于是张开腿让他看仔细。
  「麻哥,想不到撕女人衣服这么爽,她还有丝袜,这个让我撕了吧。」刀疤脸好像撕上瘾了。
  「且慢,这腿可真美,穿得丝袜好看!」一边说,一边抱起一条叶蓉的长腿,抚摸着。原来麻子是个丝袜控。
  「你不是喜欢我的奶子吗?现在连胸罩都脱了,过来撕我的奶子好了。」叶蓉淫荡的说。
  刀疤脸将叶蓉拉起来,绕到她背后坐下,使叶蓉依靠在自己身上,然后双手从背后绕过去抓住她的两只巨乳,使劲捏着,挤着。
  「嗯,嗯,啊,啊啊,好大力啊,我的,嗯,嗯,我的奶子,如,如何,舒服吗,够不够大。」叶蓉呻吟着说。
  刀疤脸没有回答,他更使劲的擎住叶蓉的奶子,向各个方向拉扯,不,撕扯着,仿佛真的要撕碎叶蓉的奶子。
  「啊啊,爽啊,啊,奶子,奶子,快要被你撕掉了。啊!」叶蓉兴奋极了。
  这时,侏儒把手伸向叶蓉的阴部。
  「嗯,嗯,嗯嗯,啊,别玩了,别玩了,啊,啊,好厉害。」叶蓉说的是真的,想不到这个侏儒竟是个性爱高手,他的手指特别灵活,快速而又准确的刺激着叶蓉的兴奋点。可以说,他手指玩到什么地方,叶蓉的淫水就流到什么地方。
  「啊,啊,你,你的手指,好灵活,我好喜欢,太刺激了,啊啊啊啊!」「那当然了,没有他打不开的锁。」麻子一边抚摸叶蓉的丝袜长腿,一边舔着。原来这个侏儒是负责开锁的。
  「啊,你们倒是,倒是,赶紧啊。」叶蓉的阴部被玩着,奶子被挤着,长腿被舔摸着,淫水直流,早就受不了了。
  「对啊,差点忘了,钥匙呢!快找钥匙!」叶蓉万万没有想到这三个男人还想着钥匙,于是生气的说,「钥匙等我舒服过了再给你们!」「我操!臭婊子!不想活了!」刀疤脸双手玩命的一攥,几乎挤出奶水来。
  同时,侏儒也用三根手指捏住叶蓉的阴蒂,用力一拉。
  「啊!!!!!!!」叶蓉疼得眼泪直流,尖叫起来。
  「我操,你想死啊,不是不许叫的嘛!」
  「啊,啊,嗯,没事,这个办公室隔音效果非常好,只要门关上,什么声音也不会出去的。」叶蓉记得自己被拖进来时,门是被关上的。为了保险起见,她扭头看了一下门,的确关得严严的,于是放心了。
  「快把钥匙交出来!否则就这么疼死你。」
  「好,好啊,再来,这样很舒服啊,再来啊,再来一次!」疼完了,叶蓉感觉奶子涨涨得,阴蒂也涨涨得,很舒服。
  「贱货!那就让你爽个够!」
  「啊!!!!!!!!!!!!!」叶蓉凄厉得尖叫起来,因为这次是刀疤脸双手攥住她一只奶子,用尽全身力气挤着,侏儒则把拇指和食指插入叶蓉的阴道里,捏住了阴道里的嫩肉,而麻子用牙咬住叶蓉另一只奶子的奶头,用力向外拉着。
  「咦!有奶水!」麻子惊奇的看到叶蓉的奶头流出了一些奶水。
  怪不得这段时间总觉得乳房涨涨的,原来是泌乳了,意外怀孕带来的麻烦真多,打胎后这么长时间还会有奶水啊,真是没想到。
  「这奶水真甜。」刀疤脸用双手挤捏住叶蓉的奶子,用嘴吸着,也品尝到了奶水。
  叶蓉打胎已经有2个月了,奶水并不多,两只奶子各被挤出一点后,就没有了。这可惹急了侏儒。
  「操!我一口没有喝到!」
  「你先玩别的,说不定,我过一会儿就有奶水了。」叶蓉感觉被男人挤出奶很刺激,也很想再试试。
  「也好,我们先去财务室办事,回头再来时,她也该出奶了。到时候两个奶子全归你,怎么样。你快跟她把钥匙拿过来。」麻子念念不忘「正事」。
  「不是没有他开不了的锁吗?还跟我要什么钥匙?」叶蓉没声好气,自己都被弄成这样了,他们还想着别的事,真扫兴。
  「有钥匙不是更快嘛。快点,把钥匙给我。」侏儒伸出手来。
  叶蓉把侏儒的手按在自己奶子上,说:「你让我爽一次,我就把钥匙给你。」「你这个贱货!」
  「是啊,我就是个不要脸的贱货。快用你们的大鸡巴操我吧,来啊,狠狠的干我,操烂我。」叶蓉觉得再遮遮掩掩的说不定他们真的扔下自己去办「正事」。
  「小骚逼,既然你这么欠干,我们就成全你。」「好啊,你们千万别用套啊,直接射进来就行了,别管那么多。」「你,你说什么!」麻子呆了一下,还有主动要求不用套的女人。
  「我的身子都不知道被多少男人玩过了,想玩我就不许用套。想射哪里就射哪里呗,把我肚子搞大了也不许管啊,反正我就是个贱货。」「你这个臭婊子,原来这么烂,这么不值钱,随便射啊。」「射我嘴里也可以啊,我保证吞下去。」
  「你,你这个破鞋!」
  叶蓉指着自己的阴部说:「你是说这里吗?是啊,是很破啊,也不知道多少男人的鸡巴用过了。你们快点好不好,我的小逼很痒了。」三个男人赶紧手忙脚乱的脱裤子,叶蓉玉体横陈,静静的笑着看着,她喜欢看男人抢着上自己的样子……「谁先脱下内裤谁就可以打我第一炮!」叶蓉张开的双腿,静候男人的征伐。
  侏儒是第一个,因为腿短,脱得特别快。叶蓉看了一眼,好丑的肉棒!黑不溜揪的,布满了青筋,不过明显已经勃起了,而且看上去硬度不错,就是短了点。
  短点就短点吧,叶蓉试过的肉棒不计其数,深知短鸡巴也能作出大文章,所谓「小归小,有技巧」。
  叶蓉的阴道里已经流了不少的淫水,根本不需要润滑,侏儒第一下就插了个尽根而入。
  「嗯嗯。」叶蓉闷哼了一下,好粗,但不够长,根本干不到子宫啊。也难怪,侏儒这么矮,鸡巴也不会很长,还好够粗,至少阴道里有饱实感。
  叶蓉睁开眼睛,这个奇丑无比的侏儒骑在自己洁白的身上,带着猥琐的笑容,用肉棒操着自己。叶蓉顿时觉得自己好贱好贱,这次居然被这么丑的侏儒给干了,而且就在自己的高档办公室,为了让他干,自己还竭尽所能的去勾引他,还邀请他和他的同伴射在自己随便什么地方,嗯,好像今天是危险性,难道要又要怀孕,要怀这个侏儒的孩子?
  「你是所有干过我的人当中,最特别的,来啊,千万别怜惜我,我很骚的。」叶蓉在性爱最担心的就是男人的怜香惜玉,她宁可男人暴力一点。
  「操你个贱逼!嫌我矮是不是!嫌我丑是不是!老子矮怎么了,照样操你!」侏儒的自尊心很强,一边骂着一边奋力的抽插着。
  「啊,好爽,好舒服,你干得我好舒服,我就是喜欢你这样的丑男人!漂亮男人我见多了,我一个也不喜欢。你这样的又矮又丑的侏儒我最喜欢了!侏儒!
  你这个侏儒!干我!射到我子宫里来!我今天危险期,我要怀你这个丑八怪的孩子!」叶蓉知道,只要刺激了侏儒的自尊心,侏儒就会一定发狂般的在自己身上发泄。
  「你这个人尽可夫的骚婊子!去死吧!贱货!」侏儒深深的被叶蓉刺激了,受伤的心灵激发出无限的力量,他发了疯似的,用尽力气操着叶蓉,肉棒飞快的在叶蓉的逼里进进出出。
  这时,麻子和刀疤脸凑到叶蓉身体两侧,低下头吸啜叶蓉的奶头。叶蓉知道,自己已经完全性起,这时是很容易出奶的。唉,自己怎么这个体质,都打胎2个月了,还在泌乳,真是天生的淫娃荡妇。
  「操,你们两个,给我留点!说好这次给我喝的。」侏儒骂道。
  「是啊,不许喝,我的奶水要全留给丑八怪侏儒!」「婊子你还敢骂我!我干爆你!」侏儒恨恨的说。
  「啊!!!!干死我了!」叶蓉放荡的呻吟着,「你能不能再扎深一点啊!」「操,你还嫌我短!」
  这时麻子起身说道,「你来吸这个奶头,我刚刚吸出来一点点,应该还有不少,你来尝尝鲜,这逼让我的操。」
  侏儒很听老大的话,果然从叶蓉的逼里把肉棒拨出,「哼,小婊子,你死定了!让你尝尝麻哥的大鸡巴的厉害。」然后绕到叶蓉身边,伏下身吸叶蓉的奶头。
  「果然有不少!这奶水真甜!」侏儒满意了。但叶蓉却没有说什么,因为,叶蓉已经被麻子的巨型肉棒给吓呆了。
  麻子满脸都是麻子,有些好像还是新发出来的痘痘,有些地方还在流脓水,估计是自己乱挤的,也不知道是粉刺还是什么,总之脸上不清爽,一般人见了就厌恶,有洁癖的人见了还会恶心。但是叶蓉却很喜欢,越是丑陋的男人她越是喜欢让人家操,这样才显得自己低贱不值钱,自己才能获得更舒服的性高潮,这样的心态,连叶蓉自己也讲不明白。也许,自己就是这种受辱狂加受虐狂吧。这个麻子从头到尾就想着钥匙,叶蓉对他比较失望,觉得他不好色,对自己不重视,但现在看到麻子下体的巨型肉棒,保守估计也有20公分,叶蓉不由自主的张大的双腿。
  这麻子的肉棒确实大得不像话,不但有长度,而且很粗壮,硬度更是不必多说,跟铁棒似的,更丑陋的是,还有一个超大阴囊悬挂在跨下。
  「天啊,你的鸡巴好大!」叶蓉清秀的面孔张大眼睛,温柔的说出「你的鸡巴好大」时,麻子爆发了。
  「骚逼贱婊子!我一进门就想操你!本来想办完正事再把你拖回去操,谁知道你这么贱,居然等不及了,真是烂到极点,行,我就让你知道知道我的厉害!」「大鸡巴哥哥,快来干翻我吧!还有你们,别停,我等下就又有奶水了。我太骚了,我好喜欢这根鸡巴,啊!!!!救命!!!!啊,啊!」麻子的巨棒狠狠的捣了进去!
  叶蓉疼得眼泪掉了来了。
  「疼啊,好疼,我的逼,逼要裂了,救命,饶了我吧,我的逼,裂掉了……」叶蓉没有说谎,她的下体真的流血了,麻子的巨根实在太粗太长,插得又太快,叶蓉来不及适应。
  刀疤脸担忧的说:「麻哥,你轻点吧,你的鸡巴那么大,把她搞残了我们怎么办。」
  「搞残了我还有嘴,可是,可是,不行,不行,大鸡巴哥哥,你这样会要了我的命的!别插了,你躺下来,我在上面,我来弄,我保证让你的大鸡巴干到我子宫里!」现在麻子的巨根卡在阴道里,麻子也不舒服。
  于是麻子拨出肉棒,让叶蓉起身。叶蓉环视四周,请麻子坐在沙发上。这沙发是高档奢侈品,叶蓉不舍得把它靠墙摆放,生怕有所磨损,于是就让人放在办公室中间。这沙发还是叶蓉跟总经理反复申请的,说是接待高端客户时,没有高档奢侈品沙发会影响公司形象。现在,却让这个麻子给坐了。
  叶蓉喘了口气,先跪了下来,把头埋在麻子跨下,反复亲吻着龟头、肉棒、阴囊。
  「贱婊子,我要插你的逼!」
  叶蓉愣了一下,莞尔一笑,「大鸡巴哥哥,我口交技术可好了。你不想试试?」麻子默不作声。
  叶蓉何等聪明,立刻明白了,这个麻子肯定是持久力不强,怕在口交过程中就射了,所以急急的想干逼。
  但是叶蓉有办法!她磕下头去,亲吻麻子的脚。
  「啊!!!」三个人很意外。
  叶蓉抬了抬头,看着麻子惊讶的表情,笑了。
  「你高高在上的样子,好像我的主人,我的好主人,请赐予我您高贵的脚吧。」说完,捧起麻子的一只脚,将拇趾含入嘴里,冲着三人微笑。
  「太贱了,这婊子太贱了,比我们玩过的任何一个妓女都要贱。」「我本来就比妓女还要贱啊,随便怎么玩都可以的。」叶蓉一边说,一边把麻子的脚放在自己胸前,用双乳夹住,然后低头继续吮添每一根脚趾。她的双乳刚刚被侏儒和刀疤脸猛吸过,还在向外渗奶汁,于是叶蓉灵机一动,就用渗出的奶汁给麻子擦脚。
  「操!这辈子还没有用过奶水洗过脚,而且是人奶!漂亮女人的奶水!」麻子激动极了,主动用脚底摩擦叶蓉的奶头。叶蓉很是善解人意,于是挺起胸,任由麻子用脚搓乳,还用手挤自己的奶,让奶子更多的渗出来。
  「快上来,让哥好好疼疼你。」麻子用手套弄着自己的巨大肉棒。
  叶蓉听话的骑上麻子的大腿,将自己的阴道套上麻子的肉棒,然后一点一点的向下套。其实这才是叶蓉的目的,如果让麻子插自己,这么大的肉棒,自己肯定吃不消。如果自己来套,力度和速度都由自己掌握,反而容易套入。
  叶蓉采取的办法是进去3厘米,就拨出2厘米,再进去一点点,再拨出一点点,自己吃不消,就停下调整角度,再重新套进,大约折腾了10分钟,才终于顶到宫颈。
  叶蓉喘了口气,淫笑着说:「我的好主人!我是你的最贱最贱的性奴,现在已经准备好被你狠操了,操死了也没关系。主人的大鸡巴已经插到我的宫颈了,只要稍微用点力,就可以操到我子宫里去了。主人还等什么?是想对我怜香惜玉吗?我想不会吧,我都这么不要脸了,而且被那么多鸡巴搞过了,人家都说我是公厕、破鞋,我的身子太脏了,倒贴也不一定有人肯要,主人不如就成全我吧,操死我!」
  麻子哪经得起这么淫贱的刺激,双手抱住叶蓉向下摁去。叶蓉早已把体位调整好了,放松自己全身,麻子的肉棒立刻穿过了狭窄的宫颈,肥硕的龟头硬生生的进入了叶蓉的子宫。
  「啊!!!」叶蓉尖叫起来,死死的抱住麻子,嘴里还浪叫,「弄死我,弄死我!」
  侏儒和刀疤脸立刻过来帮忙,他们抓紧叶蓉的身体,用力的向下摁去。
  「啊!!疼啊,疼死我了,真爽,对,就这样,弄死我吧。」「妈的,今天捡到宝了!从来没有哪个逼有这等弹性,我这么大的鸡巴居然可以插到她子宫。今天真是爽爆了。」麻子抱着叶蓉的身体上下巅着,使自己的肉棒反复穿刺叶蓉的宫颈,龟头在子宫里一进一出,叶蓉从来没有被这么大的鸡巴这么干过,简直爽上天了。
  这时,一双大手抱住叶蓉的头,摁到沙发靠背上。叶蓉定睛一看,刀疤脸已经站在了沙发后面,他的肉棒正对着叶蓉的脸,虽然没有麻子的肉棒那么恐怖,但它的尺寸也令叶蓉非常满意。
  「你的逼肯定被麻哥干大了,我没兴趣再干!」叶蓉吻了一下刀疤脸的龟头,「那就干我的嘴吧,保证让你满意。不过,你可别输给他啊。」
  刀疤脸向前一挺,肉棒一下子顶到叶蓉的喉咙,但是,却再也顶不进去了。
  叶蓉拼命张大嘴里,艰难的调整着角度,希望让这根大肉棒插到自己食管里来。可是怎么也做不到。
  「妈逼你个贱货,怎么连深喉都不会!」刀疤脸骂道。
  叶蓉没有回答,她努力的尝试着,但不管叶蓉怎么调整,都无法让这根肉棒完成深喉。
  「贱货!婊子!你这条母狗!快给老子深喉!」刀疤脸有点急了。
  叶蓉又努力的试了试,还是不行,但却找到了无法深喉的原因。完成深喉就必须要把龟头吞下咽喉,而龟头插入咽喉内则要突破那个90度的弯角,这是人体口腔构造所决定的,需要靠女人自身的调节,硬来是不行的。但以叶蓉现在的姿态,行动受到很大限制,见自己无法完成深喉,叶蓉吐出了肉棒,对刀疤脸说:
  「好哥哥,我们玩个更爽的,包你满意!」说完将龟头卷入嘴中。
  叶蓉先是用舌面在龟头上飞快的打转,然后用舌尖去挑刀疤脸的尿道口,紧接着裹紧肉棒,用力的吮吸起来。
  叶蓉吸得很有节奏,掌握力度也是恰到好处,没几下刀疤脸就有点受不了了。
  「爽!这婊子果然够味!」刀疤脸大吼一声,抱住叶蓉的头,一阵子乱捣硬插,这真是个粗暴的家伙!其实这样根本无助于插入深喉,却使叶蓉反胃作呕。
  但叶蓉就是喜欢这样的粗鲁,这激发出叶蓉的受虐性。她不仅忍着呕吐感,而且坚持张开嘴巴不去触碰刀疤脸的肉棒,一方面方便刀疤脸更加粗鲁的干自己的嘴巴,一方面以免牙齿碰到肉棒给刀疤脸带来不快。于是刀疤脸就更加肆意妄为,简直跟疯了似的。
  这时,只剩下侏儒可怜兮兮的站在一边,说:「你们他妈都有的玩了,我没洞插。操,麻哥,你玩的那个逼,还是我让给你的,还我!」麻子玩得正在兴头上,说:「你讲不讲理,当时是你要吃这贱货的奶,我用她的奶子跟你换的。现在老子玩得正爽着,等我射完这炮再还你。」侏儒说:「你鸡巴长得比她手臂还粗,等你操过了我们怎么操。」刀疤脸放慢了抽插速度,提议道:「你不如跟我一样,自己在她身上再找个洞插插。」
  叶蓉一惊,难道要插自己的菊门?叶蓉的菊门还没有被人插过,还是个处女洞。叶蓉一直打算把菊门的第一次给自己未来的老公,自己这么放荡,让这么多男人玩过,总要留个处女洞给未来老公吧。难道这个侏儒要夺走这个处女洞吗?
  「嗯,她这个菊门还不错,我就爆菊好了。」侏儒的话令叶蓉彻底没了希望。
  叶蓉以前不管怎么放荡,都留着这个处女洞,即使有人想打这个洞的主意,叶蓉也会发挥出百倍的淫荡,想尽一切办法把对方的注意力转移到自己身上其它部位,以保证自己身上仍有一个处女洞。将来遇到结婚对象时,至少还有一个洞可以满足对方的处女情结。但以叶蓉现在的姿态,是无论如何也逃脱不了的。阴道里插着一个这么粗大的肉棒,而且还卡在宫颈里,头又压在沙发背上,自己动都动不了。而侏儒这样的身高,插自己的菊门真适合。就算这时叶蓉想办法求饶,但嘴里又塞着一根大肉棒,没法开口。
  侏儒吐了口吐沫在叶蓉的屁眼上,然后用手擦了擦,当做润滑剂,接着扒开了叶蓉的屁股,将肉棒顶在菊门上。
  叶蓉闭上了眼睛,认命了,心想:「这下完了,留给未来老公的菊门,让这个又丑又矮的侏儒给夺走了。唉,我的身子上上下下里里外外全被男人搞过了,连屁眼都没能保住,真的是一文不值了,我真是天生的淫娃荡妇。这样的我,将来谁肯娶啊,就算是倒贴也没人要啊。唉,既然是这个又丑又矮的侏儒爆了我身上最后一个处女洞,等下问问他肯不肯娶我。要是肯娶我就好了。要是他嫌我的身子脏不肯玩我,我就出钱帮他召妓好了,解决他的性生活。」想到这里,叶蓉不由得骂自己一孕蠢三年,「我可是名牌大学毕业的研究生,世界500强企业的高管,我的薪水不知道比这个侏儒高几百倍,相貌、气质,哪一点配不上这个矮穷锉的侏儒,怎么居然想到要嫁给他。让他玩一次便宜他了。爆菊就爆菊好了,我这么淫贱,谁会相信我没被爆过菊,屁眼上又没有处女膜。就算有处女膜人家也会说是后做的。爆就爆吧,谁爆都一样。来吧!」「啊!!!!」叶蓉闷叫一声。虽然叶蓉对爆菊的疼痛有心理准备,但侏儒的肉棒捣进来时,还是疼得忍不住叫了起来。也幸好有准备,叶蓉硬忍着没有咬到插在自己嘴里的刀疤脸的肉棒。
  而刀疤脸似乎没有察觉到叶蓉的好意,见侏儒已经把肉棒插入了叶蓉的菊门,更加兴奋了。
  「哈哈,我们兄弟三个把这婊子给三通了!」刀疤脸兴奋的叫着。
  「三通三通!这是我们第一次玩三通!太爽了!」侏儒也叫了起来,看上去叶蓉的菊门很令侏儒满意,「她的菊门太舒服了,夹得真紧,又有弹性,舒服!」「她的逼也是个极品逼,这么搞一点事都没有。平常外边那些妓女都吃不消我的大鸡巴了。」麻子的脸正好在叶蓉的奶子下,于是他不客气的吮吸叶蓉的奶头,叶蓉的奶水本来已经被吸得差不多了,被三通后,一阵子兴奋,又开始泌乳了。
  「真甜,真香!」麻子一点也不顾及刀疤脸和侏儒的感受,独自一人享受着叶蓉的阴道和双乳。
  「好喝你就多喝点,老子要去了。」刀疤脸加快了抽插速度,大肉棒飞快的在叶蓉嘴里进进出出,简直把叶蓉的嘴当阴道玩了。
  侏儒也不客气,一边用力插着叶蓉的菊门,一边利用自己的姿态,趴在叶蓉光洁的背上,把双手绕到叶蓉的奶子上,用力的挤着。
  「操!你把她的奶子挤到我脸上了!」
  「反正我们喝不到,挤到你脸上给你洗洗脸。」「操!我先给这婊子洗洗脸!」刀疤脸猛的拨出肉棒,冲着叶蓉的脸颜射起来。
  叶蓉只是条件反射的缩了缩,便微笑着坦然接受了全部精液的洗礼。
  刀疤脸射出的精液量很足,特别有力量,射了七八波才停,他的精液还特别粘,全部粘在叶蓉的脸上,叶蓉绝美白皙的脸上几乎被射满了,连眼睛都睁不开了。
  「再来一炮好不好,这次射我嘴里,我要吞下你的精液。」叶蓉闭着眼睛说道。
  「用不着他来,我来吧,别浪费时间了。」麻子推了推侏儒,侏儒识趣的拨出自己的肉棒,顺手将叶蓉的身子拉了起来。
  叶蓉眼睛睁不开,不知道他们要怎么处理自己,手足无措在站在那里,然后被人按着跪了下来。
  「婊子!张开你的逼,你要饮料来了。」叶蓉愣了一下,旋而明白了,于是张大嘴巴迎候着。
  麻子的精液如约而至,不过麻子精液太多了,却不太浓,几乎是尿进叶蓉的嘴里的。叶蓉由于是闭着眼睛,猝不及防,被精液呛着了。叶蓉灵机一动,干脆闭气咳嗽,于是伴着叶蓉的咳嗽声,麻子的精液竟从叶蓉的鼻孔里喷了出来。
  「主人,你的精液怎么射到我鼻孔里了。」叶蓉娇声问道。
  「哈哈,是你这贱货自己弄到鼻孔里的吧。」
  「才不是呢,是主人趁我眼睛被别人的精液糊住的,射到我鼻孔里来的。」叶蓉撒起娇来谁来吃不消。
  「妈的!我来射她鼻孔。」侏儒叫道。
  「唉!你省点精液内射我好不好,我好想怀你的种啊。」叶蓉摸了摸自己的阴部。
  「贱逼!等下再操你的逼!」刀疤脸骂道。
  叶蓉用手向前摸了摸,果然摸到了一个肉棒。嗯,侏儒果然在对着自己的脸打手枪。
  「还是我来为你服务吧,你要对准些啊。」叶蓉用自己双手开始为侏儒套弄,叶蓉的手特别细腻柔软,套弄特别快,加上叶蓉清纯的脸上粘满了刀疤脸的精液,嘴角边挂着麻子的精液,散发出淫荡的气息,侏儒很快就受不了了,对准叶蓉的鼻孔射了起来。
  其实,无论侏儒怎么用力射,对得有多准,
  精液也不可能射到叶蓉的鼻孔里去,顶多射到鼻孔口。但是叶蓉为了满足男人的征服欲,什么办法都想得出来!
  叶蓉向后一甩头,用力一吸,把射在鼻孔口的精液吸了进去,闭了一下气后,叶蓉把从鼻孔倒流入口中的精液用舌头托着伸出来让大家看。
  「你这骚货太会玩了!」三个人异口同声。
  叶蓉调皮的笑着把精液吞了下去,用手背擦了擦眼睛,说:「我还会更好玩的,玩不玩?」
  「玩!玩!」三个人完全被叶蓉的淫荡给征服了。
  「你们趴到沙发上,背向我,两腿分开,屁股翘起来。」叶蓉把脸上残留的精液用手推到嘴里,吸了进去。
  「你,你,你是要……」麻子迟疑着问。
  「怎么,嫌我舌头脏啊。」
  「这婊子要给我们玩毒龙!快趴沙发上去,真是捡到宝贝了。」麻子激动的率先背过去趴在沙发上,而侏儒和刀疤脸还没有反应过来,好像没听懂毒龙什么意思。
  叶蓉冲着他俩笑了一下,「看我的!」然后跪到麻子背后,扒开麻子屁股,把舌头伸进麻子的肛门。
  「啊!这……这也能做!」刀疤脸和侏儒惊呼起来。
  「我先舔完大鸡巴哥哥的,再来舔你们的。别急,一个也不会少的。」叶蓉顽皮的说。
  叶蓉卖力的舔着麻子的屁眼四周,还尽力的把舌尖伸到麻子的屁眼里边,并在屁眼里边四壁舔挑着。
  「爽!爽啊,这么漂亮的美女在给我舔屁眼,我没做梦吧!」「我这么贱,有什么不能做的。」叶蓉淫笑着说。
  「你的确是个不折不扣的大贱逼!这个连职业妓女都不一定肯做。」「我做啊,而且我可是免费的哦,如果你要非要付钱,我宁愿用你的钱去买伟哥给你补补。」叶蓉一边来回上下舔着,一边说着。
  「妈的,老子受不了了。操!」麻子回过头来,把叶蓉摁在地上,不容分说就把重新勃起的大肉棒再度插到叶蓉的阴道里。
  「啊!好大,太涨了,我爱死这感觉了,好充实!」叶蓉这次感觉适应多了,再加上麻子这次并没有完全插到底,无论是力度还是速度还是深度都把握得恰到好处,叶蓉舒服得直哼哼。
  这时,刀疤脸蹲在叶蓉脸上,叶蓉想起自己刚刚承诺过的话,于是用手抱住刀疤脸的屁股,微微抬头,用舌面舔扫着刀疤脸的肛门。
  「爽死了!今天真是爽死了,居然捡到这么个烂货,啊,我他妈的又硬了,操!」刀疤脸大声说。
  「我怎么办!我怎么办!」侏儒快要急疯了,在边上走来走去,找不到下手的地方。
  叶蓉什么话也不说,专心的为刀疤脸舔菊门,其实叶蓉很少为男人做这个,今天气氛很好,被三个丑八怪男人玩弄的感觉使她快要上天了。
  「嗯嗯,别急,我把这个逼让给你!」麻子说。
  「啊,不要,你操得我好爽,请你再多操一会儿吧。」说实话,现在叶蓉已经完全适应了麻子这根巨棒,正在享受巨棒带来的快感。
  「这逼的确是个极品逼,夹得我快受不了了。」麻子老老实实的承认了自己快要射精的事实,同时加快的抽插速度。
  「不行!你刚才不是射过了嘛,第二炮不是应该更久吗?多玩一会儿呀!大鸡巴哥哥,啊,大鸡巴,我要你的大鸡巴!」叶蓉语无伦次。
  「妈逼的贱货,老子的屁眼怎么办!」刀疤脸骂道,叶蓉赶紧伸出舌头替刀疤脸打扫肛门。
  「我操!我操死你个极品婊子!你这个不要脸的娼妓!」麻子疯狂的抽插着。
  刀疤脸几乎坐在叶蓉的脸上,叶蓉也尽力的把舌头深入刀疤脸的肛门中,不去管麻子,只是把双腿打开到极致,任由麻子肆意妄为。
  「啊,啊!!!啊啊!!爽了!」麻子最后一次抽插狠命的将自己的巨棒塞入叶蓉的宫颈,将自己的第二炮精液射入叶蓉的子宫。
  「贱货!没想到我第二炮还能射这么多!」麻子满意的拨出了自己的肉棒,而叶蓉被干得连腿都并不起来了,只得张大双腿高举着。
  「真贱!这婊子长得这么漂亮,跟天仙似得,骨子里竟这么淫荡。」侏儒走到叶蓉两腿之间,叶蓉被刀疤脸的屁股挡着,看不到情况,以为侏儒要来干自己,就将屁股抬高,迎候侏儒的征伐。
  「我就知道,这逼被麻哥干过了,就是一个窟窿!」侏儒指着叶蓉的阴部说。
  这时,刀疤脸站了起来,也欣赏了一下叶蓉的阴部,说:「确实有个窟窿。
  完了!麻哥你的鸡巴又害得我们没逼玩了。」
  叶蓉也不起身,两眼看着天花板,静静的说,「两位哥哥别急,我休息一下,马上就好。你们先玩别的。」叶蓉知道自己的阴道一定是被这根超大肉棒给插大了,不过她对自己的恢复能力很有信心。
  这时,一个短粗的东西插进叶蓉的阴道。
  叶蓉一看,原来是侏儒把自己的脚拇趾插了进来!
  「啊!」刀疤脸似乎没有心理准备,叫了起来,「你!你怎么把脏脚插进去了!」
  「没关系,我的逼也不干净!就是这样,用你们的脏脚插我的贱逼!」叶蓉一阵子兴奋,天啊,自己的逼刚刚被麻子射饱了,又被这个又矮又丑的侏儒用脏脚趾塞住,这下精液流不出来了,看来是非受孕不可了,今天自己真是太淫贱了。
  「让我插一插!」刀疤脸急急的推开侏儒,把自己的脚趾塞了进去。
  「你他妈太霸道了吧,刚才麻子说了这逼让我了。」侏儒又矮又瘦,一下子就被刀疤脸推来了。
  「别吵了,你们要玩就快点,天快亮了,想玩以后再玩,办正事要紧!」麻子已经在穿裤子了。
  「以后?以后还能遇到这么极品的骚货吗?」侏儒有点恼羞成怒。
  「我会主动找你们啊,刚才射了我那么多,现在又把脚趾塞我的逼,我肯定怀孕,我当然要找你们啦。」叶蓉张大眼睛,一脸的清纯的笑着。
  「找我有什么用!你以为我会对你负责?你不过是个烂婊子罢了。」麻子轻蔑的说。
  「谁说要你负责啊,我要你负什么责啊?你要对我负责干嘛?上过我的男人,我自己都数不清,谁知道我肚子里怀的是谁的种?」「那你找我干什么?」
  「被你搞大肚子是我活该,是我自愿的,谁让我这么贱。但是,但是,但是……」叶蓉故意吊胃口。
  「但是什么?快说!」
  「但是我怀孕以后,奶子可是会产奶的哟,你们喝不喝?要是不喝,也可以用来洗脚啊,洗鸡巴也行。」叶蓉淫邪的笑了起来。
  「我操!」刀疤脸被叶蓉的淫贱震惊得差点摔倒,脚趾头更深的插入叶蓉的逼里。
  「贱货!贱货!」侏儒一脚踏上叶蓉的脸,清秀的脸上多了一只又丑又脏的脚。侏儒的脚虽小,却长着长长的脚毛,奇丑无比。这个奇丑无比的男人用奇丑无比的脚踩在叶蓉清纯的脸上,形成强烈的反差,特别是叶蓉的表情一点也不介意,而且很受用,甚至很识趣的张开嘴,把侏儒的五只脚趾头含了进去。
  「哈哈,这贱货,好像很喜欢吃我的脚趾头!」叶蓉对着侏儒微笑,抛了个媚眼,承认了他的说法。
  「我受不了这骚货了!」刀疤脸叫了一声,从叶蓉逼里拨出脚趾头,接着立刻把自己的肉棒插进了去。
  「啊,啊,嗯,啊,啊……」叶蓉发出极为淫荡的呻吟声,「谢谢你,我的逼被脚趾头插过了,你还肯用鸡巴插我,我太感激你了。」刀疤脸更加受不了了,他的肉棒刚刚插进叶蓉的阴道就立刻开始冲刺,「干死你干死你干死你!!!」
  「啊,射我射我,把精液给我,给我的子宫里。」叶蓉吐出侏儒的脚趾头,拼命的甩着头。
  「嗯嗯,嗯嗯嗯,嗯,啊啊,噢,嗯,啊,射了,老子射了。」刀疤脸吼叫着,把自己的精液射入叶蓉的子宫。
  叶蓉喘了喘气,平静了一下,幽幽的说:「你太着急了,我的阴道还没有完全恢复呢。紧不紧,会不会嫌松?」
  「行了,够爽了。」刀疤脸一脸的满足。
  「爽就好,下一个!」叶蓉看着侏儒,指了指自己的阴部。
  「这婊子的逼还真是极品,看上去好多了,恢复得真棒。」侏儒看着叶蓉的逼,不由得赞道。
  「那你还客气什么,快来把我的逼操烂吧,我就喜欢你这样丑男人干我。快来啊,用最粗鲁的方式干我,对我尽可能的粗暴点,残忍点。」叶蓉笑意盈盈,用手抚摸着阴部,使阴部恢复得更快点。
  「哼,那就让你尝尝我的厉害!」侏儒双手勒住叶蓉的脖子,紧紧的勒。
  「啊!」叶蓉惊得双手抓住侏儒的手,旋而明白了,松开手,任由侏儒将自己推向死亡边缘。事实上,如果侏儒要真的勒死叶蓉,叶蓉也是无法反抗的。
  侏儒的肉棒插了进来,叶蓉配合的用双腿勾住侏儒的腰,尽量使侏儒插得更深一些。
  侏儒开始抽插起来,同时手上开始用力,勒得叶蓉无法喘气,脸涨得通红。
  叶蓉不由得全身用力收紧,带给侏儒更大刺激。
  尽管是第二炮,但侏儒和麻子、刀疤脸一样,根本受不了叶蓉的淫荡。事实上,他们三人又穷又丑,平时能玩个把妓女已是天大的开支,在玩叶蓉之前,不知道多长时间没有碰过女人了。而叶蓉又是这么漂亮,又这么淫荡,还这么会玩,超出三人的想象,因此他们射精特别快。就在叶蓉被勒得快要昏厥的时候,侏儒射了。
  「爽了!」侏儒畅快的说道,「今天真是爽呆了,从来没有这么爽过。」眼见侏儒离开了自己的身体,叶蓉低咳了两下,「咳咳,你勒得更紧,差点要了我的命。」
  「喜欢我勒你吗?」
  「喜欢啊,勒得我好爽。没想到还有这种玩法,濒死的感觉超棒,好像自己是被操死的一样。」叶蓉抚摸着自己的脖子。
  「那我勒死你好了,就算是杀人灭口。」侏儒看上去不像是说了玩,他用双手又一次勒住了叶蓉的脖子。
  「你疯啦,不就玩了个婊子吗?犯得着杀她灭口?」刀疤脸似乎舍不得叶蓉。
  「是啊,为我这么贱的女人,犯得着吗?」叶蓉很镇定,「再说,钥匙还没有给你们呢。」
  「对,犯不着为了这个贱货背人命案。你快把钥匙交出来。」侏儒放开叶蓉的脖子。
  叶蓉轻叹了一口气,站了起来,阴道里立刻有精液流了出来,顺着大腿向下淌。叶蓉低头看了一眼,说:「你们射得真多!」「你不去当妓女真是可惜了。」
  「谢谢夸奖!不过我太贱了,配不上妓女这么高尚的职业,顶多是条发情的母狗罢了。男人是不会把我当妓女一样对待的。」说着,叶蓉光着身子走到办公桌前,随便找到一把没用的钥匙,说:「喏,这就是财务室的钥匙,快去吧,明天还要来哦,明天我喝点下奶的汤,争取多产点奶,你们一定要把我的奶水挤光哦,随便你们喝了还是洗脸洗脚,挤干为止,从今以后,我给你们当性奴!」
  看着三人穿上衣服,拿着钥匙走了,叶蓉依然光着身子,默默的关上了门,反锁起来,熄了灯,躺在沙发上,抚摸着自己受伤的阴部,静静的等着。
  「最近月经不稳定,不知道今天是不是危险期。要是危险期就好了,说不定会怀孕,下次让人搞的时候就又有奶水可以让人喝了。唉,可惜被内射时是他们的第二炮,不知道行不行,真希望怀的是侏儒的种,他最丑了。」几分钟后,办公楼所有的警笛响了起来,刺耳的声音划破夜空。一群全副武装的保安如打了鸡血一样冲上来,在各个楼层到处搜索着。叶蓉听到保安们频繁的在自己办公室附近跑来跑去,心想只要我不露面,谁也不知道我在这里加班。
  很快,三个贼被抓住了。
  「傻瓜!财务室的锁是随便能碰的吗?用一把假钥匙去开,当然会触发报警系统了。」叶蓉轻轻的自言自语,「笨归笨,总不会笨到把轮奸我的事也告诉警方吧。」
  就这样,叶蓉全身赤裸着在沙发上休息,快到上班时间,叶蓉就起身借着晨光仔细清洁了一下自己的身子,从自己的更衣橱里找到一套新制服换上,上了点淡妆,重新光彩照人的出现在同事们面前,依然是那么举止优雅,依然是那么美丽动人,谁也看不出她刚刚被操得不成人形,只当她和大家一样睡了个好觉按时按点的来上班。下午,叶蓉搭讪了一个保安队的小头头,听闻那三个笨贼被送到派出所后,一五一十的把他们企图到公司财务室偷钱的事情交待的清清楚楚,而且还为了争取宽大处理,把偷盗过程中轮暴一个年轻女孩的事也交待了,强调是这个女孩主动勾引他们,假钥匙也是她提供的,以为这样会「坦白从宽」。负责记录的年轻警官在写他们轮暴女孩的经过时,由于许多细节过于刺激,还打了手枪。警方反过来询问公司保安时,所有保安一口咬定无人加班,更无女孩独自一人在深夜滞留在办公楼内,纷纷指责那三个毛贼无中生有影响办案。警方大怒,当即表示从重从严处理。
  「三个笨贼!」叶蓉打心眼里骂道,「你们以为你们是什么人啊,难道警察会给你们一个『轮流发生性关系』的定性吗?本小姐被你们轮暴的细节已经写进卷宗,在处理你们过程中肯定还会反复被人查阅,真不知道你们交待这些干什么!
  笨贼!笨贼!笨贼!!!」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