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乱伦禁忌 :我的母亲是秦可卿

我的母亲是秦可卿

 时间:2020-09-04 09:03:34 来源:艳文阁 
  在江南杭州城陆府。
  母亲当那天晚上什么也没发生过,也许是意识到我在怎么小也是男性,所以 在内院出闺房衣裳也不在是薄纱披身,裹的有些严实。
  能够修行升级对于我来说是个梦想,前世学生时代就没少做过这样的梦,如 今真正接触甚至修行上,才发现其中的困难与艰辛,难怪修道之人远盾与深山老 林大泽之中,摆脱世俗的贪嗔痴等等一切烦恼枷锁,追寻那虚无缥缈的仙道,就 算牺牲如此而这绝非是一朝一夕之间能够完成,就算有金手指也必须乖乖努力。
  练己期是必须要杜绝一切情缘,就因为吸食秦可卿胯下精气的事情,让自己 的道心都不稳修行差点前功尽弃,用了许多天的努力不修行专注于奇妙书籍世界, 这才稳住自己心神。
  「只怪自己心急冲动,自己的心思或许被母亲看出」我看着自己的房间唉声 叹气道。
  不过为了修行快速与妈妈见面,只好于秦可卿以后慢慢弥补,对母亲有不好 想法的事情,仿佛被母亲发现,几次悄悄观察下母亲也依旧如从前,这才打消自 己心里最大的担忧。
  看着自己的厢房,一张做工美观简洁图案样式繁多的楠木架子床,看着这床 透露不止雅韵还昂贵,就这材质都不是一般人敢用滴,床是悬着丝绸制式帐,穿 上的纱衾鸳枕一样不少,至于用红花梨木打造的官帽椅、软塌、书桌等等,心细 母亲是在书桌上已准备好笔墨纸砚等,降温的大块冰也不会缺少。
  在墙壁上挂着几幅字与画,一副画是大儒悲悦的墨竹图,图上提着他的一首 诗句:「数竿苍翠拟龙形,峭拔须教此地生。无限野花开不得,半山寒色与春争。」字更加绝是逸少公王羲之的字「人品清于在山水,天怀畅若当风兰,人品若 山极崇峻,情怀与水同清幽。」还有朱熹圣人的「居敬持志为读书之本,循序致 精为读书之法。」这些摆设全部是母亲安排的,对于她的享乐风格再次确定,这些东西不知道 母亲用了多少银子,不过母亲的心意也懂,字画书桌都在表明要我读书努力求上 进。
  「小少爷。」房门外又如昨日般时间定点袭人出现喊道。
  「进来。」
  「小少爷,小姐给你准备的。」
  母亲的婢女袭人接触久了也就习惯她的神出鬼没与不爱哼声,至于说笑我是 从来没有看见过,袭人端着一杯琉璃碗靠近,琉璃碗内乘着是母亲挤出来的奶水, 这是母亲既不想我触碰她乳房,又不愿意饿到我,每晚都会唤袭人送奶水过来。
  我拿起琉璃碗一口气就把奶水喝下去了,袭人道了句万福后就离开了房间。 房间内只剩下我和点燃的烛火。
  缓慢把自己衣服全部脱下,赤身裸体盘膝坐在软塌上闭目打坐着,身体本能 的运行功法,这是我吸吮母亲精元后,第一次正式的打坐修行。
  此时身体就是一个大容器,那乳白色精元在我身体内循环运行流动着,我身 体的奇经八脉早已经打通,不过运行明显比以前快,本能的感觉自己此时练己篇 已经大成,身体已经成为「全真体」,不会无故让身体精元消散。
  我不仅明自可见、可观之精、气、神,更主要和重要的是由表入里,牢牢让 自己成为全真体,运行一个大周天如喝水吃饭般自然。
  只要练大成,身体就如一个无漏体,整个人的体质都会发生巨大变化,如果 练些江湖武功那么就立马成为绝顶高手,如果是老人那就会鹤发童颜,身体机能 保持到巅峰。而能够走到这步的不是有毅力就行,天赋也很重要。
  人的精元是有限,而且在运动中出现损耗,虽然微乎其微不过也有影响,守 精固精已经很难,更加不要说补精元,除非有条件食用千年老参万年灵芝,用外 物硬生生堆上去,而且要做到决爱贪嗔痴等苛刻条件,年龄越大人反而越难晋级。
  身体内精元如白色气流在流动,只有在丹田的神魂,如一滴水珠般小的可怜, 简单讲这小指甲大小的水珠就是常说的鬼,如果我此时死掉没有外力帮助,恐怕 鬼都做不了立马烟消云散。
  当修为练己篇大成,自己又以自由落体的运动方式进入天书世界。
  「颜如玉,不带这么玩滴哦,我可是你主人,以后我们还能不能够一起玩耍 呢?」赤裸裸的我摸了摸肉肉臀部重新站起来抱怨道。
  「主人你太弱。」
  「哼,没眼力劲,没有做属下的觉悟,不知道照顾下你主人,这么说会打击 到弱小心灵,不听话主人可会打你小屁屁的哦。」「主人,我是修行功法天书,翻开书页主人就可入第二页晋级。」看见同样赤裸裸身材完美书卷气息浓烈的颜如玉,反正最大的秘密就是它, 在它面前自己是个正常的成年人,睡尼瑪逼,起來擼所以在它面前反而最自然。
  「就这么简单,没有瓶颈没有阻碍?」
  「是的主人,天书秉天地混沌而生,修行天书就如在追寻天道本质。」听到颜如玉的话只能够感叹天书的牛掰,不过内心最深处对颜如玉也有忌惮 怀疑,无论哪方世界都不会有天上掉馅饼的事情,无故的好于坏是不可能发生的。
  所处的天书世界依旧黑夜笼罩,一眼看不清前方路在何方,如果一个在此仿 佛被全世界抛弃,小脚丫踩在散发着亿万年古朴气息的石板,石板光滑柔软,脚 底板踩在石板上带有丝丝凉爽之意,不过幸运的是身边有个赤裸才女陪伴。
  反正自己现在是颜如玉主人,所以走进颜如玉主动牵住它的手,当我肥嘟嘟 小手触碰到它,第一个感觉就是冰冷,仿佛是快万年寒冰般冷的透心凉,颜如玉 手白皙甚至透明,几乎看见肌肤内血管和血液流动,柔软顺滑肌肤牵着是舒服可 惜太冰冷。
  虽然无比冰冷不过我却没有放手,第一次主动牵它手就退缩,这在它面前多 没有男人汉面子。反而小胖手指穿过它手指缝隙,与颜如玉手指相扣着。
  「美人,至夏带你外出一定很凉爽,而且还很养眼。」颜如玉睿智深邃古井不波的眼睛出现异色,不过很快又恢复原状,颜如玉没 有挣脱任由我牵着,当我和它走到原本青铜古门前,这已经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原本腐朽铜锈斑斑青铜古门已经消失,出现在我眼前的是一面透明似琉璃的 壁,壁上透明气体在游走缠绕着,上面复杂字体好像活过来般,在吞噬那些白色 气体似呼吸似有生命,而右边的壁画颜如玉也大变样,就如活生生的它在上面站 着,当我看向身边发现颜如玉早已不在,当我仔细注视着它眸子,居然它双眼对 我眨巴眨巴着。
  看着有可爱一面的颜如玉,我试着伸出小手触碰到它的赤足,手指滑过它美 脚居然有触碰女人肌肤柔软感,而颜如玉居然给了我一个白眼,我仰起头看着颜 如玉乐呵呵笑着,稍微玩闹也该干正事。
  「这么大怎么翻开,你变小到书本大小可以吗?」我注视着颜如玉问话,这下没有上次样自动变小听话,不给于我回应。感觉 自己是一个人说话很傻,颜如玉不是书灵,居然还耍起小性子。
  「女神,你是美貌与智慧的化身,绝对不会斤斤计较的对吧。」「那你的英俊潇洒风流倜傥主人可回去睡觉觉哦。」听见我准备打道回府的话,古怪的气壁在「轰隆、轰隆」声中极速变小,这 响动都让脚下石板在颤抖,五岁的我小身板都有些站不稳,我疑问这门不、是天 书书页得有多重呀。
  在我正前方漂浮着一张透明上面白雾缠绕的纸张,我伸出右手拇指与食指夹 住那书页边角,原本以为会很重很重,没想到如翻普通书籍般轻松自然的翻开。
  下一刻天旋地转睁开自己的双眼,强烈的光线射入眼睛内,让我一下从黑暗 回到光明世界般。眼前是个什么世界,一眼望去就是五颜六色星点在游走,不是 一点点我四面八方所有都是如此,这些红橙黄绿青蓝紫等等颜色星点汇聚起来色 彩斑斓,如身在梦幻般的童话世界,如果不是十分确定都以为在做梦,脚下踩着 同样是石板,不过散发的气息温和安静,没有丝毫的暴躁洪荒野兽感觉。
  凭借感觉往前走了许久,同样在我前方出现一扇高入苍穹的巨大青铜古门, 不、应该是巨大的天书书页,在书页前我如蚂蚁般弱小,巨大无比书页在我意念 下变小。
  书页上左边是蝌蚪文般的字,我根本不认识它们,不过它们却好像认识我, 在我目不转睛盯着字体时,那些字化为一个个虚字进入我身体内,「练精化气」 篇修行功法在我脑海内出现,而我本能的盘膝坐在石板上修行。
  身体内充盈饱满的精元,在天书给我化气篇按它修行下,身体精元在转化为 元气,元气经过身体任督二脉纳入丹田,与丹田内的神魂和二为一,精气是乳白 色,可是转化为元气时候,那元气却是色彩斑斓,与外面那童话世界的星点一模 一样。
  当转化的元气进入丹田内的神魂上,那小指甲大的神魂好像在长大,如披上 五颜六色的衣裳,最后化为一团无色透明的雾团,而这个雾图就算自己灵魂。
  人生来就有精气神,而修行是精气神在转化的过程,人的神魂生来很弱小, 只有不断修行才能够增强,神魂是人的基础,没有神魂就只是一具躯壳不是个完 整的人。而精元是人肉身的基础,少了精元人就容易体弱多病,性命也长久不了。
  而元气是人肉身的根本,气者,人之根本也,根绝则茎叶枯矣。元气又分先 天和后天之分,人的生命是禀天地自然的元气而生,游离与天地间的神秘的先天 元气,而这也必须用特殊功法修行才可以吸收,品级好坏也关系速度质量等等。
  而后天之气就只是普通的深呼吸,吸气、闭气等只是维持生命的基本,所以 这步是修行功法优劣问题,至于普通人就不要想修行,就算得到功法也必须完成 练己的步骤。
  让我无比惊讶的是在天书第二页内,居然完全都是五彩斑斓的先天元气,而 且按天书修行,炼化速度也不慢,对于主角光环终于显露出来了。
  按天书化气篇所说,如果化气篇要大成,那就是精元、元气、神魂全部在丹 田神魂中融合达到顶点,出现三花聚顶的征兆,不过按自己那弱小的可怜神魂, 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大成。
  此时我盘膝打坐闭眼,天书世界内那无穷无尽的五颜六色的星点都涌入我身 体内,不过大部分都有透过身体流出来,身体在吸收这天地先天元气。
  「哦呦,这是什么鬼?」
  正在沉迷于修行中,突然一股危险的意识传来,等我睁开眼睛书页上一道雷 霆巨大轰向我,这天书难道是想造反,下一秒身体就被雷霆缠绕,麻麻的如每个 细胞都被电焦了般。被命名与「仙雷咒」咒语出现在我脑海内。
  咒语是一段非要隐涩的语句,自己对于那些字根本不认识,却很轻松的读出 来而且感觉很陌生,当我本能的用急促快声音念出来,杭州城天气原本月朗星稀, 可是突然毫无征兆就阴云密布,倾盆大雨就倒了下来,天空中半随着天雷滚滚, 电闪雷鸣之声音很大,而原本燥热的天气因为这场大雨变清凉些。
  九天之上一道血红色雷霆轰下来,粗如手臂气势宏伟的雷霆进入陆府内,这 道怪异粗大颜色如血的红色雷霆,直接进入陆贤铭的身体内,最后一个血色雷霆 如半月弧度的印记出现在陆贤铭额头上,而很快雷霆印记闪入印堂穴内消失不见。
  奇怪的是这么一道巨大显眼的血色雷霆劈到陆府内,却完全没有任何人发现 和看见,不止陆府杭州城都一样,夜晚陆府依旧安静祥和,不过有些阴暗角落就 存在各种污秽肮脏。
  发现自己被雷劈了,在天书内站了起来,左看看右看看,看自己身体有木有 被雷给劈焦黑,检查下自己有没有被天雷给劈杀。
  「英俊潇洒阳光帅气萌萌哒的我又没装逼,怎么就遭雷劈呢?天理难容。」检查下自己身体没事也很正常,不得不吐槽下,身体内运气往返成循环、源 源不断、生生不息。又乳白色精元源源不断转化为五彩斑斓元气,而天书内的元 气也不断被我身体吸收,最后元气全部进入丹田内神魂内,虽然整个运行速度算 快,不过真正的灵魂只增大一点点大,按这个速度想几个月速成是痴心妄想。
  正准备离开天书世界,却仰头无意间看见青铜书页右边,上面没有任何东西, 只有一个像剑的轮廓,长十尺宽二尺的模样,按这节奏应该曾经有把剑在这里, 不过如今已经烟消云散了吧。
  「赤芒剑」三个字突然从我脑海内闪现,一把大如万丈的巨剑一挥,就把一 个世界切成两半,那画面恐怖到极点,随之而来的是剧烈的疼痛,自己脑袋内好 像要爆炸般,疼我恨不得捶打自己头部。
  「啊啊啊……什么鬼东西?」我疼痛的难以忍受大叫道。
  「主人,静心打坐,不要想那些碎片。」
  立马盘膝打坐,让自己心如明镜不去想任何人事物,瞬间那种非人的折磨感 褪去,我再也不敢去想那些画面。
  「颜如玉,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想弄死哥就直说。」「主人你太弱,以后自然会知道。」「可不可以不要拿这句当口头禅?」「是事实。」颜如玉句句都是刀,一刀刀都在桶我的心,我弱这是我的错吗,对于这个女 人我有了解她话毒的一面,这节奏是次次补刀呀。
  既然已经突破成功,适当的休息也必须要,最重要不想看眼前虽赤裸裸美女 一枚、不过话语毒的女人,我只要意念想着离开天书,瞬间睁开眼人已经盘膝在 软塌上。
  离开天书回到现实世界内,自己依旧盘膝打坐着姿势,不过原本白皙肌肤上 覆盖一层恶臭难闻的污秽之物,手臂身体脸颊全部都是,闻着恶臭味都想呕,这 些污秽是自己身体排出来滴,也没心思去照铜镜,自己现在很定是个被黑的黑人。
  准备叫起外房女婢袭人打水过来,不过转念想却不合适,自己都不知道怎么 解释这现象,说自己去泥潭内打滚了,这话我都不信。看袭人那模样应该不傻。
  「不是刚学了仙雷咒吗?试试效果。」
  我也不敢用大招引动九天之上的神雷,天雷咒分好多好多个阶段,运行上更 是千变万化,如化雷为网变困阵、如引九天之雷天打九雷轰、如引威力极大九天 之上仙雷、如化雷为池大规模杀伤力,运用手法千奇百怪千变万化,而这咒语分 为人、地、天、仙、帝五个阶层,至于我也只能够用个人阶层,至于为什么有道 九天之上的仙雷轰下来,我也不知道。
  自己感觉这道雷非常熟悉,好像自己的手臂般不可缺失,至于运用方法也本 能懂的,化雷于刀剑网等等都可。
  右手食指指按在印堂穴上,自己体内的这道被天书命名与本命法术雷霆,自 己也不十分清楚它是什么,只是本能的很熟悉亲切,相信它不会伤害自己。
  随着我咒语念出来,那血红色雷霆出现幻化出一张雷网,完全把我身体所有 部位覆盖,那红色诡异雷霆在身体上游走着,我感觉自己沐浴在温泉内,没有任 何被雷感觉,只有舒服享受与温馨,我身上的污垢神奇消失。
  当看见自己肥嘟嘟的小手手臂,再看看自己全身。
  「当小白脸绰绰有余,不、当才子不在话下。」看着自己好像脱了一层皮蜕变一次般,整个人肌肤都闪发着玉的光泽,在铜 镜前自恋的欣赏自己皮肤,准备打算歇下明早再洗下。
  不知道什么个情况,极远处的声音都能够听见,难道这就是「三识」大增, 不止这些感觉身体突然变轻,那无形的压力仿佛变小,身体内好像有使不完的力 气,轻飘飘的感觉真好。
  「嗯……嗯啊啊……咿咿咿……公公……好用力……喔噢噢……儿媳舒爽… …啊啊……厉害呀……嗯哈……啊嗯……啊嗯……啊嗯……」「小浪蹄子……喊叫好淫荡,小声点嗯…」「儿媳忍不住……呀啊啊……」周围的声音进入我耳朵内,不过啪啪的声音吸引住我,听见男人的声音立刻 就让我自己是谁,陆府的总管家陆无邪,一个眼睛长在头顶不把母亲和我看在眼 里的奴仆,平时在府上就嚣张,至于在外面那些店铺掌柜眼里,只怕只认陆无邪 不识陆府夫人吧,我的贴身小厮就是他硬塞过来,府上几个各个油水多的职位也 都是他家人。
  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我是不会操心,除非他真正触碰到底线。
  一般府上下人居住地都有严格的划分,像内远只有主人与女眷可以住,母亲 规定内院不允许进入男性,而如管事小厮都在外院居住,陆府说小也不小,在杭 州城中占地几亩大小,彼此距离也很远,可是我却能够清晰听见,难道修士都这 么厉害吗?
  鼻子也能够闻见很远的花香,特别是屋外袭人身上,一股浓烈都化不开的花 香,让我感觉她好像就是一朵花。至于我想要的透视眼睛却好像没有,不能够透 过屋子衣服看穿。
  此时外面下着小雨,还伴随着几声电闪雷鸣,而时间也不早天完全暗下来, 古代天黑后就没有什么娱乐活动,那在大秦帝国您就错了,就不说帝京单说杭州 城,夜生活也相当多彩丰富,晚上依旧灯火通明,各种飘香院画舫等等层出不穷。
  陆无邪居然扒灰,这个画面让我有种一睹为快的冲动,听声音真的不过瘾, 艺高人胆大的我匆匆穿上简单衣裳,努力压住自己呼吸快速通过袭人所处,拿着 竹伞悄无声息的离开,不过我的眼睛现在都可以当红外线用,黑夜里看着清晰明 了,手没提灯只打着伞,在黑夜中往外走去。
  如果此时有人看见这一幕,一定以为有鬼怪出没。
  听着雨水打在伞上的声音,闻着带有花香又清新的空气味道,撑着竹伞惬意 的一步步走在青石板上,小脚踩在石板上没有发出丝毫声音。
  走到内院出口,不太亮的灯笼挂在两边,几个老妈子坐在竹椅上都在打瞌睡, 我身体如鬼魅般了无声息推开黄花梨木门,趁着她们睡觉溜出内宅大门,阁楼亭 池花草树木假山密布,环境错落有致优美到极点,感觉自己脚步挺慢可是却片刻 功夫就走到陆无邪四合院内。
  所有下人都住在这一片小四合院内,不过陆无邪在陆家得势,丈着自己是总 管兼帝京老爷的心腹,把最好的四合院霸占,就只住上他一家子人。
  迎着叫声无声无息的来到四合院内,当我趴在窗户边上轻轻用手戳开一个小 洞,朝屋里面偷看,而扒灰的画面也终于看清楚。
  屋内点着烛火,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汉子、漏出扎实腹肌赤裸身体,趴在女 人身体上腰部不断怂动着,汉子身材魁梧国字脸浓眉满脸胡须精壮汉子,他就是 陆府大管事陆无邪,而此时他眼睛内都是淫欲,天热如此激烈运动,陆无邪身体 上却没有丝毫汉水。
  而光着身子躺在下面的女人,却白花花的身子汗水满身,女人圆脸嘴巴挺大 外形不错,这个女人名叫蕊心,是陆无邪大儿子陆来福的媳妇,听说这个心蕊曾 经是帝京陆府夫人的丫鬟,没想到她与公公淫乱。
  妇人胸前白花花奶子,被暴虐陆无邪抓住揉搓着,乳房不大刚好手掌一握, 妇人面容较好不过身子已肥胖,她腹部高高鼓起至少六个月身孕,她胯下阴毛乌 黑茂盛而极多,覆盖在整个胯下,两片大阴唇上都是杂乱阴毛。
  陆无邪乌黑的丑陋阳具在极力插着,女人赤裸躺在床上,把一对粗大的肉腿 成大字型打开,陆无邪如野兽般,不断前后抽送着。
  「公公……啊嗯……啊嗯……儿媳肚子内有你孩子……太猛烈……啊啊…… 会弄伤我们孩子……呀嗯嗯……」「老娘们,你肚子能生……嗯嗯……弄没了,老子在让你怀上。」「啊嗯……咿咿咿……公公好厉害……阳具好好……啊啊啊……儿媳喜欢… …」「贱货,老子干死你……发浪的骚货……」「干死儿媳……噢噢……啊嗯……当家不在屋……公公尽情干呀……嗯嗯… …」「淫妇……儿子不在……就要公公大宝贝……嗯嗯……骚到骨子内了……」「儿媳是人人骑……不要脸淫妇……噢噢……啊嗯……与公公干……啊啊… …给公公生儿子……」「淫娃……骚娘们,干、干死你……」「公公……啊嗯……咿咿咿……何时可回帝京……嗯哈……」「怎么,想那边野汉子……」「没有……嗯嗯……儿媳只是,以您在老爷……心中地位……呜呜呜……应 为帝京……嗯啊……大总管……」「多嘴……老子事……啊啊……你不需知晓。」「啊嗯……啊嗯……嗯嗯嗯……」「小心肝,在这里多好……钱财捞不完,不受管制……嗯,只需按老爷吩咐 ……」「讨、讨厌啦……嗯啊……好公公……讲一半……啊啊啊……吩咐什么……」「吩咐监视那女人……」「是少夫人吧……噢噢噢……啊嗯……啊嗯……阳具更硬了……公公你对。」「住嘴骚娘们,这件事不许对任何人说,不然老子让你死的悄无声息。」陆 无邪突然停下来激烈性叫眼睛变的如狼般凶狠威胁道。
  「公公不要吓儿媳……嗯……儿媳害怕,快干儿媳。」「小骚货,老子干死你……干烂你烂穴……」屋里公公与儿媳交媾画面完全清晰出现在我面前,虽然隔着有一段距离而且 灯火也不亮,不过女人青紫被咬过的乳头、胯下茂密阴毛等等都看的清楚。
  这个四合院左偏应该是妇人的家,陆无邪居然趁着儿子不在家,勾搭上自己 的风骚儿媳妇,而且还让媳妇坏上自己的种,这个陆无邪真够大胆。
  当听见陆无邪与他儿媳对话,聊到母亲秦可卿的时候,一个重大信息进入我 脑海内,那个素未谋面的祖父居然、指派陆无邪专门来杭州监视母亲,这个消息 太重大,那个祖父为什么要这样做?母亲真实身份是什么?好像一团迷雾正向我 打开。陆无邪还有他的私心,在杭州陆府主人都不怕,听他话在杭州城陆府是吃 香喝辣。
  而陆无邪也绝对不像表面上这样简单,一个年过四询的男人精力还如此旺盛, 把一个淫妇操的死去活来,平常在我与妈妈面前都是一个稍微弯着背脊的老者, 虽然很嚣张,而且在剧烈性交中,他身上没有任何汗水,反而身下女人浑身湿哒 哒,增添一丝性感气息。
  我闭上眼睛默默念起咒语,当睁开眼睛,眼睛内全部都是血红色雷霆在游走, 看向陆无邪,居然发现他身体滚滚狼烟冲出,整个身体精气相当旺盛,精元、元 气还有灰白色气流混合在一起,陆无邪身体内好像没有骨头般,不过他的神魂却 弱到极点。
  我确定他是个修行者,不过绝对不是我那一套,自己在大秦从来就没见过修 行者,至于陆无邪到底怎么回事完全不知道。
  「主人,他是体修者,你太弱不是他对手,赶快离开」突然脑海内颜如玉开 口说话道。颜如玉真是够了,每次都补上一刀。
  房间内偷情的儿媳与公公也进入结尾,随着妇人裸体颤抖发出大声呻吟声, 粗暴的陆无邪疯狂撞击胯下儿媳淫穴,腰部也在抖动。
  「骚儿媳……骚娘们……嗯嗯……秦可卿……淫妇……老子干死你……啊啊 ……公公要射给你了……」陆无邪啪啪声音巨大不断抽送叫道。随着儿媳的撕心 裂肺淫叫,这对偷情的公公与儿媳双双达到高潮。
  不过听见陆无邪居然把胯下儿媳幻想成母亲,那肮脏的想法让我恶心愤怒, 一个下人已经嚣张跋扈,居然还敢如此大胆,心里第一次产生要把对方杀死的心。
  「何方鼠辈?」
  陆无邪身体如鬼魅般从床上爆起,下一刻就打开房门,一拳打在窗户所在位 置,那拳头产生力量都让空气产生波动,如果打在人身体上,很定是一拳就打穿 的结果。
  幸好颜如玉提醒,我匆忙念动咒语雷霆覆盖全身,一个健步冲入雨水中,竹 伞在手里却不敢打开,雷霆彻底把我隐身在雨夜中,当陆无邪那精光外放的眼睛 扫到我,我连呼吸也不敢发出,闭上眼睛,那如被野兽盯上撕碎危险感觉强烈, 我明白如果被陆无邪发现,被他无声无息杀死绝对不会有人知晓。
  「是我的杀意,让陆无邪发现。」
  不过此地空空如也,陆无邪疑惑的看着周围漆黑环境,外面的小雨依旧落着, 他也不急于进屋,反而在屋外四处走动观察着。
  「难道是错觉。」陆无邪注视漆黑夜晚自言自语道。不过当看见窗户下青石 上的一摊水迹,陆无邪眼睛闪过精光,竹伞滴落的雨水,怎么看都没有发现湿迹 脚印。
  「公公,是何人,他发现我们关系吗?」妇人儿媳匆匆披上见薄纱走出来担 心着问道。妇人挺着一个大肚子,肥手撑在房门上,脚步也不太稳,红晕在她满 脸上,眼睛内那浓浓春意还没化开、不过加上一丝惧意,乌黑头发发丝杂弄的在 她脸颊上,胯下乌黑阴户处来不及擦拭流出白色混合物液体,因为着急都没来的 及擦拭下体。
  「无事,也许是我过于敏感。」
  「确实无人吗?」
  「小浪妇,老子说话你放心。」陆无邪没讲实话在孕妇胸部上捏着说道。然 后两人双双进屋,房门也重新关闭。
  陆无邪那狡黠目光让我忌惮,这个男人如果那一拳打在我身上,自己绝对就 挂在这里,我不敢动依旧站在雨夜里,任凭雨水淋在我身上。
  果然几分钟后陆无邪身法诡异的出现在屋外,那眼睛不断扫视着,甚至走入 雨夜里四处寻找着,不过让他失望一无所获。
  「能在老夫手上走脱,有些本事,希望你下次依旧好运。」陆无邪就站在我 不远处自言自语道。那小雨原本淋在陆无邪身上,可是好像有股无形力量,丝毫 没有把陆无邪打湿。
  我人如融入黑夜雨水中,呼吸已经不可闻,雨水把我长秀发打湿,嘴巴能够 尝到雨水味道,水珠从衣服一路往下流着。陆无邪从容的离开进入屋内,等了一 刻钟后我才缓慢小心的离开这里,当回到自己房间内,已经是个彻底的落汤鸡。
  「颜如玉,体修是个什么玩意?」
  「是个不修神魂只修肉体的流派。」
  颜如玉细细道来,才让我明白体修是什么鬼,体修者从开始就是专一走肉体 道路,精元、元气全部都融入肉体内,不去发展壮大神魂,甚至最后神魂都融入 肉体内,把人肉体当刀剑般不断淬炼,这个结果就是体修攻击力惊人,不过同样 寿命长不了,除非突破人体极限达到「仙」的程度。至于这样的人没出现过。
  而那个陆无邪居然可媲美丹道修士,而且攻击力恐怖异常,这样的人应该在 帝国内身居大将军等职位,为何偏偏来陆府做下人?为何文官祖父可控制如此力 量?为何要监视母亲?母亲到底是什么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