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乱伦禁忌 :岳母是医生

岳母是医生

 时间:2020-01-09 09:59:42 来源:艳文阁 
  女友是独女,因此当时岳父母都四十多岁,加之平时比较注意保养,看上去很年轻。岳父在政府部门当着一个不大不小的官,对待家人非常和蔼。岳母在市里一三级甲等医院担任科室主任,虽已年近五十,但丝毫不失年轻时的姿色,看上去要比实际年龄年轻许多。以前在夸女友漂亮的时候,她总是说那当然,有其母必有其女,岳母年轻时那是当地一大美女。我也见过岳母年轻时的照片跟现在女友看上去如若一人,只是打扮相对要保守些。(当然,这是结婚后女友有次给我翻看家里的相册才看到,傻丫头还说,怎么样,我妈妈漂亮吧,我点头傻笑,说我老婆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老婆乐的直笑,那傻丫头哪里知道,我当时对岳母已经开始了有些许的淫荡的思想啊)。
  结婚前在女友家住了有三年多的时间,住在一个里生活中难免出现了些小小的插曲,也正是因为这些插曲让我对岳母的那种情节愈演愈烈。
  岳母家房子不小,我刚搬入时被安排在单独一个房间里,也就是女友的隔壁,因为还没结婚,当时岳父母自然不会安排我和女友住在一个房间里,其实他们当时也不知道我和女友已经在上学时就同居了。
  开始的一周我还是比较老实,但时间久了我和女友不在一起,我便开始想办法,后来终于壮着胆子从阳台上翻入到女友的房间里(我的房间和女友的房间共用一个阳台),刚开始我们动作还是比较小心,也许是因为太久没在一起了,我们动作不自觉的有些激烈了,正当我们感觉高潮快要来的时候,突然听到岳父母的房间开门的声音,我们赶紧停了下来,等了一会听到拖鞋的声音,和倒水的声音,女友小声告诉我说是岳母,她最近几年一直睡眠不好,晚上要服药的。等到岳母回房间后我们才小心翼翼地继续,这时我发现小弟弟已经被吓软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翻回自己的房间,小睡了会便起床,穿戴好推门出去。岳父母已经起床准备去上班了,岳母已经给我和女友准备好了早餐。我叫了声叔叔阿姨早上好,便快步走进卫生间洗漱,心里直跳,不知道他们是否觉察我昨晚到女友房间的事情,岳父一直是和蔼地微笑着,岳母祝福我吃早餐坐哪路车注意俺去之类的边出门去上班了。
  女友说岳母那段日子一直睡眠不好,因为女友的房间和岳父母的房间一墙之隔,在安静的夜里我无法安慰自己说他们昨晚没有听到些什么动静,毕竟当时我们还没有结婚。之后的一段日子里,一切风平浪静,我已经每天翻窗入女友房间,第二天再翻回去。
  只到有一天女友很神秘地对我说,老公,我妈找我谈话了,她让我们多注意怕我们出现意外,毕竟那时候我们还没结婚,先怀孕后结婚怕会被周围人说闲话。
  但没有明确说反对我们的这种行为,当然他们也知道反对也起不了什么作用,因此是默许了。岳母虽没对我说什么,但我总感觉岳母看我的眼神有点怪。也许是我的心理作用吧。
  先从我第一次接触岳母的内衣裤开始,那是有天我在休假,家里其他人都在上班,作为一个勤快的准女婿,我肯定要表现一番,首先是收拾房间,擦地板。
  家里有两个卫生间,一个是共用的,一个是岳父母单独小卫,拖地时我第一次走进岳父母的卫生间,这也是我第一接触到了岳母的贴身物件,虽然平时在阳台上一只可以看到岳母换洗后衣物,但在阳台上晾晒这,加之家里人都在,我也没有好好观察过。这次则不同,卫生间衣篓里正是昨晚岳母换下而还没来得及洗的胸罩和内裤。
  在好奇心的作用下我小心地拿起了岳母的内裤,那是一件米黄色的平角内裤,样子还是有点保守,在裆部的位置还存留些一干了分泌物。大家都知道,这时候的内裤裆部因分泌物变干而变硬,裆部正好保留了一定的形状,从里面看起正是嵌入岳母私处缝隙的形状,我拿在手里,想象着岳母阴部的样子。感觉下体充血,顿时就硬了。
  那天是我第一拿着岳母的内裤想象着她裸体的样子手淫射精。也因此开始了对岳母的意淫,甚至于在和女友再房间嘿咻时我脑子都会想象着岳母的裸体,每当在和女友翻云覆雨时听到岳母在客厅走动时,我非但不会紧张,反而会感觉更加刺激。女友不知内情,小声说老公小声点,别让爸妈听到,越说我动作幅度反而越大,不知道当时岳母有所觉察。
  虽然我时常翻入女友房间求欢,但每次只能当大家睡下翻窗入室,毕竟不方便。我有时候也会自己在房间靠五姑娘解决。狼友们都知道,handjob之后弟弟总会流些口水遗留在内裤上。
  有一次我在被窝自己解决后用手纸擦后随手便把那纸团和内裤压在床铺边上,想第二天再丢掉,换洗内裤。也许是射精后的疲惫吧,第二天起的有点晚了,直至被女友叫醒才慌忙起床去上班。床铺也没收拾。
  当中午回家后也啥了眼,因想回来把昨晚的污物处理掉而提前回来,却发现岳母已经在家了,而且穿的居家服在给房间做卫生,明显没有去上班,那天她在休息(狼友们应该知道,医生都是轮休的,不像我们周末那么有规律。),我问了声阿姨好边快步走入自己的房间,进去便傻了眼,我的床单被罩都换了,昨晚换下的内裤和纸团都不翼而飞。
  我心里顿时紧张起来,终于在阳台上找到了洗过后的内裤。岳母一定发现,是傻子都明白昨晚我做了些什么。岳母叫我去吃水果,我说阿姨辛苦您了还帮我洗衣服,说这话时我都觉得自己衣服那两个字声音小的自己似乎都听不到,那个内裤我不好意思说出口,但一个内裤叫做衣服我自己听了都觉得好笑。
  岳母笑笑说在家里她正好休息,我上班忙就顺手帮我把衣服搓洗了……当时我瞬时感觉脸发烫了……还居然是手搓洗的。岳母应该是把我当自己的儿子对待了,也没说别的,后来她说的别的话我记得不是很清楚了,大意是要我多吃水果,晚上不要熬夜云云。岳母一定知道了那晚我的丑行。
  我在羞愧了几天后日子一切相对平静。后来也发生了几次尴尬的事情,比如我误闯入没锁门的厕所发现岳母正在里面,岳母在客厅沙发上睡着春光外泄等等,这些事我回头都在后面详细记述。
  这里要着重说一下我住院的那段日子里的事情。
  那是在岳父母家住了半年的时间,我有次在健身房锻炼,在使用健身器的时候用力过猛,使以前做过的疝气手术复发,当时是在右侧阴囊内由腹腔坠入一个囊状物,剧烈的疼痛当时使我差点昏厥过去。急忙给女友打电话,她开车接我送到医院,当时岳父正好出差不在家,在路上女友给岳母她电话让她联系泌尿科主治医生,女友在边开车边向岳母描述我的病情的时候,我除了下体疼痛之外,更多的是感觉脸部发烫。
  有熟人在医院就是有这样的好处,无论医院病人再多,有熟人都无需挂号。
  岳母很快给我联系了医生,在由泌尿科主任初步检查后,岳母又和女友搀扶我做B超检查。
  从开始到我手术后住院疗养,岳母一直陪在旁边。在泌尿科检查时,医生是个五十左右的男医生,www.niniqu.com当着岳母的面我拉下内裤被医生检查病情。在做B超时更是让我尴尬又感的刺激。当时岳母找的也是B超室的主任,一个四十多岁的保养很好的女医师,她拿着B超探头在我裸露的阴囊上移动时,岳母一直站在那主任旁边,不时询问这那女主任什么,在旁边是个估计刚毕业不久的女学生,女主任边检查边说右侧睾丸大小多少多少厘米之类,她略微发凉的手腕不时碰触着我的阴茎,让我险些冲动。小 女孩记录着。
  岳母不时的问着问题,她应该是太担心我了。
  我尴尬的闭着眼,一次悄悄虚睁开眼正好看到岳母目光放在我下体的位置,我赶紧闭眼,生怕她发觉让自己更尴尬。同时也极度地控制着弟弟,生怕他不识时务的站起来,那时我居然忘记了疼痛,自己都佩服自己。与我当时做检查的床位一帘之隔是另外的一个女孩在做检查,应该是在做阴道B超之类,听到那边的医生说什么裤子褪下,腿分开,别紧张之类的……因为我当时情况有点紧急,被匆忙找了个彩超机器便检查了(应该主要是女性检查室),旁边不时有其他的女人走来走去,尽管有帘子,当时夏天由于空调的原因,帘子摆动着,两张检查床基本上间隔如若无物。我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主动感受这阴囊的疼痛来压制蠢蠢欲动的弟弟。
  在后来就是验血手术住院等。这过程中我又非常不幸地被女护士给弟弟备皮,遭遇女麻醉师,手术时被医院女助工脱内裤弟弟被骚扰等。以后有机会慢慢道来。
  单说住院的日子,因为我的家在东北,到这个城市还是相当远,怕父母担心当时也没告诉我父母我住院的事情,岳父当时出差,要过两天才能回来,于是女友请假照顾我。岳母在医院里工作,工作之余也常常跑过来看望我。
  做过手术住院的朋友都知道,手术后第一晚是比较关键,一般病人会被上导尿管,因岳母在医院的因故吧,很多能省则省的开销被省去了,我的是小手术,没上导尿管,为解决小便岳母给我买了小便壶。
  第一晚上岳母和女友都首在病房照顾我。他们母女二人挤在旁边的一空床位上守着我,当麻醉过后是伤口锥心般的疼痛,我的额头后背都应疼痛直出汗,在后半夜的时候岳母起床查看我时发现了我的状况,见我痛的厉害她边出去找值班医生,也许是她本身就是医生的缘故,她找来了一枚止痛栓,我还没来的及说什么她便掀开我身上盖的毯子,轻轻分开我的腿,要我轻抬臀部,她一只手轻轻托起我的阴囊,另外一只手将那枚小笔帽似的止痛栓推入我的肛门呢,然后轻轻放下我的阴囊,过会她又找来一干燥的毛巾,叠好垫在我的阴囊下防止下坠增加我的疼痛。
  整个过程,也许是因为岳母是医生的缘故,没有忌讳这些男女之别,更或许是她把我当亲儿子,又不忍心吵醒熟睡中为我担心了一整天的宝贝女儿,所以岳母没有叫醒女友来为我做这些事情。因疼痛的原因,我当时没有丝毫的邪恶想法,更没有拒绝什么,只是后来出院后回想起来再荷尔蒙的作业下我邪恶的想法多了些,回想当时的情景弟弟迅速充血。
  再后住院的一周里,偶尔在岳父和女友不在而又十分尿急时不得不由岳母为我接尿。记得那次刚手术第二天,因打了吊针的缘故我憋尿有点厉害,恰巧女友出去吃饭而岳父还没回来,岳母来病房探望我发现了我的囧态,问我是不是想上厕所,碍于面子,我忍住说没事还不是很急,岳母说现在可不能憋尿,刚手术可千万小心,在母爱的作用下她拉上帘子,一手拿着尿壶,一手轻轻捉起我的阴茎放入壶口内,因刚动完手术,加之紧张,我尽管憋的厉害但怎么也尿不出来,急的厉害,等了许久不见动静岳母低下头看了看壶,又看了看我的下体,问我是不是尿不出来。我点头,于是岳母找来热毛巾,轻轻地盖在我的小腹接近前列腺的位置,一手拿壶,一手轻轻在我小腹按摩着,轻吹着口哨,让我放松。(这办法真的很管用,遇到此情况时狼友可以试验下),不一会我终于把憋了很久尿液排了出来。
  岳母放下便壶,便用毛巾和酒精棉顺便帮我擦洗龟头处遗留的尿液以及阴囊及腹股沟处手术时遗留的血渍,整个过程我的下体又好无遮拦地暴露在岳母的面前。而这时缓轻了的疼痛没有抑制住弟弟的勃起,我的阴茎不知羞耻地在岳母面前由死蛇一般慢慢变硬,岳母那时正看着我的下体做着清洗消毒工作。
  在我的阴茎刚刚立起一个角度时,岳母拿毯子为我盖住身体,起身去卫生间倒我的污物去了。几分钟后岳母走过来对我微笑着说她要去科室看一下,要我自己好好休息,不要胡思乱想,有事叫医生。岳母一定发现了我的囧态,猜到了我脑子里少儿不宜的思想了。
  我在岳母面前已丝毫没有了秘密可言,当时我很尴尬,安慰自己也许岳母是医生,在医生面前没有男女之别;也许岳母待我如亲生儿子般,儿子在目前面前更没秘密可言。
  后来住院的日子都是女友和岳父为我擦洗身体,岳母偶尔会抽空在我的主治医生查房时查看我的伤口。当时因为手术后的原因,阴囊水肿的厉害,那几天岳母跟我主治医生为我检查的较勤,慢慢滴我减弱了在岳母面前裸露下身的羞涩。
  后来顺利出院,回家休养。大约在出院后两个多月的一天,女友悄悄地告诉我说岳母想要我去医院做下检查,主要是做个精子检查,她担心我那次的伤情对睾丸造成影响,我完全理解,女友是独女,岳母希望自己以后能有个外孙,所以有了过分的担心了,我没法拒绝,第二天是周末,上午我和女友来到医院,岳母从检验科要来一个小瓶子,将我带到一个比较偏僻的房间,应该是护士们的休息室,她让我把门在里面锁好,她和女友在门外等着,等我结束后她拿着标本送到检验室去。
  我一个人在休息室里,傻瓜都知道怎么做,在医院里一天不知道有多少人做精子检查,我与他们唯一不同的是,在护士的休息室里(大部分医院这些事情应该是在臭气熏天的厕所内完成吧,随时还要警醒别人的闯入,忍受别人异样的眼光),岳母和女友门外守着,我在房内手淫,有木有啊同志们。很快就射了,把装有略带体温的精液交个岳母送到检验室,那是什么样的感觉啊,有木有啊同事们。
  在我住院的日子里,岳父母像我的亲生父母般给了我无微不至的照顾,这让我坚定了孝敬他们的决心。在做家务上我变的更加勤快,逢年过节更是给岳父母买礼物等。一家人关系十分融洽,大家似乎也淡忘了我在医院的囧事,至少我是这样认为的,只有我女友那丫头,在和我做爱时不忘调侃我说,老公,你得疝气怎么是蛋蛋变大了,下次要是得疝气小弟弟变大了咱们就不去医院了啊……于是引起了我更猛烈的抽插……岳母有肩周炎,这应该是很多医生的职业病了,疼痛厉害的时候什么藏药止痛贴呀,按摩床都不起作用了,两个肩膀硬的厉害。唯一的办法就是我和岳父轮流给岳母按摩缓解疼痛,女友力气小按不动,岳父不在家时主要是我给岳母按摩。
  那时是夏天,岳母在洗澡后穿着短袖睡衣侧坐在沙发上,我站在后面双手给她按摩肩膀,由于是刚洗完澡,加之夏天,岳母没有穿胸罩,从上往下透过岳母的衣领我可以清楚滴看到岳母丰满的乳房,不时还可以看到褐色的乳晕。我不知羞耻的弟弟又立起来了。幸会我是站在岳母身后,女友也没发现我的丑态。
  岳母不知情,继续由我边欣赏她的乳房边按摩。
  岳母相对还是比较保守,夏天的睡衣一般都是短袖,长裤的那种,女友也曾给岳母买过裙子式的睡衣,但很少见她穿。唯一一次见岳母穿睡裙是一个周末,我和女友跟朋友去附近的一个景点玩,当时说晚上赶不上车就不回家了,住一晚再回家,但后来遇到了同事,他们自驾来了,于是搭了顺风车在傍晚赶回了家。
  5点多左右,我跟女友自己用钥匙打开房门,女友着急去厕所,我边自己走到客厅放行李,发现岳母一个人睡在沙发上,岳父还没有回来。岳母当时穿着一件浅蓝色的睡裙,也许是她以为我和女友都不回来了,也没在意,很随意地躺在沙发上,她仰卧着,双手交叉放在胸前,一条腿伸直,一条腿弯曲着,两腿间分开约30度的角度。睡裙靠外一边搭在了大腿上方位置,米色的内裤一眼就可以看到,这件跟文章之前描述的那件不同,不是平角裤,是裆部一条不,其他部位都类似蚊帐类的布料,应该是夏天专用的那种款式。因此在阴阜的位置黑黑的阴毛清晰可见,加之睡觉时岳母挪动身体的缘故,她的内裤臀部位置向后拉起,以至于阴阜位置的网状内裤被拉到了阴蒂的位置,因为是夏天,5点钟室内光线还非常好,从我站的角度可以清晰滴看到岳母阴蒂位置的微微凸起,大阴唇也隐约可见,貌似岳母的小阴唇一边大一边小,明显可以看到一侧的黑木耳凸起。
  我仔细滴偷看着,当时不是很担心岳母醒来,前面已经说了,岳母夜间睡眠不好,因此休息时常在变天补觉。正当我想进一步观察时听到了女友冲马桶的声音,我急忙起身扭脸假装收拾醒来。
  水声吵醒了岳母,她吃惊地发现我在客厅里侧对着她整理包包,她说你们怎么回来了,我告诉她搭了顺风车提前回来。岳母也同时发现了自己春光外泄,假装随意的样子放下裙摆起身回到她的卧室,过了会她换回了那套保守的长裤型睡衣。不晓得岳母是否意识到了我的偷窥行为毕业两年后我和女友在父母的支持下又了自己的新房(说来惭愧,成了啃老族),在装修结束通风半年后我以上班方便的名义就先搬了过去,因为没结婚,女友只是偶尔去过下夜陪我搞搞活动,大部分时间她还是住在父母家里。一天晚上我和女友住在新房子里,在大约九点多的时候突然停电了,检查了很久才发现电卡内忘记了充值,被可耻的断了电,这里要鄙视下电力部门,又是晚上电网营业厅早已关门。女友着急去网上查资料没有办法我们只得起身回岳母家。
  因担心他们已睡下吵醒他们,我和女友小心翼翼地用钥匙打开门走了进去,门廊和客厅的灯都在亮着,只见岳父在书房里电脑上斗地主,而没见岳母,想是她已经睡下,我们小声滴跟岳父问了声好,女友便去和岳父抢电脑。我换鞋走到客厅沙发上坐下,这时听到岳母说XX(岳父的名字),你在跟谁说话?
  顺着岳母的声音望去,在正对着客厅卫生间里,门是敞开着的,看到了让我热血沸腾的一幕,岳母正蹲在卫生间,下身完全裸露着,屁股高高的翘着,身下是个小塑料盆,岳母的一只手正拿着个小毛巾累的东西在阴部位置清洗着(南方的女性好像都有这个习惯,在冬天即使不是每天都要洗澡,但是一定要泡脚洗脸洗屁屁(私处)的。正值冬天,家里没有暖气,客厅的柜式空调开着,这样其他房间也会暖和但不干燥,也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加之家里也没别人,岳母就在开着卫生间的门做阴部的清洁工作)。
  当时岳母的上身还在穿着保暖内衣,下身却一丝不挂,白白的屁股高高滴翘着。我的突然出现让岳母又点措手不及,在我看岳母的同时她也向我看过来,目光交错时大家都楞了一下,在在迟疑瞬间我清晰地看到了岳母裆部的黑色,在白花花的臀部及大腿间那团黑色极度耀眼。岳母慌忙其实想关上卫生间的门,大家知道,一般卫生间门都是向内开,那是主卧的小卫生间,岳母当时所在的位置正好把门挡在了背后面,要关门岳母需要先往里移动下才能把门关过来,也许是慌乱中忘记了这些逻辑关系,由于背对着门岳母急于关门几下都没成,她急忙转过身来半蹲着身子双手推门同时往后移动,也就是这时,我从正面看到了她的阴部。 共2条数据 当前:1/2页 首页上一页12下一页尾页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