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另类小说 :“黄丝带”中的邪欲

“黄丝带”中的邪欲

 时间:2020-03-24 06:42:01 来源:艳文阁 
  杰森十六岁了,他最近很苦恼——一名已经进入青春期躁动的男孩完全找不 到发泄高涨性欲的管道。杰森就读的是教会男校,而家中过早离世的母亲只留下 了当时年幼杰森和他的父亲布兰特,这让杰森常常在心里抱怨身边连一个可以成 为他性幻想物件的人都没有。频繁登录成人网站似乎成了杰森唯一的选择,几乎 每天放学回到家里这都成了他的“必修课”。
  几周前,杰森正对着电脑萤幕上疯狂扭动的男女无奈的套弄自己巨大的阴茎, 希望能快点平息叫自己心神不宁的欲火,无意中他发现友情链结栏中一个从未留 意过的位址为ts- mpegs的网站,引起杰森注意是因为它的logo是一 个绝色的美女,只是胯下蒙着形状非常怪异的马赛克,杰森好奇的将小箭头移到 上面按下了滑鼠左键,新打开的页面险些让他鼻孔喷血——入目的一个个“女人”
  都有着绝美的面容、妖艳的身材、淫荡的表情,但却竟都拥有着大小、形状 各异的鸡巴!杰森明白了,他打开的是一个人妖网站,在看了几段他最有性趣的 亚洲人妖视频后,杰森的阳具在没有受到抚弄的情况中自行喷出了大量的精液, 而且强力的有几股一直射在了萤幕上,长期得不到满足的欲望在明白了自己喜欢 人妖更甚女人后完全释放了出来。杰森长长的嘘了口气,回味着刚刚受到的刺激 和享受,同时一个邪恶至极的想法闪过心头。作为体育健将的杰森得到了母亲的 遗传,也幸好如此——杰森的父亲拥有二分之一的越南血统,身高只有一百七十 公分左右,而且作为男人非但不粗壮简直可以用娇小可爱来形容。杰森见过几次 爸爸半裸的样子,当时他心中就有一种莫名的冲动,现在杰森明白了那冲动是源 于自己对如女人般的男人存在的欲望,即使那不是真的女人!即使他是自己的亲 生父亲!
  晚餐后,仍心不在焉的杰森还是应约去了好友麦斯的家里,两人一起聆听麦 斯在自己工作室里制作的合成音乐。音乐十分动听,但杰森充耳不闻,脑海中依 然浮现着下午在网上见到的淫秽画面。直到麦斯谈起如何在合成音乐时,加入某 些特定讯息的超高音频率可以起到催眠的作用,杰森才勉强提起了兴趣,询问了 麦斯一些这种音频制作的法门。日子平淡的过了一周,杰森参加过课后足球训练 带着一身汗水和泥土回到家,当他冲进浴室愕然看到了刚刚淋浴完,正在擦干身 体的爸爸。年逾四十的布兰特并不像平时穿着衣服时表现的那么瘦小,相反,杰 森眼前完全赤裸的父亲似乎已开始中年发福,小腹、上臂、胸口、臀部出现了嫩 肉,一直在压抑自己对父亲邪欲的杰森感觉到鸡巴骤然耸起,坚硬如铁的把运动 裤前端顶起了一个巨大的帐篷。
  布兰特似乎不好意思被见到赤裸的身体,并没有注意到杰森的异样,满脸通 红的和儿子打了个招呼,用浴巾把自己从胸部围起与杰森擦肩而过回了卧室。杰 森清晰的感觉到自己挺动的龟头在爸爸的屁股上划过,虽然间隔着几层布料但仍 让他几乎立即射出来,他马上关起浴室的门,回忆着刚刚的惊艳场面激烈的手淫 着,哦!那美艳的胴体、那细嫩的肌肤、那两朵如小花绽放的乳蕾、那两腿间……当晚,杰森脑海中不能抑制的盘旋着种种对父亲的绮念,他猛然想起了一周 前在麦斯的工作室学到的东西——用特定频率的音乐对人催眠。杰森马上动手上 网查了三个小时的资料,整理进行计画所需要的相关讯息,而后又不动声色的打 电话告诉麦斯说第二天想要独自使用他的音乐工作室,作为好友的麦斯一口答应 了下来。整个晚上,杰森辗转难眠,一直反复思考直至天明,一个完整的邪恶计 画在杰森的心中渐渐成形了。
  第二天一早,杰森和爸爸分别离家,上学的上学、上班的上班。
  中午之后,杰森翘课直奔麦斯的工作室,寒暄几句后他如愿以偿的独自操作 起了设备。
  从昨晚所收集整理的资料中,他知道自己必须把所想要下的命令转化成最简 单扼要的字句。
  为了这些指令,他苦思一夜,现在已是成竹在胸了。
  敲着键盘,杰森将四个简短的指令,输入进电脑里。
  1、布兰特,你已经疯狂地爱上杰森,并且迫不亟待的要把自己打扮成女人 去引诱他。
  2、布兰特,你存在的意义,就是变成儿子的性奴隶,满足他对你的一切要 求。
  3、布兰特,只有杰森用阳具插入你的嘴巴和肛门时,你才会忍不住产生无 比的快感。
  4、布兰特,你会很想要反复听这支歌曲,一天起码五十次。
  预备好之后,杰森选了一首爸爸最喜欢的歌“黄丝带”,进行合成工作。
  当一切完成,将光碟播放时,他满意的只听见那首“黄丝带”的音乐声,在 特殊电波的录制下,自己的声音则完全被隐藏起来。
  在下午四点之前一切工作都已完备,杰森把几小时的操作记录完全删除又将 工作室清理还原之后回到了家里。
  晚餐后杰森随便找了个藉口出门兜了一圈回家时,屋里隐约传来的音乐声让 他露出满意的笑容。第二天早晨当爸爸与自己分道扬镳,杰森心花怒放的听见他 是一路哼着那首“黄丝带”离去的。
  之后的每个日子似乎都特别难捱,杰森放学后马上飞奔回家,期待着奇迹的 发生。只是一切似乎都很正常,爸爸仍只是照常下班回家,洗手做饭,光碟则在 高保真的机器里流泄出乐声。晚餐都在沉默中度过,杰森期待着爸爸会在他胯下 摇尾乞欢的情景不仅没有出现,布兰特简直似乎连话都不愿意和他说,偶尔杰森 感觉爸爸注视着他而转过头来时,却发现布兰特只是望着他身边的某个东西。
  连续十天,日子都是这样度过的,杰森现在唯一确定的事就是自己已痛恨那 首反复播放的“黄丝带”,并且怀疑所谓的潜意识操作音乐根本只是个荒谬的笑 话。
  周五那天放学,他像平常一样回到家,却惊讶的看到一个妖艳之极的女人在 客厅里坐着,仔细打量下,杰森欣喜若狂的发现这个“女人”竟然是爸爸!
  和往常相比,布兰特的打扮已经不止是异常了——几乎赤裸着的上身戴着内 衬矽胶的魔术胸罩,露出竟然还颇为饱满的乳沟,下身穿着一件紫色吊带袜,网 状丝袜裹住修长双腿,脚下踩着四寸的高跟鞋,一双眼眸艳得像是要滴出水,吃 吃地对着杰森媚笑。
  杰森注意到爸爸化了妖艳的浓妆,整间客厅也都弥漫着香水味;在自己目光 注视下,裸露在外的皮肤逐渐泛起了诱人的粉红色。
  杰森大胆的将目光下移,隐约瞧见爸爸已将腿间的耻毛刮了个乾净。一 切再没有什么好说了。爸爸走到面前,捧起儿子的面颊,就深深的吻了下去。
  当软滑香舌探进嘴里,杰森尝到了爸爸的口红的甜香。
  当两人紧紧相拥时,爸爸经过处理的乳房抵着儿子胸膛,刻意的作着火辣辣 的摩擦。
  杰森发现自己阴茎立即像长矛般硬挺,高高的将牛仔裤撑起。犹带几分难以 置信,杰森伸手捉住爸爸饱满的臀部,抚摸着光滑如缎的肌肤,又试探的用手指 撩拨着爸爸股沟间神秘的菊花,那里早已经湿润一片,热呼呼的津液不住沿着大 腿淌下。布兰特发出甜美的哼声,在这刺激下,更热情如火的与儿子拥吻。
  杰森再也忍不住胸中欲火,他跪了下来,埋首在爸爸两腿间,舔舐这妖艳 “女人”最与众不同的地方,当他的舌尖刚一碰到布兰特的细小阴茎,爸爸就开 始像是发情的母猫一样细声呻吟。
  忽然布兰特本能的按住儿子的后脑,直往自己胯间压去。大量腥骚液体急涌 入嘴里,像是浓郁的海蜇味,杰森还以为爸爸爽到尿了出来,而当布兰特终于放 开手,杰森才看清楚是一大滩乳白色津液,正不住从爸爸的龟头顶端流出。
  有了一次轻微的高潮,爸爸后退两步,也随着儿子一起跪下,再次吻着他, 为儿子舔去脸上和嘴边自己黏滑的精液。
  紧跟着布兰特让儿子在地上躺下,解开褪去那件快被撑破的牛仔裤,将那再 不堪束缚的大鸡巴解放出来。他妖媚的笑了笑,一口将那铁矛似的肉茎含入口中, 而杰森只能呆呆地看着父亲,说不出话来。
  几下套弄,爸爸含住紫亮龟头,用力吸吮,杰森立刻发现自己的精液狂涌而 出,他喜出意外的发现爸爸毫不迟疑的咽下了自己的精液。
  射精完毕,爸爸将阴茎吐出来,瞧着那仍然怒挺的肉棒,眼中春情不言而喻, 而后,布兰特一点没有迟疑和为难的将一腿跨过儿子的腰部,慢慢坐了下去。
  没有多说些什么,布兰特让儿子的巨大龟头顶在自己的肛门口上,自己掰开 两边肥嫩的臀瓣,用力向下一坐,让儿子势如破竹的冲入了自己的身体。杰 森觉得自己近三十公分的阴茎一路穿过了爸爸的肛门、肛道和直肠,直顶到一个 柔软如棉的嫩肉,而布兰特亦不知是痛苦或舒服的浪叫着,拼命扭摆娇躯。
  杰森觉得自己如同置身天堂,生命中从未有哪一刻如此美好,爸爸的屁眼里 温湿火热,更是异常的紧窄,那感觉彷佛是被吸吮着,要把整条阴茎拉入他身体 的最深处。虽然如此,杰森看着自己仍露在外头的小半截阴茎,那是代表爸爸无 法完全容纳的得意事实。
  配合爸爸颠动屁股的动作,杰森亦往上挺刺。每一次的冲刺,彷佛直顶到爸 爸柔软的大肠入口,这令杰森更加兴奋的操弄着布兰特的身体。
  直到爸爸逐渐体力不支的时候,杰森抱着他翻过身来改变了体位,将布兰特 压在身下,又是一轮热情的抚摸和亲吻。
  杰森忽然想起网上看到最多的一个体位,他扛起爸爸两条颤抖的玉腿,架在 肩上,大刀阔斧的猛烈奸淫着。
  津液飞溅中布兰特剧烈的抽搐,止不住的淫声浪叫,在儿子几乎将他整个鸡 巴插入屁眼时,爸爸终于到达了前所未有的颠峰。
  杰森像野兽般的嘶吼着,像是想要把亲生父亲的的身体用精液灌满似的激射 而入。
  大口喘着气,父子俩还沉浸在高潮的余韵中,杰森感觉到自己软垂的阴茎慢 慢的在滑出肠道,但布兰特的屁眼竟天生是难得的“妖”器,居然在痉挛中又将 儿子的鸡巴吸了回去,让龟头再次顶住肠道的嫩肉,伴随着一声惊愕的急呼,布 兰特的身体急速的抖动起来,小鸡巴又一次无力的喷洒出稀薄清白的液体。 精疲力尽的父亲让杰森撤出了自己的身体,而恋恋不舍的儿子仍凝视着他的腿间, 鲜红的菊花穴在激烈交媾中肿大起来,原先的皱褶都舒展平复了,一时间合闭不 上,不住流淌着参杂布兰特自己因为激烈肛交的落红和杰森精液的粉红色混合体。
  意犹未尽的杰森再次埋首下去,贪婪的吸吮着父亲已经一塌糊涂的的下身。 布兰特虽然已是疲累欲死,但仍不愿求儿子停下来,没过几下,爸爸的雪臀就似 挣扎的扭动起来,又体验到了来自儿子淫辱的强大高潮。
  杰森仍没有要停止的意思,整整四十五分钟,他固执的进行口交,舔遍了爸 爸可以触及的每一个地方,而早在他完成之前,布兰特就已经在连续高潮中昏了 过去。当他苏醒时,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床上,而儿子依旧在不知疲倦的玩弄着 他的性感肉体。
  在杰森种种淫秽的手法下,布兰特就像飘浮在痛苦与快乐不住交错的幻境里。 而每当杰森确认父亲屁眼重新湿润后,他就会再一次将自己的巨大凶器狠插进去。
  每一次,杰森操弄的力道都非常大,爸爸也会尽力回应他的动作。
  距离那疯狂的下午,到今天已经三天了。父子俩没有离开过家,身上更是除 了布兰特的胸罩从没穿上过衣服。两人大多数时间都是相拥在一起,变换着不同 的体位,尽情享受同性乱伦性交呆了的变态欢愉。
  杰森像是部机器一样不停的操弄着爸爸的屁眼和嘴巴,布兰特的这两个洞都 被干得红肿,当他走路、吃饭、如厕时,会感到钻心的酸痛,但这仍止不住他渴 望儿子奸淫的高炽欲火。
  在这三天中,杰森每日起码要干父亲五次,至于相互口交的次数,那更数不 清。现在,布兰特的屁眼已经半永久性的敞开着了,即使大便时想要把肛口收紧 也力不从心了,阴茎也被儿子玩弄得极度敏感,如果穿着内裤即使只是在房里走 几步,也忍不住被布料刺激的高潮射精。
  星期一,父子两人要上学、上班了。
  在杰森的示意下,爸爸打扮得像往常一样——外面还是男人的衣服,但裤子 里穿着黑色的吊带袜,并且没有内裤,因为父子俩都知道,布兰特永远也不能再 穿上内裤了,男式或女式的都不行。
  每天布兰特下班回家后都会恭顺的高厥起自己的屁股跪趴在杰森的面前,请 求儿子赏赐他宝贵的精液,慰劳他这唯命是从的人妖性奴,随便儿子用什么方式 操他这条母狗。
  同时,“黄丝带”的动人音乐,在父子两人的淫靡呻吟中悠扬伴奏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