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另类小说 :白领丽人耻虐地狱

白领丽人耻虐地狱

 时间:2020-02-15 11:36:38 来源:艳文阁 
  「我也是很开心。下个星期在公司再现。」考次露出很愉怏的笑容。
  车门关上了,计程车离去。沙织看尽着车尾灯慢慢消失在远处,沙职有一种幸福的感觉。考次是沙织任职的电机工厂的太子爷,大概三十岁,仍然独身。他的哥哥已经全部结了婚。次子考次的结婚对象是谁呢?全公司的女职员都很关心这个问题。长子娶了一个名门望族的子千金小姐,据说次子希望娶一极为普通的女孩子,今晚是第三次约会。
  沙织微笑着踏入大厦门口。
  「沙织小姐,我很喜欢你,你肯不肯和我结婚?」沙织不断回想考次所说的这句话和心的真挚眼神,沙织浸沉在梦境似的气氛之中。
  沙织的父母都是教师,若果她和大电机公司太子爷结婚的话,这件事可以说是和仙履奇缘差不多的童话。沙织慢慢走到走廊尽处的房间去,那是沙织租住的房间。
  凌辱监禁强奸
  「是谁?」在她的房间前面站着两个沙织不认识的男人,他穿着一套黑色西装。沙织双脚开始颤抖。他们都戴上黑眼镜。
  「你是沙织吗?」
  「是……我是沙织……」沙织口震着说。
  「你的样子比照片中的样子更甜美。」一个大约和沙织年纪差不多的高个子男人说,「今次会很好玩。」那个男人用淫猥口吻说。
  「你……们……找……我有甚么……事?」
  沙织感到这两个人盯着她的身体。
  「沙织小姐,我们想和你开心一下。」
  「你们怎会知道我的名字?」
  「我们很了解你的事。我们只是不知道你的阴户到底好不好玩,所以今次来找出答案。」一个大约三十岁的男人说完这句话后,他从后面扭着沙织双手。
  「你们停手,否则我会叫救命。」
  他一拳打在沙织腹部。
  「鸣……」那一拳很重手,沙织昏迷了。
  沙织感到眩眼强光,她撑开双眼,强光照射在沙织身上。
  「这里是甚么地方?」沙织被吊高,双手吊在头部之上,双手被铁炼锁着。她穿着高跟鞋的双脚刚好碰在地板上。
  「沙织,你终於醒来了。」一个大约三十岁的男人走近沙织。他叫田宫,他身上只穿着一条黑色比坚尼内裤。
  「你是谁?」沙织看见田宫之后,她的美貌开始紧张起来。
  田宫的面上戴了一个皮革造面罩,只有眼和鼻露了出来。
  「你到底是谁?」
  「在大厦见过的人。」
  沙织听到低沉的声音便知道的确是那个大厦见过的男人。
  一个高身的男人出现在沙织面前,他叫典,他亦只是穿着一条比坚尼内裤。内裤中间胀起一大块,他脸是用皮革面具遮着面部。
  「我们快些动手肥。我已经忍受不住。」辰典双眼充满欲望地看着沙织的身体。
  「好吧。我们看看沙织的身体是怎样的。」田宫站在沙织右面,而辰典则站在左面,左右手一齐将沙织衫裙上的钮拉脱。
  「停手呀──你们想怎样?」沙织扭动着修长的身体,棕色的头发在肩上摇动。
  「我们首先要将你剥光。」田宫灼热的呼吸喷在沙织的耳边。
  「不要乱来。」
  他们不理会沙织的哀求,很快地将她身上的衫裙扯烂,露出一双被杏色胸围包着的乳房。
  「这双乳房不错呀!」这两个男人的视线都集中在那对包在胸圈内的丰满乳房。
  沙织胸哺和屁股发育得很成熟,那个极为普通的胸园只包着那两个像木瓜似的乳房,中间的一条深沟清晰可见。辰典看到无法忍耐,他伸手想将沙织的胸园扯下。
  「不要大心急,先脱掉她的衣服。」田宫制止辰典。他将沙织身上的衣服慢慢剥下。
  「求求你们停手。」沙织一边哭一边说。
  「哈哈。果然是好东西。」
  沙织身上只穿着底裙,她的均匀身裁令这两个男人兴奋地勃起。
  辰典将沙织的丝袜脱下:「嘻嘻,是一条缚带内裤呀。」沙织的耻丘非常突出及诱惑,田宫解开杏色底裤两边的小绳。
  「啊……放过我……求求你们放过我。」沙织将一双诱人的大腿紧合胧,她的雪白肌肤在灯光下差不多完全透明。她的身体充满弹力向且富有光泽,她双脚有迷人的线条美。她的大腿夹紧之后,膝盖以下的肌肉抽紧,更加显出女性腿部柔软曲线美感。
  「不要将沙织的内裤脱去……忍耐一下,迟些再将她剥光肥。」沙织张开眼睛看看那两个男人。为甚么?为甚么要剥光呢?到底这些男人是甚么人呢?沙织感到既迷惘又羞耻,慢慢地卷入不可解的旋涡之中。
  「我要看看你的一对肉球。」田宫将手放在沙织胸围上的扣。
  「停手……」
  沙织颤抖的微弱声音燃点起田宫的嗜虐癖,他用力将胸围拉脱。
  「呀呀……」沙织一双丰满的乳房赤裸地在他们两人面前摇荡着。
  「乳头还是粉红色。」
  「啊!我很久没有见过这样美丽的乳尖。」
  沙织的乳晕呈粉红色,渐渐溶入乳房的颜色之中,凌辱者的视线都集中在这两粒娇艳的嫩肉上。田宫用手握着沙织的乳房,他的手指深深陷入那个柔软嫩滑的乳房。
  「呀……救命呀……救命呀!……」辰典搓弄沙织的左边乳房,令沙织的娟好样子露出痛苦表情。
  「沙织,再叫大声一点吧。」辰典露出淫笑地说。
  沙织一双娇人的乳房在两个人的无情摧残下不断改变形状,田宫的手伸向沙织的内裤,沙织的内裤掉到脚下去。
  「不要看呀!」一个白领丽人发出的可怜悲呜令那两个男人更加兴奋,一片稀薄的漆黑草堆呈现在紧紧夹着的两腿之间。
  「你的毛很好看呀。」田岛轻轻地抚摸那一堆草。
  「呀呀……」沙织扭动她纤细的腰部。辰典受不住官能上的诱惑,他用手去触摸沙织的臀部,顺着臂部的曲线滑动。
  「不要摸我呀。」沙织赤裸着的丰满身体剧烈地扭动,锁在她手上的铁链发出清脆的声音。
  「我很想听到沙织的哭声。」灯光背后传来另外一个男人的声音,那声音很熟识。但是由於她被灯光射着,她无法看清楚那个人是谁。
  「呀……一架……摄影机。」在灯光背后有一部摄影机。
  「沙织,你现在才发觉吗?你被剥光的过程已经全部被拍摄下来。」辰典指着沙织的阴户说。
  「不可以呀。」沙织扭动身体有胸前挂着的一双肉球激烈地抖动。双乳有无比弹力,抖动起来时好像不是沙织身体一部份似的。
  田宫及辰典将自己的内裤脱掉。两个人的阳具都有很黑暗的肤色及粗大的静脉。辰典从后抱着两手被吊高的沙织的身体,那一条又硬又灼热的肉棒压着沙织两腿间的肛门。
  「呀,你想怎样呀?」
  「嘻嘻,由你的表情,我想你不是处女。」辰典一边说着,一边将粗大的阳具摩擦沙织的肛门,田宫想从正面插入沙织的阴道。由於一前一后,沙织的裸体被他们遮住无法被拍下来。他们两人都是专家,没有将目己的欲望发泄出来。
  「要插入我的私处,不可以。」沙织发出响亮而悽厉的叫声。沙织尽力夹紧肉沟,田宫无法插入。
  田宫用手指将她的阴唇揭开:「给你看看她的阴道。」田宫向着摄影机说。
  「呀……沙织,很羞耻呀!」粉红色的湿润肉壁呈现在耀眼的灯光之下。沙织的阴道被摄影机拍下,她内心觉得很难受。
  「很漂亮的颜色呀。」田宫一边撑开那两片阴唇,一边盯着露出在他眼前的一粒阴核。
  「哦……」沙织转动身体,田宫拉住她的阴唇用指心刺激沙织肉芽。
  「呀,停手呀……」沙织半开半合的嘴唇发出喘气的声音。
  「你叫得很迷人呀,姑娘仔,叫得很性感呀。」田宫开始用两只手指摩擦沙织的阴核,沙织的黄蜂腰像抽搐地前后移动。
  沙织很怀疑为何自己会有兴奋感觉。她的内心浮起一阵阵快感,被男人爱抚时,她的皮肤变成像鸡皮似的样子,受到刺激之后身体在颤抖。
  辰典拧沙织的乳头。
  「呀呀……」沙织的内心涌起一阵海浪似的麻痺快感。沙织的身体一向都很敏感,所以她现在十分狼狈。他们拧沙织的乳头和抚弄她的阴核,令她兴奋得全身颤抖。
  「求求你们……停手……」沙织无法遮盖她的内心羞耻,发出阵阵喘气声,因为她知道有摄影机正在拍摄自己,所以份外感到刺激,她感到好像有很多人在看着她似的。
  「呀……」
  「沙织呀,怎样啦?」
  「再这样下去……我……」
  田宫及辰典的手完全没有休息,不停地在沙织的裸体上抚摸及搓弄着她的乳房。跟着,他们从腰间一直摸到那一条藏在两腿间深深的肉沟,手指进入沟内撩动。
  「呀呀……不行……呀呀!」沙织成熟的身体像一条白蛇似地扭动,煽起那两个男人的色欲。
  「嘻嘻,沙织小姐,你的下体已经湿透。」田宫将手指从肉缝之间拔出,那只染满淫水的手指在沙织面前摇动:不要这样心急……忍耐一些。」沙织抗拒着地扭动身体,棕色的头发散发出一阵香味。
  「小姑娘,你是不是很想和我们做爱?」辰典将自己的灼热阳具放到沙织的耻丘上。
  「呀,呀……」沙织的下体抽紧,下身在颤抖。
  「田宫,从后面插入去呀!」灯光后面传来声音,辰典转到沙织背后去。
  「小姑娘,我要插入你的肛门啦。」
  「不行呀,不……」沙织猛力地摇动头部。
  「你以前有没有被人插过呀?」辰典一边在沙织耳边说,一边将自己的阳具强行插入沙织的阴道去。
  「从来未试过呀。」沙织很害怕地说。她虽然内心很害怕,但是自己却在期侍着那热辣辣的阳具插入自己的阴道去。沙织开始不明白自己矛盾的内心。
  「小姑娘,我要插入啦。」
  「不可以……」沙织扭动下身企图摆脱他,但是被辰典捉住她的腰部。他将沙织双腿分开,然后握着自己的阳具塞进沙织的肉缝中间。
  「呀呀……不行呀……」她的阴户流出淫水,凌辱者顺利地插入。
  「晔,小姑娘,我很快感呀!」他不停地发挥年轻人的冲劲。
  「呀……呵……」沙织的嘴唇顺着那个男人的穿插动作而喘气。
  「很美妙的镜头呀。」
  在镜头前面,沙织下体的浅粉红色嫩肉含着一条不停抽插的大肉肠。由於从后方插入,所以从正面可以清晰地看见沙织的下体。
  「呀……噫噫……」
  沙织不自觉地拉动被吊高的双手来配合辰典的插入动作。她的理性极力压制情欲,她觉得不可以在这情况下有快感,但是肉体上的喜悦在侵蚀她的灵魂。辰典的冲刺越来越猛烈。
  「呀……噫噫……」沙织终於发出屈服的声言。
  「呵呵,怎样呀?沙织,你是不是很享受这种滋味?」田宫用力地刺激沙织的阴咳。
  「噫……我支持不住了啦!」当沙织的肉芽同时被刺激的时候,她的官能感受去到顶峰。
  「快些哭吧,沙织。」辰典用唾液湿润了手指之后,将手指插入沙织的肛门里。
  「呀鸣……」沙织感到好像有强力的电流通过一丝不挂的身体,电流从背部一直传到上头部。
  「沙织,你的阴道好紧呀!」辰典和田宫同时攻入沙织的两个洞穴去。
  「呀……很热呀……沙织……你怎样啦……」
  沙织全身充满着被突入身体深处的快感,她的意识被官能的浪潮吞没了。阳具在涌出大量淫液的阴道上穿插,发出「兹兹」的声响。
  「沙织,再放一些。」辰典看着美貌如花的赤裸女女员,阳具在她夹得很紧的肉缝中继续穿插着。
  「啊……沙织,你不要压制……自己,享受……性的高潮吧!」沙织的腰和舌头不停地活动,她内心隐藏着的欲念随着身体所受的刺激而爆发。沙织也被自己的疯狂性欲吓了一跳,自己真的这样淫乱吗?
  沙织被两个不相熟的男人侵犯而哭起来,但另一方面,她却感受到那一股莫明奇妙的兴奋……沙织觉侍自己是一个淫荡的女人。
  辰典的冲刺越来越快。
  「呀……呀……噫……噫……停呀……停呀……」沙织的面上泛起了一阵红霞,她已经不顾一切。
  「沙织,你有高潮了吗?」田宫一边搓弄沙织富有弹力的乳房,一边问。
  「呀……我也不知为何会有快感。」
  沙织很快就感到强烈快感燃烧着她的内心,她的性感美藐上泛起一阵玫瑰红色。因为被射灯照射着所以全身喷出汗水,身体发出汗臭。
  「沙织,你说你有高潮,说出来。」
  「呀……不行。」
  沙织性器内的阴茎胀大,喷出白色的汁液洒在沙织的子宫上。
  「呀……我有高潮……」沙织美妙的身段突然痉挛,全身肌肉快速地抽紧。
  辰典把阳具从抽紧中的女性器中拔出来,盛开的两片花唇之间渗出精液,慢慢滴下来。
  「呀……沙织,很羞耻的事。」沙织的兴奋表情被拍摄下来。
  「好了,让她睡吧。」灯光后面传来声音。田宫用力地打了沙织腰部一拳。
  「呜……呜……」沙织的意识渐渐消失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