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另类小说 :欺男霸女

欺男霸女

 时间:2019-12-08 10:06:04 来源:艳文阁 
  “ 汉子的肩上能跑马哎……,妹子的心里火辣个热;汉子的胸上硬似个铁嘞……,妹子的胸口软似个馍;汉子的胳臂壮比树喽……,抱着那妹子上山坡……”
  何家老镇外的盘肠路上,刘二管家刘四唱着小曲得意的向着镇边上的邢寡妇家走去。
  深秋以来,躲过了酷夏的何家镇像复苏了一样,渐渐的热闹起来。小商小贩,摆摊卖艺的,不知道从哪儿钻了出来。
  今年年成不错,佃农比往年都多了三成的粮食,虽说镇子里还是有部分农田里过了洪水,不过只有几户遭了秧。所以绝大多的庄稼人还是大有收获,粜了粮食,手里又有了俩闲钱,买肉置衣的,开局耍子儿的,进院子找乐儿的,一副太平景象。
  如今何老爷家的佃租也收得七七八八,只剩了几户老弱病残,着了灾的困难户还拖着未交。刘二管家刘四在何府专管账目收佃,几家什么情形心里就跟明镜似的。何老爷财大气粗,原本也不指望这点佃租,如今账房早放了这款进项,收缴与否其实全在他刘四一句话。
  刘四歇过了晌,早早叫了账房和几个护院,跟门上打了招呼,分头去几个欠租户催租。自己专挑了邢寡妇这里。这邢寡妇守寡也刚上二年,如今欠了何府的租,催缴不上,还怕她不肯就范?想着妇人白花花的身子,刘四这心里就像小猫紧挠一样。
  走着想着不觉间已经来到了邢寡妇院前,刘四也不叫门,大大咧咧抬腿就往院里迈。谁知院里的大黄狗却对他不那么客气,对着他汪汪的狂吠个不停,要不是栓得结实,恐怕刘四早被撵得四脚朝天了。
  大黄狗只叫了两声,就听瓦房里脆生生的女人问道:
  “ 谁呀?哪个天杀的又来扒门子,姑奶奶家养得狗可三天没喂了啊!”
  说着,从屋里出来个三十许年纪的白净妇人,一身素花边黑衣长裙,盘着头,耳朵上还挂着两个素白玻璃坠子。脸上没什么脂粉,但天生的人白,眼睛又大,活脱脱一个俏寡妇。见是刘四被大黄狗虎得站在院门,泼辣的气势先弱了三分。
  赶忙喝住了狗,蹲身施礼,口里道:“ 原来是刘四爷亲自来了,快屋里坐,小妇人本当早些到府里叩见老爷太太的,偏这几日忙着一点家事,没抽开身。”
  说着,把刘四就往屋里让。
  进得门来,刘四也不客气,在桌旁的长椅上大马金刀的坐了,就见这套进得两间房收拾的干净利索,盆是盆碗是碗,靠东墙的饭桌上还供着佛龛,三柱残香还未燃尽。
  邢寡妇洗了杯子,从灶上倒得茶来,端了放在刘四面前,见了东家多少有些紧张,口称刘四爷吃茶。
  刘四拿了茶边喝边瞄了女人一眼,见那妇人胸口胀得饱满,腰下黑裙虚大,显然是女人腰上不粗,撑不起来。男人贪婪的眼光看得邢寡妇心里发慌,直低了头。
  “ 你家的大小子呢?怎么,没着家?”
  “ 现下农闲,这败家的小畜生待不住,晌午灌了两碗黄汤,不知道哪钻沙去了,刘四爷找他?”
  “ 我寻他作什么?我今儿来专门是来寻你。明人面前不说暗话,邢寡妇,我见你这小日子过得有模有样。怎么,我们何府的租什么时候清帐啊?”
  尽管邢寡妇知道刘四二管家登门,十有八九是为催租而来,话到耳边还是哆嗦了一下,回道:“ 刘四爷,您也知道,我们小门小户的日子不宽裕,今年年成虽然不错,我们家人丁又少,我孤儿寡母的,还指着这点粮活命……”
  “ 放他妈的狗屁……!”
  刘四不等邢寡妇说完,大手在桌上重重拍了一掌,指着女人脸上斥骂道:
  “ 别她妈给脸不要~ !谁不知道你邢寡妇家的地是何家老镇里头一份的肥田,今年你家又没着了水,怎么就” 不宽裕“ 了?你家人丁少,谁不知道你那个大小子壮得跟头牤牛似的,寻常四五个劳力也不抵他。前儿个还在镇上卖了粮食,今儿就在爷面前装傻卖穷,当爷是傻子吗?”
  “ 这……”
  “ 说吧,昨日里你到邻村老李家干什么去了?别当爷什么都不知道。”
  邢寡妇被刘四骂得是满面通红,自己养得儿子虎子确是壮得像头牛,才十五六岁就顶他爹在世时三个劳力。可偏偏孩子大了,有了心事,和邻村的李家三丫头又是青梅竹马,自小便要好。如今农闲了,就闹着自己上门说亲。昨日,被儿子闹得没法,想着这也是正事,就登门去李家说项此事,不成想李家婆娘死口咬定要三两银子的聘礼才肯送姑娘过门。
  自己没法子,只得取了家里这两年攒的家底送过去,才订下年后给虎子成亲。
  整个冬天日子还不知找谁挪借,如今哪有钱交租。
  刘四见邢寡妇不作声,气更盛了,高声道:
  “ 哈哈。好啊,有钱取媳妇,没钱交租,真当是没了王法了。你不交,我也不逼你,明天县太爷大堂上见,你们娘俩这亲,到大牢里去作吧。”
  刘四说罢,抬腿作势要走。
  邢寡妇听刘四要去见官,顿时怕了。吓得脸上变色,赶忙跪了,拉着刘四裤脚哭求道:
  “ 刘四爷,您就高高手放过我们孤儿寡妇吧。我家虎子也到了娶亲的年龄,如今地里闲了,整日在家里作闹我这当娘的要讨媳妇。小妇人想着给他短命的爹留下香火也是正事,这才昨日里上邻村下了定礼,如今家里是真没钱了,求刘四管家饶了我们这次,待日后我娘俩一定慢慢偿还……呜呜呜……”
  说着,妇人悲悲切切的放了声。
  刘四嘿嘿一笑,见目的达到,又见妇人哀求的可怜,伸手抬起女人的俏脸,色眯眯的道:
  “ 何家也不是仗势欺人的主儿,爷也可怜你们孤儿寡母,这下茬粮食还没影呢,你家年后又要作亲,可怎么过呢。如今爷给你条明路,只要把爷伺候舒服了,这点小事在爷手里不是小菜?嗯???”
  说着,一手挑弄着女人红嫩的嘴唇,一手顺着妇人肩头就向那鼓鼓的胸口摸了下去。
  邢寡妇象被蝎子蛰了一样,连忙抬手挡开男人的禄山之爪,口里抬高了嗓门嚷道:
  “ 你要干什么~ !!!……你……你这是无赖啊……趁人之危,欺孤灭寡……我男人才死不到二年,小妇人也一向安分守节……刘四爷,你再这么着我要喊人了!……”
  “ 哼!!” 刘四还真怕这寡妇撒起泼来,喊了左邻右舍来面上过不去。只得抽了手,沉了脸骂道:
  “ 得了吧,你正是虎狼之年,爷就不信你夜了里不想。装什么贞洁烈妇。敬酒不吃,吃罚酒。既然你不从,爷也不是要强 奸于你。只是明日县里官差来拿你们,怕你是躲不了这遭。到时候你家虎子在那黑牢里万一有个三长两短,少个胳膊腿什么的,哼哼……可别怪爷没把丑话放在前面。”
  “ 这……你们要对虎儿下手??”
  邢寡妇听得心惊胆战,她知道何家势大,说得出作得到,弄死她母子和捻死个蚂蚁也差不多。如今若是见了官,摆明了是自家理亏,万一何家背地里下了黑手自己怎么对得起他死去的爹。
  “ 怎么……你可是想通了?好好欢乐不求,难道你还想立贞节牌坊不成?”
  刘四越说越下道,一双鬼手又向女人身上摸去。
  邢寡妇思量半天,又脱不开男人的纠缠,只得低头道:“ 小妇人……就依刘管家便是。”
  说着,邢寡妇泪流满面,含羞忍辱,把双手垂在身侧再不抵抗。
  刘四见女人就范,抬手就抓上妇人胸上,隔着薄薄的衣襟感受着妇人一对丰乳的弹润。边捏揉着边道:
  “ 需知道,爷可不是强迫你。是你自愿用身子伺候爷,以偿债务。咱丑话先讲,别等爷弄了你,又哭天喊地,说爷强暴 奸淫寡妇。”
  “ 是。是小妇人自愿的,只求刘四爷能说到做到。放了我们娘俩。” 邢寡妇含着泪,忍受着刘四捏玩着双乳,惨哼着回答。
  “ 反悔?呵呵,这就要看你是否能伺候得爷高兴了。还不跟我进屋来。”
  刘四志得意满的进了内屋,除了外衣扔在床上,在收拾得一尘不染的被褥上一靠,踢脱了靴袜,翘着二郎腿,静等着女人进来伺候。
  听得外面女人掩了门,好似打了盆水,洗了洗身子,畏畏缩缩的蹭进房内。
  刘四见女人洗得干净,眼睛色得眯成了一条缝,吩咐:“ 还不快脱,莫要等爷动手。”
  邢寡妇无奈,只得缓缓伸手解衣服上的扣子。动作虽缓慢,可惜就是再慢衣扣也有解尽得时候。磨蹭了半晌,才脱去衣裙,露出贴身肚兜和一身白花花的嫩肉。
  刘四吞了口口水,道:“ 这一身细皮嫩肉的,怎么生得这么水灵。可怜你那男人没福,白放着多可惜。还不过来让爷仔细摸摸。”
  女人委屈的慢慢走到床前,被刘四一把揽在怀里,一手摸住女人一对奶子不住把玩。一手伸入妇人肥臀上捏揉,只揉搓得妇人哭道:
  “ 刘爷,小妇人已有二年没服侍过男人,求刘爷手下留情,怜惜则个。”
  “ 什么屁话。”
  刘四把手伸进女人股缝中,在那肥满湿润的秒处抠摸半晌,得意的道:
  “ 你又不是我的姘头,讲什么男情女爱。你是以肉还账,伺候爷让爷耍弄才是正理。”
  说着,在女人肥白的大屁股上狠狠拍了一巴掌,打得邢寡妇浑身一颤,又指着自己下身道:“ 还不给爷吹箫,之前时怎么伺候你男人的?”
  “ 这……”
  邢寡妇才明白刘四不但是要占了她身子,还要拿她开心取乐。含阳吹箫,可是连她男人在世时,自己都不肯作的事。但事到如今再无退路,认命的忍辱跪在刘四身前,褪了男人下身,把个粗红的阳物露了出来。犹豫再三,还是张了小嘴把个鸡巴含入口内,轻轻吞吐。
  刘四看着这俏寡妇,赤裸着一身白肉,跪在自己身前给自己吞含阳物,不由邪火上升。一把抓了妇人头发,用力向下按去,骂道:
  “ 她娘的,蠢妇,连个吹箫都不会,你男人怎么调教的。” 女人被阳物插入深喉,一股呕吐感反将上来。又被男人按住了头,挣扎不得,只得在男人手下,放松咽喉,让那鸡巴在口中狠冲直撞。
  刘四舒爽的享受着,还觉不够味。把个大脚伸向女人双腿间,妇人移动了下,却没敢躲闪,任由男人脚趾夹住下身花唇处,肆意凌辱。
  邢寡妇久旷房内,外加从没受过男人如此玩弄,感受着口内阳物只比自己男人生前还大不少,滚烫的在自己嘴里跳动着,一股十足男人的阳刚气息直冲口鼻。
  只片刻下身已经津水涟涟。刘四怪脚在她跨下,如何不知,戏谑道:
  “ 把爷的另一只脚塞进屄里,好生伺候。”
  “ 你!?……你怎么如此不拿奴家当人?……这等勾当如何做得。”
  邢寡妇听得刘四的命令下作,再也按捺不住心中怒火,不由鼓起勇气,怒目反抗道。
  “ 啪~ !” 刘四抬手一记大嘴巴抽在妇人脸上,留下红红五道指痕,骂道:
  “ 她娘的臭婊子,让你伺候爷还说这说那,爷看上你是你的福气。再多废话,小心爷拿了你家小子,废了他男人的根本。你说爷作不作得出??咹???”
  一巴掌把个邢寡妇的勇气打得烟消云散,听刘四语出狠毒,怕他真对自己爱儿下手。只得忍气吞声,默默的掉了两滴眼泪,将刘四一只脚捧在手内,向自己下身秘处送去。
  刘四恨她不听话,趁她分腿相就的当,抬腿冲着女人阴部就是一脚。
  “ 啊……!”
  这一脚女人毫无防备,实实在在踢在阴户嫩肉之上。女人阴穴本就娇嫩,如何当得,直踢得邢寡妇缩成一团,手捂羞处,翻滚在地惨叫不断。
  “ 这只是小小惩戒,再敢扫爷的兴,小心爷扒了你的皮。再来!”
  邢寡妇痛得泪水横流,又不真敢和刘四翻脸,只得忍了痛,复又在男人身前跪了,含了男人鸡巴,按照刘四要求吹弄。又将男人一只脚送入身下屄内,只觉得男人脚趾翻进捅出,插弄个不停,把个花唇带出弄入,红胀不已。
  刘四玩弄多时,下身蠢蠢欲动,忙挺身把女人俏首把住,一下一下猛捅个不停,又伸出手去,在妇人肥大白嫩的乳上捏住鸡头小乳狠狠掐住,弄得身下妇人一阵扭动。
  刘四哪里去管女人感受,只觉鸡巴在女人口里,温润湿滑,摩擦快感。又见妇人被捅得大眼圆睁,泪水泉涌,双腮鼓起,敢怒不敢言的可怜样子,心下快意。
  一股精儿尽数射在女人口内。
  “ 吞下去,伺候爷舒服了,你们娘俩还愁不吃香喝辣。”
  刘四快活的把最后的精逼着妇人吞了,又把女人抱将起来,命令她趴伏在被褥上,高撅肥白的屁股,仔细赏玩。
  这邢寡妇,因生养过孩子,屁股肥大,肉白满满,偏偏小腰却不见赘肉,线条仿似嫩妇。只是一双大腿稍嫌肥腻,但大张的双腿间阴毛齐整,那泛紫色充血的花唇内露着粉嫩的屄肉。股肉内的菊肛微褐颜色,娇羞的缩在那里,旁边泛着螺旋的纹露。虽然不过乡间农妇,却是正经良家,别又一番味道。
  刘四见妇人下身生的可爱,把两指并起,伸入花穴屄中尽情抠弄,边问道:
  “ 你这骚妇,这般年纪便就守寡,怎能耐得寂寞,有没有私下想过男人?”
  说着就在女人白花花的屁股上甩了一巴掌。
  邢寡妇被男人摆成这副羞人姿势,本就羞得无地自容,早把脸面深埋被褥之中,只当这身肉体不是自己的。这时吃痛,被男人逼问,只得羞答道:
  “ 小妇人丈夫才丧二年,小妇人拉扯虎儿,何曾敢有这种想法。奴家向来恪守贞节,如不是刘四爷苦苦相逼,又怎会……”
  “ 算了吧,爷还没真正弄你,只掏摸了几下,你这屄湿的。自己看来,羞也不羞。”
  说着,把指间在妇人阴处抠弄出的淫水,放在妇人面前。只羞得女人圆眼紧闭,脸若涂朱,说不出话来。
  “ 给爷把手舔净了,明明想着,却还嘴硬。”
  妇人被逼无奈,只得轻张小嘴吐出香舌,一点点舔弄那男人指上液体。
  刘四被女人舔得心痒,把个女人牢牢按住,分开两瓣屁股,把个渐渐粗硬的鸡巴狠狠插入妇人屄内。
  “ 啊……!刘爷轻点,小妇人久未挨肏,那里实在肿胀的疼痛。”
  “ 哈哈,妇人都喜粗爱大,哪有肿胀的道理。待爷给你疏通一下。”
  说罢,刘四把玩着邢寡妇的肉臀,再不客气,阳物在那阴穴之中肏入拔出,次次到底,只撞得妇人屁股波浪滚滚,啪啪作响。邢寡妇下面被男人玩弄多时,本就湿润,也渐渐适应了男人的长度,只是顾忌脸面,只肯闷哼轻吟,不肯放声浪叫。
  刘四抱着白嫩嫩的身子,只觉如抱软玉,温润可人。双手又扣住双乳,轻捏重捻,下身只管狠弄,问道:“ 怎样,爷的鸡巴不是盖的,比你那死鬼男人如何?
  ”
  邢寡妇听得刘四提及自己男人,心下悲伤,想着自己被逼坏了贞节,有那一日到地下再无颜面见她男人和公婆。悲从心起,不由嚎啕大哭,拼命挣扎。
  刘四见女人受言语刺激,作疯狂状,却不理会,只牢牢按住妇人的屁股,用脚死死别开双腿,下身狠插猛送,下下到底。
  不多时,女人没了力气,只得粗喘着,挺着屁股一下下的挨着。冷丁,浑身颤抖,双腿痉挛,屁股顶在男人身下,一股热热津水放了出来。
  “ 哈哈……才刚还个烈妇似,怎么这么快就发浪,泄了身子?”
  刘四连顶两下,搬过女人脸来亲吻,戏谑道。
  邢寡妇泪流满面,惨然道:
  “ 小妇人已是破了贞节的残柳之身,再半文不值,只要刘管家喜欢,奴家伺候便是。”
  说罢,双腿大张,玉臀轻摇,竭力讨好。
  刘四只感到女子阴内时张时缩,捅弄间正在秒处,却听得屋外有人粗声说话。
  “ 娘啊……!虎儿回来了。可有什么吃得东西给我,我都快饿死了。”
  屋内交媾两人听得邢寡妇儿子虎子偏偏在这时回返,都是很吃了一惊。邢寡妇吓得直欲起身,刘四正干到妙处如何肯放,只死死按了,轻抽慢插不肯停歇。
  妇人挣脱不得,只得由他折腾,却压了压气息,平静的说道:
  “ 虎儿回来了,灶内有晌午剩得大饼,你且吃些垫垫,为娘累了,歇息一会再给你作饭。”
  “ 哎~ !娘你不要紧吧,什么重要活计,把娘累成这样。等虎儿取了媳妇回来,定叫她好生伺候娘享福。”
  说着只听得外屋锅台响动,然后就听狼吞虎咽之声。
  邢寡妇在房内无声挨肏,又听得爱儿如此孝顺,心内如翻五味瓶,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回过头来,大眼泪光闪动,一副可怜之色的望着刘四。象是求刘四快快完事,又似怕声音太大,招惹儿子进来撞见她作娘的丑态。
  刘四却不怕,有人在外更觉惊险刺激,伸手捂了妇人的口鼻。骑在妇人臀上只管狠肏个不停。妇人回手在男人身上捶打,却又济得什么。只得伏身撅臀,一下下挨了,只求速速完事。
  刘四急插了半刻钟,突然把女人屁股拉起,动作野蛮粗野,鸡巴整根拔出又复插入。邢寡妇知道男人出精临近,猛然想起什么。回头以目哀求,楚楚可怜,见男人还未停下,只得频频摇首,表情十分痛苦。
  刘四见状如何不懂,想是妇人怕怀下孽种,再无脸见人。讪笑了下,把个阳物拔出,用手蘸着淫水只在妇人可爱的菊花上涂抹了一下。妇人便已知其意思,感恩的连连点头,又高高撅起肥大的屁股,探手把男人鸡巴顶在自己菊肛所在。
  刘四猛的下身用力,龟头刺破肉孔,直直插入妇人肛内。
  可是这下用力过猛,邢寡妇后庭又久未经人肏弄,如何受得。当即菊花破裂,痛不可当。忍不住惨叫出来。
  “ 啊~ !” 忙又自己紧捂了嘴巴,忍受破肛之痛,任由刘四在后庭用力抽送。
  正这当,只听外屋虎儿脚步声响,边推门而入,边口中问道:“ 娘~ !你是怎么了,可是哪里不舒服,要不要虎儿去请郎中来给娘看看。”
  邢寡妇不及开口阻挡,眼看着爱子进得内屋来。
  虎子进来看娘,未成想眼前多了一个男人,正赤裸着下身压在娘白净的身上肏干不停。
  而方才还说自己身有不适的娘也裸着身子,一对丰满的玉乳摇晃在身前,雪白的屁股高撅不断耸动,随着男人的动作扭动着。
  “ 你……!你这畜生!!敢欺负我娘。我跟你拼了。” 虎子只愣了片刻就明白过来,反身抄起屋内椅子,就要扑将过去跟刘四拼命。
  还未等刘四反应过来,只听身下女人急道:
  “ 虎子不要!!娘……娘是自愿的……”
  “ 娘……!你……”
  “ 这是何府刘二管家,是娘自愿伺候他的。”
  “ 可是娘你明明是……”
  “ 住嘴,还不出去~ !!!!!”
  在娘的娇斥下,孝顺的虎子无奈的放下手中椅子,默默的退了出去。
  见后生退了出去,刘四才松了口气,拍了拍女人屁股道:“ 你到是晓事,省了爷不少麻烦。”
  邢寡妇淡淡转头,苦苦道:“ 刘爷继续吧,求爷快快弄出,小妇人后面痛得紧,真是受不得了。”
  接着俯身开股举臀就奸。
  刘四见女人屈服,又箭在弦上,才又急肏数下,在女人后庭泄了出来。
  邢寡妇见他射了,艰难的抬起身子,从枕后取出一块手帕,先替男人擦了阳物。又在自家身后轻轻抹了一把,只见一道血红印在帕上。轻叹了口气,回头对刘四道:
  “ 刘四爷,你也如了愿了。如今被虎子撞见,这事只此一次,不可再来。我家的佃租可以免了吧?……没别的事,小妇人就不送了。”
  说完,起身穿了衣裙,把身子向床内,再也不看刘四一眼。刘四却嘻嘻一笑,走道妇人身后耳语道:“ 你真得舍得我?”
  说着,把妇人手中帕子一把抢过,揣在怀里,又在身上摸了一把约三四两碎银子,塞在妇人手内,随后又道:“ 今日被小崽子撞到未得尽兴,改日再来找你。”
  见妇人理都不理,便复在妇人身上揉搓了两把,才悻悻离开。
  屋里邢寡妇望着手中银两,掩面而泣。
  刘四出得内室,见那后生虎视眈眈挡在门前,对着自己犹在凝眉瞪目,正不知如何对付,便听得房内邢寡妇说话:
  “ 放他去吧……!”
  虎子才无奈紧握双拳,愤愤得让开去路……
  *************** ************************ ************刘四出得院来,想着女人白腻的身子,尤有余香在身上,不觉回味无穷。
  抬头看看天色尚早,自己虽放了一回,却感到还未尽兴。盘算了片刻,找旁边一家庄户借了马,便奔镇东头,下一家尚未交租的庄户家走去。
  *************** ************************ ************日渐西沉,何家老镇东头,把着三棵老槐树旁边有个竹批子围成的小小院落。
  院里两间草房,旁边堆放着柴禾,麦杆。
  小院后的一把竹椅上刘四正五马长枪的高坐,手里把玩着一支黑亮的马鞭,喝着水。
  身前跪了个身材魁梧的庄稼汉子,正苦苦的哀求什么。只听刘四尖酸的说道:
  “ 马老三,你崩跟爷矫情这些。这张佃约是你亲手在上面画的押吧?八贯钱,铁板租,不论旱涝,分文不能少。你们家的地过了水,没收成,跟爷可说不着。
  你一句着了灾就想免租?你跟我这么说行,我跟何老爷也能这么回话么?”
  “ 这……何……何老爷是天上的神仙,又……又是家……家财万贯,该该,不……不会过问这点银子吧。还……还不是……刘四爷您一……一……一句话的事。”
  这马老三天生老实强壮,庄稼地里是把好手,就是讲话有点磕巴,在刘四二管家面前,又急又怕,更是语不成句。
  刘四听罢大怒,手里马鞭向面前小茶案上很狠一抽,骂道。
  “ 我呸……!你想得到美,就算何老爷好说话。但那栾大管家是惹得起的主儿???他老人家认起真来,扒了我的皮的工夫都有。你要是有本事求栾大管家免了你的租,我她妈抬脚就走。爷还不操这份闲心呢。”
  “ 还还……还是别。别……别惊动……栾大管家了……但……但是……刘四爷……也……也看见了……家里确实连吃……吃得都……都剩了不不……不多了……我一家……老小,还是靠镇……镇外,摆个茶……茶摊度日……实在是没钱交……交……佃租……啊……”
  马老三老实巴交的脸上皱纹纵横,苦着脸,哀求道。
  刘四用手中马鞭指着长跪着的马老三恶狠狠的道:
  “ 没钱,就得当东西。就你们家穷得有上顿没下顿的,爷也不稀罕。没东西还有人嘛。你没钱,别人可都有钱。镇里的” 怡红院“ ,县城里的” 飘香楼“ 一天也没歇过。就凭你婆娘马三嫂细皮嫩肉的,用香胰子咯吱一洗,保证比里面的红牌还招人呢。只要马三嫂肯去卖,要不了个把月,你家就富了。这几贯佃租又岂在话下。”
  说着刘四摇头晃脑,脑海里仿佛想着马老三的婆娘赵月屏脱光的样子。
  “ 使……使……不得啊……刘爷……我家里头的原原……本也是好人家的姑……姑娘……嫁了我……一……一天福也没享着……我……我怎么……能让她……到那……那下贱的地方去……卖……卖身……”
  “ 那你还有个闺女嘛。小 女 孩子虽然卖不了多少,总值个三五两银子。反正一个赔钱货,跟着你除了吃糠咽菜,还能有什么出息。”
  “ 卖……卖……我闺女???那哪儿成啊……??这闺女生……生下来就命……命……命苦……长这么大……连……连件像样……的衣服都……都没穿过……卖……卖了她还不是……将将……将来给人糟蹋……”
  刘四抬脚就把马老三踢了个趔趄,骂道:
  “ 去你娘的吧……!这也不成那也不成,你是存心拿爷耍开心是不是???
  凭心而论,就你马老三租我们何老爷的地,少了多少赋税杂役。不论什么苛捐杂税道了我们何府地盘不是绕着走。你到邻村打听打听,哪家不是让县里衙役老爷们撵得鸡飞狗跳的。八贯钱,算个屁!!!明年的佃你他妈还想不想租了?不想早说话,想进何家老镇的人有的是,排班挤破门子。”
  “ 刘刘……刘爷,您老就高高手吧,放……放我家老小一……一条……生路吧。”
  “ 成。爷看你老实巴交的说话也不利索,就再给你条生路……这可是你我的私交,再不同意,明儿自有人来拿你婆娘女儿顶帐。”
  说完,刘四趴在马老三耳边嘀咕了几句。
  马老三听完,像没见过似得看着刘四那张猥琐的脸。
  “ 怎么样,婆娘嘛,谁睡还不是睡……我又不长来……平常还不是你被窝里的女人?一晚而已,又少不了她一根汗毛。”
  “ 这……这……这……” “ 这什么这……别他妈给脸上鼻子啊。”
  说着,刘四又掏出把碎银角子,扔给马老三,吩咐道:“ 趁天没黑,去镇上弄点酒肉,爷还没吃饭呢。让你婆娘好好收拾了,作来,你们这家子,好久没动荤腥了吧。还他妈不快去?”
  “ 是。刘爷。”
  马老三艰难的拾起地上的碎银子,长叹一声蹒跚着去了。
  月升,马老三家的场院里,桌上放着热气腾腾的烧鸡,炖蹄膀和几样小菜。
  还有马老三特别从镇上的沽的三坛老酒。
  马老三和他四五岁的闺女,陪坐在桌前。小女娃看见肉食,早馋得口水直流。
  刘四见了,呵呵一笑,撕了一只鸡腿放在小女娃碗里,让她先吃。
  马老三看着女儿狼吞虎咽的样子,忍不住老泪纵横。
  “ 娘!!娘快来啊。鸡……有鸡吃咯!!!”
  小女娃边咬着鸡腿边欣喜的叫着。
  马三嫂赵月屏端着一锅白饭,走了上来,怯生生的在桌上放了。畏缩的靠着女儿坐了,又拍着女儿慢些吃。头也不抬,一眼也不敢看刘四。
  刘四看着赵月屏羞怯的样子,哈哈一笑,道:“ 马老三,你真是好福气啊。
  看你三棍子打不出个闷屁的窝囊样,却娶了三嫂这么贤良貌美的婆娘,祖坟上没少冒青烟啊。” 说着又朝赵月屏瞄了一眼,瞅得女人心里直发毛,往自己男人那边又缩了缩。
  “ 躲躲……躲。什么?没见……见过人似的。还不给刘……刘爷斟酒……”
  马老三苦着脸,吩咐自家婆娘道。
  赵月屏眨了眨眼睛,抖着手把坛里的酒倒在酒壶中,又站起身来给刘四满上,口称:
  “ 谢刘爷照顾我们一家,看小丫头也没个管教,还请刘爷不要见怪。”
  说完,把酒递在刘四手里。刘四趁机在女人手上摸了一把,赵月屏吓得一缩,低着头,把手缩回去,再不敢抬头,悄悄给男人们盛饭。
  “ 哈哈……马老三,别哭丧个脸,跟死了老子娘似的。来,陪爷喝两杯。”
  刘四装作若无其事,给马老三倒了酒。二人酒倒杯干喝了起来。
  赵月屏只顾着给女儿夹菜,自己只端着碗白饭,缩在桌角,小口的扒着饭。
  刘四又和马老三喝了几杯,酒往上撞,见马三嫂只顾吃饭,便道:“ 马三嫂,怎么不用菜。看你瘦得,整日里活计那么累,真饿瘦了,马老三还不心痛死。”
  说着从蹄膀上扯下一块蹄筋,放在女人碗里。
  女人无声的接了,只咬了一口,又夹在女儿碗里。
  “ 刘大叔,你啥时候还道俺家来?”
  小 女 孩已是吃得满嘴流油,看着刘四,象见到了亲人似的。
  “ 呵呵,以后刘伯伯经常到你家来,好不好?”
  “ 好。娘,以后咱家就经常能有肉吃了。”
  孩子只顾吃喝,却没看到,桌下刘四的手早不知道什么时候伸出去,在赵月屏的大腿上摸了一把。
  女人吓得一惊,没敢作声,装作给女儿擦嘴,掩饰道:“ 妞儿,少吃些油腻的,当心不克化。快点吃,吃完了到邻居找李婶住一晚,就说今晚有人在咱家留宿。”
  马老三只当作没听不见,一声不响,筷子没动,只一杯一杯咽着酒。
  月上枝头,马老三家的草房里亮起了微弱的灯光,马老三叼着一袋烟,蹲在柴跺旁,看着刘四用井水擦着赤裸的身体,一言不发。
  直到刘四晃着喝得摇摆的脚步,向他屋里走去。马老三才诺诺的道:
  “ 刘……刘爷……您……手下留……留情……她……她……”
  “ 她什么她,不过是一晚,少了一根汗毛,我赔你。”
  刘四打个酒嗝,推门进屋去了,只留下马老三默默的抽着旱烟。
  刘四进得屋来,见马三嫂赵月屏穿了小衣,靠在床上就着油灯正缝补着什么。
  好似在等着自己男人回来跟她说话。没想到刘四打着赤膊走进屋来,惊得一跳,把衣物挡在胸前,起身,颤声问道:“ 刘四爷……你……你要干什么???”
  刘四看着床上的女人,冷笑道:
  “ 干什么,这大半夜的,当然是干你了。来吧,小娘们儿,爷想你好久了。”
  说着就把女人往床上按去。
  “ 你……你这是要干什么啊……!”
  赵月屏尖叫着,见男人一只手向自己身上摸来,一只手就撕她身上的衣服,也知道事情不妙。也不知道哪来的那么大的力气,一面阻挡着刘四的手,一面护着胸前要害。
  “ 孩她爹,你快进来啊……救救我……啊!!你这畜生……我男人就在外面,你……你想要干什么啊……!”
  赵月屏一边和刘四厮打着,一边向屋门看去,希望着她的男人能闻声赶来,救下自己。可惜自己挣扎,苦喊了半天,力气都快用尽了,始终没见马老三的身影。
  刘四狞笑着,强按住女人的一只手,在女人胸口衣襟上只一抓。
  “ 嚓……!” 一声,就扯掉了一大片衣物,露出里面小巧得肚兜和胸口一大片白嫩嫩的肌肤。
  赵月屏哭叫着,用力蹬开刘四,用手掩了胸口,可怜的看着面前凶性大发的地主管家。
  “ 哼,你这婆娘,只要老老实实的从了爷,保证你家从今儿起,吃穿不愁。
  要是再敢反抗,小心爷灭了你满门。” 刘四一面威胁着赵月屏,一面拉住女人的裤脚就往下撕扯。
  赵月屏一边高声哭喊着,一面死死抓住裤子,两腿蹬踹着,哭喊道:
  “ 马老三,妞儿他爹!!你在作什么啊???快进来救救我啊……!呜呜……”
  慢慢的,女人终究是敌不过男人的力气,裤子被刘四用力扯下,露出白花花的一双大腿。可能是因为日常劳作,这一双大腿上一点赘肉没有,比起邢寡妇的一双玉腿显得更匀称有力。
  刘四淫笑着看着女人的大腿和腿间的一小撮阴毛,走上前去,又一把扯断了女人身上肚兜的系带,放在鼻下闻了闻。
  看着赵月屏裸露出的一身白肉,慢慢向女人逼近。
  赵月屏知道哭喊无用,手掩着胸口,眼看着男人走到床前,猛得双脚被男人握住,向两旁用力拉开。女人的隐秘之处瞬间裸然于刘四眼里,只见那双白灵灵的双腿间,黑黑的一小撮阴毛下,女人的下阴生得并不肥大,两瓣可爱的花唇紧闭着。娇小的阴部下面,一朵可爱的菊花害羞似的缩在白白的臀肉中。
  女人平生第一次把自己的身子在暴力下裸露给一个陌生男人,羞得双手捂脸,却露出胸前一对大奶子,上面两朵小乳头象是在衣物内捂得久了,又红又嫩的挺立着。
  刘四兽性大发,把女人双腿拗过来顶在两侧,褪了裤子,露出个硬邦邦的鸡巴就压了上去。正待入港,也不知道赵月屏怎么突然爆发一股力气,双手冲男人压过来的脸上胸口狠狠抓去。刘四急躲,却那里还来得及。一阵钻心的疼痛过后,两三道血痕,突兀的留在刘四的脸上和胸上。
  “ 臭婊子,这么不拾抬举。爷要降服不了你,就再不在何家镇混了。”
  刘四抬手摸了下脸上的伤痕,气急败坏的骂道。回身在桌上抓起那支马鞭,一脚把女人踹倒在床上,用力按着挣扎不休的赵月屏。抬起手来,就是狠狠一鞭,正打在妇人的大腿上。
  “ 啊……!” 女人惨叫一声,踢打得更厉害了。
  刘四用拿鞭子的手一把拉住赵月屏的头发,左右开弓就是几个嘴巴。打的女人鼻孔嘴角都见了血。赵月屏仍是发了疯似的,宁死不从,双手连抓带挠,双脚连蹬带踹。
  刘四一股邪火撞上来,还没哪个女人敢如此反抗他的淫威。抡开胳膊,皮鞭挥舞,劈头盖脸,朝女人的胸口,大腿,屁股上打去。
  这半夜里,女人的惨嚎声从草屋里传出老远。
  渐渐的,女人的嚎叫声弱了下来。
  只见刘四喘着气,累得通身是汗,恶狠狠的瞪着马三嫂。
  女人被打得遍体鳞伤,身上白嫩的皮肤上一道道紫痕暴露出来。她哆嗦着缩在床脚,害怕的象一条待宰的羔羊,可怜的眼神还是不屈服的瞪着刘四。
  刘四见女人还是不肯屈服,气往上撞,扔了手中马鞭,一把扯住女人头发,在她小腹,胸上狠狠擂了几拳。
  这几下,太重了。
  赵月屏只感觉眼冒金星,五脏六腑象挪了位一样翻搅着,一阵恶心,又吐不出来。昏昏沉沉间再也使不出力气反抗,感觉自己被人分开双腿,羞愧间也顾不得那么许多了。
  刘四分压着女人的双腿,一只手在那桃源秘处不停抠摸着,口中高声道:
  “ 你一定奇怪,马老三为什么不来救你。实话对你说吧,你男人已经同意让你陪爷乐一夜,来偿还今年的佃租。否则,不但你要给拉到窑子中去卖身,你闺女也得让人贩子带走。你如今是从也得从,不从也得从。识相的就乖乖伺候爷,让爷干个痛快,不然后果自己知道。”
  女人缓缓喘平了气息,看着刘四嘲笑的表情,知道他所言不假。
  片刻,赵月屏不再反抗的分开打腿让刘四玩弄自己的阴部,冷然道:
  “ 竟然是这样,求爷能不能让月屏去洗洗身子,今夜月屏一定伺候爷满意。
  ”
  刘四见女人弄清了状况,也不怕她反悔,收了手,起身坐在床边,道:
  “ 那我就等着看你今晚怎么伺候爷。”
  赵月屏慢慢抬起身子,就这么赤裸着缓缓走出屋子。
  月光下见院内马老三还默默的坐在柴跺旁抽着旱烟,女人突然象发疯似的跑过去,双拳狠狠向她的男人身上打去。
  马老三默默的承受着,一动不动,认女人捶打。
  半晌,赵月屏打累了,哭着看着眼前老实的男人,问道:
  “ 他说得可是真的?是你答应他进屋来搞我的?”
  马老三泪流满面的慢慢点了下头。
  “ 你还是不是个男人啊?你……!我怎么瞎了眼嫁给你这么个窝囊废,就这么在外面看着外人糟蹋我啊~ ??”
  女人跑过去在男人肩上狠狠咬下,直咬到鲜血直流,马老三也纹丝没动过。
  “ 如果……你不……不陪……刘刘爷……明儿就会有……有人来……把咱家妞儿带……带走……连你……你……也得去……” 怡红院“ ……啊……接客……这个家……不就……不就散了?” 马老三咽下苦水,结结巴巴的对女人说道。
  女人听了,无力的松了口,象没了骨头似的靠着马老三坐下,眼神直直的看着前方。
  “ 妞儿……她娘……你就……就去吧……我……我……我不会嫌……弃你的。
  ” 马老三好似忍受了巨大的痛苦,从牙缝里挤出这几句。
  半晌,女人慢慢的直起身子,从井里打了点水,就在丈夫面前分开腿洗了洗下身和身上的鞭痕,行尸走肉般的向屋里走去。
  进得屋来,眼见刘四得意洋洋的靠在床边,手里玩弄着马鞭子,看着女人赤裸白嫩的肉体,胯下的阳物直愣愣的象在向女人示威。
  赵月屏僵硬着走到刘四面前,屈膝跪下,道:“ 刘四爷,是不是只要奴家今晚伺候了爷满意,您就高抬贵手放过我们一家。何老爷,栾大管家爷不会再找上门来?”
  刘四撇了撇嘴,傲然道:“ 本来如果你乖乖陪爷乐乐,也就这么着了。但是现在爷脸上和身上的伤,这笔账,又怎么算?”
  “ 是奴家一时不懂事,得罪了刘爷,要打要罚,凭爷去。只是不要拖累了孩子她爹和妞儿。”
  “ 好!既然你知道怕了就好。去那边椅子上把你的骚屁股给我撅起来,老子要让你明白该怎么伺候男人。”
  “ 是。”
  赵月屏咬咬牙,起身把屋内的椅子搬到床边,跪了上去,双手扶架在床上,把个雪白的大屁股高高撅起,也顾不得羞耻,大腿微分把身下女阴和后庭菊花暴露在身后男人面前。
  刘四用手抚摸着听话的女人举到他面前的屁股,惹得女人一阵战抖。又把马鞭在臀肉上轻轻滑过,问道:
  “ 说吧,爷该怎么收拾你这贱人?”
  “ 爷喜欢打奴家,奴家就勉强挨几下,给爷出气便是。”
  刘四想起女人刚才拼死的反抗,再不犹豫,皮鞭高举就在女人的屁股上抽了下去。
  赵月屏刚才反抗时已经挨了好几鞭了,如今又摆出这屈辱的姿势,躲又不敢躲,闪又没法闪。只有紧咬着银牙,强忍着屁股上一鞭一鞭热辣辣的巨痛,一声不哼的挨着。
  刘四连在女人身上抽了十几鞭,见她一声不响,只死死咬着头发,苦挨。如此倔强,以后怎能如臂使指的听话。想到这里,从牙缝里冷冷的吩咐道:
  “ 把屄给我翻开,我看你能挺道几时。”
  赵月屏听得刘四如此变态的吩咐,知道只有顺从才能保得全家平安。只得以头顶着床,双手伸到身后,忍着痛把屁股拉开,露出娇嫩的花瓣,后庭的菊花。
  刘四见女人肯摆出如此屈辱的姿势,更是兴奋,抬手抚摸玩弄了会女人分开裸露的阴穴,突然冷丁一鞭,重重抽在妇人的阴上。
  “ 嗷……!” 赵月屏疼得跳了起来,泪水再次夺眶而出。抬起头看着眼前可怕的男人。
  “ 看什么?反悔了?让你知道爷的厉害,看以后还敢不敢不听爷的话。” 刘四用阴冷的目光反盯着女人。
  “ 没有,月屏继续伺候爷。”
  女人擦了擦眼泪,又跪在椅上,抬手分臀,恢复了刚才的姿势。只见她原本可爱的花唇上,深深一道鞭痕,挨打的秘处很快的肿胀充血。
  刘四用手慢慢的揉搓着两片花唇,分开细看屄穴里得嫩肉,痛得赵月屏双腿直抖。
  “ 啪~ !” 又是一鞭,这一鞭准准的抽在两片花唇的内侧,屄穴口的嫩肉处。
  “ 啊……!” 女人又是一声令人心颤的惨叫,这次妇人虽然没有从椅子上跳下来,但是疼得她弓腰收背,掰住屁股的双手死死掐进肉里,双腿不停的摩擦着,忍受钻心的疼痛。
  “ 说吧,爷在干什么?”
  “ 爷在抽打奴家的嫩屄。”
  “ 为什么打你那里?”
  “ 因为奴家不听爷的话,得罪了爷。”
  赵月屏被刘四残忍的两鞭,打得再顾不上什么尊严和脸面,顺着刘四的意思回答道。
  没想到刘四又是狠狠一鞭,这次正抽在不断缩紧的菊肛上。
  女人再次惨叫后,终于吃不住求饶道:
  “ 刘爷,月屏知道错了。月屏再不敢了,今后奴家一定好生服侍爷。不论爷什么时候想玩奴家了,奴家都会努力伺候爷的。求爷别打了,饶了奴家这遭吧。
  ”
  “ 现在知道怕了。晚了,挨过这顿再说吧。”
  刘四不容分说,扬起手中马鞭,在妇人分开的阴部上又狠狠连抽了四五鞭,这回可不同前两次,虽然力道没有那么大,却是连续抽打。直打得妇人滚落下地来,抱着刘四的腿,求饶不叠。
  “ 爷,别打了,月屏再挨不得了。再打下去,奴家要给爷打死了。”
  女人哭求着,跪在刘四脚下不住磕头。又不顾脸面,吐出舌来再在刘四脚上舔来舔去,象一只讨饶的小猫一样。
  刘四见女人彻底臣服了,才吩咐道:“ 起来撅着,让爷看看,你那骚屄处还能不能用。”
  赵月屏听到再不打她,连忙爬起来,跪趴在床头,高撅起屁股让刘四检查。
  刘四掰开女人伤痕累累的屁股,只见那私处已经彻底红肿起来,不但如此菊肛处爷红肿一片。他见女人已俯首帖耳,柔顺异常,便不再为难,把个早就肿胀得生铁般的阳物,插入妇人的下阴,用力捅弄起来,只觉红肿的阴道内紧箍异常,毫不似生养过的模样,不由嘴里骂道:
  “ 他妈的,你们女人难怪被骂是贱货。好说好哄不行,非得挨一顿厉害的,才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撅高 一点,让爷有半点不快,一会儿就再抽你的鞭子。
  ”
  女人听得害怕,忙嘶着嘴,忍痛把屁股翘得更高,让男人捅着更便利。只是下阴红肿,刘四每次刺入都带来一阵钻心的疼痛,却再不敢扭手扭脚,咬牙苦挨。
  刘四肏干得畅快,趴在女人背上,把手探到前面,捏住赵月屏一对巨乳,用力揉玩。口里吩咐道:
  “ 怎么不叫,难道爷肏得你不舒服吗?”
  女人怎敢顶嘴,只得回应道:
  “ 啊……!疼!!!爷刚才打得狠了。现在肏得奴家又痒又疼。啊……!肏死月屏了,求爷轻点……”
  女人刚叫两句,想起马老三还在屋外,屋里勾当,一定是听得分明,想想自自己嫁给这个男人,没过了一天好日子。每天操持家务,如今又如此对待自己,把自己献给东家玩弄欺凌。心中更恨他竟忍心自己在屋内挨打惨叫,男人视若无睹,不来相救。不由得改口淫叫道:
  “ 爷搞得小妇人好舒服,啊……!比奴家那杀千刀的男人强胜百倍。啊……!好快活,爷再用力肏干奴家的小屄。一会儿待爷累了,奴家再用后庭供爷玩乐,好吗?啊……!”
  淫词浪语,一波一波,越叫声音越大。
  刘四见女人放荡销魂,更是情趣大增,把女人按在床上,扯住头发,狠肏个不停。片刻,又换过菊门,不管女人死活挣扎,肆意抽插。
  赵月屏也渐渐被男人粗暴的动作弄出感觉,好似再感受不到身上的鞭痛,下身痉挛着,淫水横流,在刘四身下泄了几次身子。
  刘四下午在邢寡妇身上本来就没得恣意发泄,如今抓住一个成熟人妇,任其采摘,再不客气,大肆征伐。直搞了一个时辰,连射了两次。而妇人也早是被干得死去活来,晕过去几次,泄了数次。
  刘四痉挛着在女人体内放了精儿,起身命妇人舔净了下身,才在疲倦中搂了赵月屏丰满的身子,沉沉睡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