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都市 :黑暗中的调教

黑暗中的调教

 时间:2020-01-24 11:08:26 来源:艳文阁 
  听到身旁的白素洁在醉梦中发出的绝叫声,还有卡思特低沉的闷吼声,以及男女肉体结合到高潮时"扑哧!扑哧!"的强烈射精声,新婚女记者苏小琳知道——这位自己敬如亲姐的纯洁少妇被色中老魔占有了!还被内射了!
  一种既愤慨又诧异、羞怒中却又带着点莫名其妙羡慕的复杂心情涌上苏小琳的心头。双手被绑、两眼被蒙的她处于一片黑暗中,但这种黑暗的环境更酝酿出背德快乐的气氛。聆听着平时保守文静的白素洁在酒醉睡梦中被卡思特干得淫声连连的叫床声,已使黑暗中的她全身都处于极度的敏感和渴望。
  三天前那个夜晚在半逼半就下的不伦出轨、随后几日的寂寞难忍、之前偷窥张月仙被干时的兴奋自慰、连同现在聆听白素洁昏睡中失身的淫叫,这种种充满背德悦乐的因素融合在一起,像化学作用般产生强烈的漆黑欲火烧得苏小琳的身体内外都滚烫不己。已被追求背德欲望的另一个自我支配身心的苏小琳,眼下竟然产生了希望卡思特赶快来侵犯自己、玩弄自己、征服自己的想法!
  今晚第二次射精的卡思特,此刻心中却有些矛盾。与先前玩弄妖艳女强人张月仙不同,他对白素洁这位纯洁少妇很是怜爱,想乘今晚好好调教其一番,怎奈一旁还有个他更喜欢的极品娇娃苏小琳等着他疼爱。
  卡思特知道,无论是个性外向活泼的苏小琳还是性格内向文静的白素洁都是难得一见的好女人,才貌气品皆属上乘,都有被眼界极高的他宠爱的资格。相比之下,苏小琳是他的首选猎物,白素洁稍逊一筹。要让她们成为身心都隶属于他的忠实爱奴,不是仅仅占有她们的肉体就可以办到,要对她们的身心都展开调教。
  把别人的爱妻、而且是才貌双全有着相当道德观的女人调教成忠实的爱奴,是个既充满乐趣又要花费不少时间精力的游戏。这种游戏的过程与结果同样刺激,要慢慢享受才能品味出乐趣。卡思特今晚占有白素洁只是先品尝一下这个纯洁少妇,他不急于马上就展开对其的调教。毕竟,他最喜欢的还是苏小琳。
  卡思特也想过同时调教苏小琳和白素洁,但他明白现在还不到时机。要真正调教白素洁必须在其意识清醒的时候进行,可白素洁今晚能如此毫无反抗地失身于他完全因为酒醉昏睡。如果其醒来发现自己失身于丈夫以外的男人,以其性格搞不好会寻短见的。要调教其,不能操之过急,还要等更合适的机会。
  至于张月仙则只是一头淫贱的母狗,只配用来发泄兽欲。对于张月仙之流的女人,卡思特在玩过后就转手送人或丢弃掉,根本没有慢慢调教并收为私宠的价值。
  "好了,小琳,我的小宝贝,让你久等了。忍得很难受吧?我现在就来安慰你。"缓缓把胯下异常粗长的巨根从白素洁令人怜爱的娇弱玉体内抽出,卡思特挪动身子压在一旁已欲火焚心的苏小琳骄躯上,细腻地用舌头和双手刺激起她的全身。
  此时的苏小琳浑身肌肤像熟透的水蜜桃般粉红发热,胸前一对硕大的F罩杯天然巨乳在情欲下涨得更为饱满,两颗乳首更硬硬地挺立起来,白皙的手臂被绑在身后更添受虐美感,修长的大腿不断交搓在一起摩擦着下身骚热处。
  卡思特以超常的耐心慢慢而细腻地爱抚遍了苏小琳全身上下几乎每一寸娇嫩的肌肤,尤其对于她两腿之间的神秘三角地带,色中老魔更是细心地舔了又舔、摸了又摸。嘴里被勒住布条的苏小琳发出支吾不清的喘息声,浑身触电般一阵阵扭动,虽羞涩无比却无意识地张开大腿欢迎卡思特向自己女体的深处探索。
  在黑暗中,双眼被蒙的苏小琳看不清眼前的一切,身体却清晰地感知到卡思特玩弄自己的每一个细微动作。她突然回想起卡思特那根犹如恶魔凶器般的巨根,现在的她实在太渴望被这巨根深深侵犯的美好感觉!虽然这意味着她将再次身不由己地出轨,但是即将再次背叛丈夫的内疚感反而使她的心头欲火烧得更厉害!
  爱抚了一阵新婚女记者的下身,卡思特又转攻起她上半前的天然巨乳。色中老魔先是把脸埋入她的双乳之间轻咬乳尖,再挺起胯下的巨根夹在乳沟中握住双乳搓弄起来。一边把玩,他一边低声说道:"宝贝,用你的嘴好好伺候我的大东西。"说着,卡思特伸手拉掉勒住苏小琳小嘴的布条,然后下身向前一挺,被包裹在两个大奶子里的粗长肉棒就一下子顶住了苏小琳的娇唇小口。稍作迟疑后,无法拒绝的新婚女记者忍住羞辱微张小口,吮住巨大的龟头开始舔弄。
  在三天前的那个疯狂之夜,卡思特调教过苏小琳的口技和乳技,之前干张月仙的时候还让她在偷窥中"观摩学习"了女人取悦男人的技巧。此时此刻,下身蜜穴不断流淌出饥渴爱液的苏小琳已不能抵抗卡思特巨根的魔力。她的技巧虽仍显得有些生硬,却已全神贯注地投入到服侍这根粗大肉棒的工作中。
  慢慢享受着、耐心指导着,卡思特调教了苏小琳一阵口技,感到这冰雪聪明的女孩在学习性技方面也上手很快,而且对他的感情已有了微妙的变化。只要逐步地全面开发,这极品娇娃从身体到心灵都将从属于他,当然这个过程急不来。
  "好了,现在试试深喉口交。吸进去,放松一点,就是这样,宝贝你做的真好。"用和对待张月仙那种女人完全不同的态度,卡思特温柔而细心地教导着他的未来专属爱奴。意乱情迷的苏小琳一时分不清东南西北,真的在此刻把卡思特当成身理和心理上都可依靠的强力主宰,张大小嘴吞入巨根用口唇和舌头竭力舔弄。
  才插了一小半,阳具前端已顶入喉咙深处。苏小琳紧紧含住巨根,本能地产生呕吐反应,好在得到卡思特的指导及时放松喉部。缓抽慢送了一阵,卡思特略微加快动作,然后突然一停后猛地拔了出来。接着,巨大的龟头一颤一颤地将大量腥臭的精液喷洒在苏小琳不住喘息的脸上和高耸起伏的乳房上。
  新婚女记者差点断气般急促呼吸着,忘情地一边喘息一边喃喃呻吟:"好热、好多的精液……你今晚已射了两回……竟然还那么多、那么浓,实在难以置信……"  男人一老,就是勃起都困难,更别提射精了。可是已年近七十的卡思特的精力充沛得简直异常,连玩三位各具特色的美女,他没有一丝疲惫之色反而越干越起劲!
  做完前戏和深喉口交,苏小琳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卡思特将她修长的大腿分开架在肩头,粗长的巨根前端向下顶住她的小穴阴唇,狰狞的龟头顶开极度润湿的花唇插了进去,光是这样便已刺激得苏小琳浑身猛地一抽搐。
  但是,令卡思特甚是吃惊的是,已意乱情迷得任他鱼肉的苏小琳仿佛忽然想到了什么,猛地夹紧了矫健的双腿,硬是不让他继续插入,还喘息着说道:"等、等一下!你要我……要我今晚陪你做,先答应我一件事!"卡思特脸微微一沉,挺了挺下身,把整个龟头挺进苏小琳的秘穴中,搅动着不断流出的爱液,笑问道:"哦?你还有条件?你现在能够反抗我吗?"苏小琳喉头顿时发出一阵忍不住的娇吟。她被蒙住双眼绑住双手,而且此刻身心已被背德欲火烧得无法忍受,否则之前不会如此配合地与卡思特前戏。
  但即使今晚注定要再次出轨,她都要这色中老魔先答应她一件事,否则她心中实在内疚不安。强忍欲火,苏小琳咬住下唇轻声道:"我承认,我现在无法反抗你,但我可以不配合你!你不仅仅只想占有我的肉体,否则你不必对我那么温柔细心!我不知道你在玩什么游戏,但想要我配合你的游戏,你就要先答应我这个条件。"嘴边不经然露出一丝既冷酷又欣赏的微笑,卡思特不得不承认他低估了苏小琳。虽然这极品娇娃并不知道他是想要把她调教成身心都属于他一人的私宠爱奴,却已察觉出他对她的态度与其他女人不同。叹了口气,卡思特问道:"好啊,宝贝,你说吧,你想要什么?宝石、支票、豪宅、还是其它什么东西?"不慌不忙地试探询问,卡思特淡淡地冷笑了一下。很多女人对男人要求的无非是金钱名利,有些女人为了钱甚至可以和猪上床。但,苏小琳一听他的话,便立刻从英语改用不太熟练的意大利语怒骂道:"住口!钻在钱眼里的西西里土包子(卡思特出生于意大利西西里岛)留着你的臭钱当棺材费吧!"卡思特被骂得哭笑不得,只好问道:"我的宝贝,你真比西西里岛的女人还泼辣。不过你的意大利语可没英语流利,好了,你的条件是什么?""不许你再对我二姐出手!不准你再碰她一个指头!"苏小琳的情绪有些激动地说道:"我大姐……张月仙那种女人被你玩弄算是咎由自取,但我二姐可是正经的良家女子,她要是醒过来发现被丈夫以外的男人侵犯了,非自杀不可!为了她好,我不会和她说你今晚对她所做的事,但我要你以天主教徒的名义向圣母玛利亚起誓,今后不再骚扰我二姐白素洁!"卡思特楞了好几分钟,他心中苦笑,却也挺钦佩。考虑了一下,他允诺道:"好吧,我向圣母玛利亚起誓,今后不会再骚扰白素洁小姐。不过,小琳,你最好提醒你这位二姐离开张月仙的身边,她太单纯,被那种女人卖了也不知道。"听到卡思特的允诺,苏小琳才稍稍安心下来。可是无论她还是卡思特,都没想到在不久之后,纯洁少妇白素洁居然真的因为张月仙的出卖而成为一伙卑鄙肮脏的男人的玩物,饱受凌辱磨难还差点丧命。当然,这是后话,现在暂且不表。
  眼下,见卡思特答应了自己的条件,苏小琳不再压抑已无法忍受的背德欲火,背过脸舒张开紧闭的玉腿,等待雄性的侵略。卡思特却不急于进攻了,他浅插浅送始终都只把龟头塞进小穴洞口,就是不再深入。玩弄了好一阵,才在苏小琳忍不住的一再娇喘请求下,低声说道:"被绑着做很刺激吧?让我们来场强奸游戏。"说着,卡思特抱起苏小琳被反绑着的娇躯翻转过来,故意像强奸般粗暴地用狗趴式的后背位抱紧她的小蛮腰、胯下巨根犹如雄猛的战矛般一下从后面深深扎入新婚女记者的小穴内里!这一插,他那根异常粗长的肉棒顿时进去了一大截,比三天前初次插入时顺利得多。卡思特心中暗喜,苏小琳的身体已开始变得适应他。
  为了酝酿出更强烈的"强奸"气氛,卡思特把苏小琳的嘴又用布条勒上,使她只能支吾不清地发出哀鸣。双手被绑、双眼被蒙、嘴也被堵上的苏小琳感到自己真的像是正在被老公以外的男人强奸,天生名器的小穴内壁激烈蠕动着,全身颤抖疯狂扭动腰肢和雪臀,胸前的天然巨乳更是剧烈地抛出一波波乳浪!
  狠插了半个钟头,苏小琳保持着这种被强奸般的姿势连续高潮了数次!虽仍无法尽根插入,但卡思特的巨根在每次抽插时已大部分冲击进了她的花穴、每一下都重重地撞在花心上,把她下体插得又涨又满、肉体与精神都进入痴迷忘我的境界。
  干得也兴奋起来的卡思特猛地把身子向后一倒,改成后背座位的姿势让苏小琳坐在他的腰上,从下往上挺起巨根直顶她小穴最深处的子宫口。再矜持的女人也难以承受这般刺激,苏小琳被干得赶高潮连连,被布条勒住的嘴里发出模糊不清的告饶声。这种被绑起来蒙住眼睛强奸的背德快感,实在令她前所未有的兴奋!
  突然间,苏小琳感到卡思特深深插入她小穴的巨根猛颤着跳动起来,她知道他又要射了!不想被老公以外的男人内射,苏小琳拼命晃着头支吾不清地抗议,但卡思特却反而加紧了动作。新婚女记者只感到插在自己体内的巨根最前端龟头部分像是挤进了子宫,爆发般喷出一阵阵浓烫的精液浇淋在子宫壁上!
  虽然心中有所抵触,可是苏小琳却不由自主地享受着被卡思特的巨根以高超性技深插花心内射的极上快感。看起来像是被强奸的她竟不知不觉地扭起腰收缩起抽搐不己的阴道,像要把每一滴精液都吸入子宫!
  之后,卡思特像三天前的那个夜晚般调教开发着苏小琳的背德性欲,两人足足干了大半夜。要不是担心酒醉昏睡的白素洁醒来,这场强奸游戏会狂欢到次日天明。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