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都市 :蓉蓉的性行为

蓉蓉的性行为

 时间:2019-10-21 14:23:11 来源:艳文阁 
  蓉蓉和我是在大学时认识的,她和两个室友同住在一间公寓里,其中一个室友是我高中时最好的朋友,他名叫阿福,是他给我机会认识蓉蓉的,我和她交往一年後,我向她求婚,她同意了。
  我认识蓉蓉时,她已经不是处女了,根据她自己的说法,她在认识我之前,已经和四个男人上床过。
  蓉蓉在床上的表现很好,什麽都敢尝试。
  阿福後来搬来和我住,我的公寓只有一房一厅,卧房不大,只能放下两张靠得很近的单人床,我和阿福各睡一张,也因为这样,我和蓉蓉少了许多上床的机会,所以我们常在客厅办事。
  在我们毕业那年冬天的一个晚上,蓉蓉和我出去找朋友,我们玩得很高兴,在我们准备离开的时候,蓉蓉说她今晚要和我回去过夜,她说她准备了五个保险套,她今天要用完,否则让她父母发现就不得了了,我到到家後,阿福已经在卧房内了,所以我们只好待在客厅。
  当我们办完事准备去卧房时,阿福已经在打鼾了。
  蓉蓉轻轻地爬上我的床,并且脱掉她的内裤,当我躺下没多久,她开始用她的臀部顶我的阳具,我知道她还想要,而且我的小弟弟也听话地站了起来,就在这个时候,我感觉到一个保险套套在我的阳具上,现在的蓉蓉是背对着我,而面对着阿福。
  她调整她身体的角度,让我的阴茎插进她的阴户,我看了一下阿福,他的眼睛是闭着的。
  我轻声告诉蓉蓉我们该出去房间外面,但是她只是把她的臀部往後顶,且发出轻轻的呻吟,看来一点也不在乎。
  我看她这个样子,我就顺势把我的阴茎往前一送,蓉蓉稍微大声地呻吟,并说道:「啊~~就是这样,再用力一点。」我抓住她的屁股,用力地插得更深,但是由於这个情形太紧张了,而且这个姿势也让她的小肉穴更紧,所以没多久我就射精了。
  而蓉蓉则是闭着眼睛,不停地把臀部往後顶,还想再要更多。
  就在我拉出我的阴茎的同时,我看到阿福已经醒过来看着我们了,我也看到他的手在被子下面打着手枪。
  我凑到蓉蓉耳边,问她是不是还想要
  「要!」她闭着眼睛回答
  於是我说道:「很好!阿福可以来干奶!」
  我看着蓉蓉,不知道她会有什麽反应,但是她只是露出笑容,我拿起一个保险套,把它扔给阿福,他立刻跳下床,把身上的衣服脱了个精光,然後走向蓉蓉,把他早已勃起的阴茎对准蓉蓉的脸。
  蓉蓉张开眼,当她看到阿福时,她不禁吸了一口气,她坐了起来,轻轻地在阿福的龟头上亲了一下,阿福又靠近了一点,好让蓉蓉可以把他的阴茎含进口中。
  阿福把保险套交给蓉蓉,蓉蓉把保险套打开,一边吻着阿福的睾丸,一边为他戴上保险套。
  阿福把蓉蓉推到在床上,然後弯下腰来吸吮她的乳头,另一只手则是又捏又拉她的乳头,好像要把她的乳头扯下来。
  而蓉蓉则是忘神地呻吟
  阿福玩了她的乳房一会儿,接着爬上床,爬到蓉蓉身上,我则离开床上,让出更大的空间。
  阿福爬到蓉蓉身上,用他的阴茎磨着蓉蓉的阴户,当蓉蓉的呻吟声越来越大时,他把他的阴茎插了进去。
  阿福猛烈地抽送,而蓉蓉的呼吸则是越来越急促,她把双腿盘在阿福的腰上,阿福每次的抽送我们都可以听到底沉的水声。
  蓉蓉呻吟道:「阿福,干我!用力干我!」
  阿福听到蓉蓉这麽说,更加快了抽送的速度
  蓉蓉大叫道:「对!用力!再用力!」
  他们两个激烈地性交,我躺在另一张床上看着,我之前从来没当场看过两个人性交,我看呆了,我一直望着阿福的阴茎在蓉蓉的阴户内进出,蓉蓉的爱液沾满了他戴着保的险套的阴茎,使他的阴茎发出光泽。
  这个姿势没有保持多久,阿福让蓉蓉侧过身,让她面对我,由她的後面干她。
  她的腿合起来,所以我看不到阿福的阴茎插她,我要她把腿抬起来,让我看她被干的阴户。
  她抬起一条腿往後勾住阿福,让我看清楚阿福的阳具在她的阴户内快速进出。
  蓉蓉一直对阿福叫道:「干我!快一点!用力一点!别慢下来!」阿福的两只手握住蓉蓉的乳房,她的乳房并不大,可以用一只手握住,我告诉阿福,要用全力捏,阿福照办了,我看到蓉蓉全身激烈地扭动,我真不敢相信,她自己伸手去摸她的阴核,并且立刻达到了高潮。
  阿福也没维持多久,他全身一震道:「我...我要射了!」,然後猛力地把阴茎插到底,开始射精,射完精後,他还不舍得地又抽送了几下。
  我靠过去看着蓉蓉,她对我微笑说道:「你们两个弄得我真爽。」当阿福把他的阴茎拨出来时,她还舍不得地往後伸手握住它,然後转过身去,把阿福阳具上的保险套拿下来。
  此时的我还戴着保险套,但是我早就忘了,蓉蓉也把我的保险套拿下来,放在她的面前,她望着这两个装满精液的保险套。
  阿福还捏着她的乳头,他说道:「喝下去吧,蓉蓉。」  她犹豫了一会儿,然後躺在枕头上,对我们两个微微一笑,然後闭上眼睛,让一个保险套内白色的粘稠液体流进她的口中,接着又喝下另一个保险套内的精液。
  她喝下精液後坐起身,捧着阿福的头吻他,把舌头放进他的口中,然後用力地推开他。
  「你的口水味道不错。」她笑着道
  然後她又凑过来,对我做同样的事,她的口中咸咸的,还有一股腥味,我知道那是精液的味道。
  最後,我倒在阿福的床上睡着了,我最後只记得蓉蓉握住阿福的阴茎,热情地吻他。
  第二天早上,蓉蓉爬上我的床时,我才醒来。
  阿福已经出门去打篮球了,不过看起来,阿福昨天晚上又干过蓉蓉一次,而且今天出门前,也又干了蓉蓉一次。
  我和蓉蓉聊着昨晚的事,她说那是她的性幻想之一,以前和阿福是室友时,阿福曾经不小心在她洗澡时走进浴室,而蓉蓉也不小心看到阿福洗澡,知道阿福的阳具不小,甚至有一次,她在卧室门外,偷看到他干一个女孩,而她一边看一边自慰,还达到了好几次高潮,所以,她早就想让阿福干了。
  她说她还想让我和阿福一起同时干一次,我吓了一跳,这个点子太棒了!
  她向我保证,她只爱我一个,她希望这样不会危及我们未来的关系。
  我告诉她不会的。
  「如果我们结婚之後,我是不是还能和别人性交呢?」她笑着问我笑着回答:「为什麽不行?」如果你还记得上一次蓉蓉三人行的故事,不用说,你一定猜到蓉蓉开始玩这种性交游戏,不过她性交的时候一定使用保险套,我们大学的最後一年,蓉蓉还常常和我以及我的室友玩三人行的性交游戏,她总是要我们戴上套子,但是办完事後,她喜欢把保险套里的精液全部倒进嘴里吃下去,这是她的嗜好。
  毕业的那年暑假,我们暂时分开,我去一个渡假胜地打工,而她则回到她的老家,她常常打电话向我抱怨,她很想同时和两个男人性交,她现在无聊得要命,常常以自慰来打发时间,她还很得意地告诉我,她差点想去强奸那两个她家整理草坪的男孩,我问她为什麽没有这麽做,她只是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之後她坚持我放假的时候要去她家找她,以解决她的需求。
  蓉蓉父母家有一座大玉米田,还有一块大草坪,所以请了两个邻家的男孩来照顾草坪,一个男孩只有十岁,但是他的哥哥已经十六岁了,当我看到那个哥哥时,我才知道为什麽蓉蓉想要强奸他,因为他看起来年龄远超过十六岁,而且一幅很 的样子。
  当我去找蓉蓉,第一夜我们性交过後,我问蓉蓉有没有试着让那两个男孩多注意她,不过蓉蓉说,尽管她穿得花枝招展地在他们面前晃来晃去,但是什麽事情也都没有发生,那个哥哥只是静静地看着她卖弄风情,而弟弟甚至完全没有看到她,蓉蓉说她有个计画,但是要等我到了以後才能实行,她的目的是和那个哥哥上床,而我躲在一旁偷看。
  「你介意吗?」她有点不好意思地笑着问道
  其实我一点也不在意,看她和别的男人性交,更可以证明我们是彼此相爱的。
  蓉蓉计画的那一天到了,她要我躲在她的房间,看她是如何去屋外诱惑那个男孩,当她带那个男孩进房间时,我就躲进衣橱里,她会帮那个男孩戴上保险套,然後给他这一辈子永难忘怀的经验,为了实行这个计画,蓉蓉特地穿了一件很薄的比基尼泳装,这件泳装小的几乎和没穿没有什麽分别。
  她特地坐在屋外的一张长躺椅上,让这两个男孩可以看到她做日光浴,她下定决心尽可能地暗示那个哥哥,她要他来上她,当我看她的时候,蓉蓉正拿了一瓶水倒在自己的身上,装做冲凉的样子,我看以看到她薄薄的泳装下的乳头,已经开始硬了起来。
  而我也发现那个男孩工作的地方,也越来越靠近蓉蓉,而且看她的时间也越来越多了。
  当蓉蓉认为她已经吸引那个男孩的注意力时,她翻过身趴下,并且解开她泳装的上半截,然後稍微拉下泳装的下半截,露出她一部份的臀部,蓉蓉有时还故意地用手肘支起她的上半身,让那个男孩可以清楚地看到她的乳房,她的动作和表情,彷佛是完全不知道那个男孩的存在,直到有一次,www.NINIDIE.com蓉蓉支起身来偷看那个男孩的反应时,那个男孩正好也在看她,於是四目交会,蓉蓉一点也不在乎地对他微笑,继续让那个男生看着她的乳房。
  就在这个时候,那个小弟弟走向他们,他告诉他的哥哥他快做完了,哥哥要他去另一个比较远的地方再去做,弟弟听话地走了,当哥哥再转过去看蓉蓉时,蓉蓉已经坐起身来,而她上半截的泳装还挂在她的脖子上,蓉蓉问那个哥哥想不想喝点东西,那个哥哥很高兴地答应了。
  蓉蓉拉了拉上半截泳装,盖住她的乳房,但是并没有绑起来,然後交给那男孩一杯饮料,要他坐下陪她聊天,我看到她的乳房从她的泳装下露了出来。
  蓉蓉告诉男孩,她很高兴她的父员请他们来帮忙整理草坪,而且他们也工作得很卖力,我还听到蓉蓉称赞他的身材,说一定有很多女朋友。
  那男孩承认她有几个女朋友,但是没有一个特殊的。
  蓉蓉拍了拍他的肩,笑道:「我想做你那个特殊的女朋友。」这个时候蓉蓉的乳房就在那个男孩的面前,而两个人什麽话也没有说,蓉蓉看那个男孩一直盯着自己的乳房。
  「你可以摸摸看。」蓉蓉低声道
  当那个男孩伸手握住她的乳房,蓉蓉仰起头发出一声呻吟当男孩捏她的乳头时,我知道蓉蓉快高潮了。
  蓉蓉伸手脱下那男孩的短裤,而那个男孩则是自己脱下短裤,蓉蓉才轻轻地摸了他的阴茎,那个男孩立刻硬得像铁棒一样。
  「把我的泳裤脱下来。」蓉蓉命令道
  蓉蓉说完横躺在躺椅上,男孩站起来急燥地扯去蓉蓉的泳裤,他的阳具时而碰到蓉蓉的胴体。
  我看到蓉蓉整齐的阴毛都湿了。
  蓉蓉略略起身,握住男孩的阴茎,把他拉近身边,然後抬起头来看着这个少年,舔了舔嘴唇,然後把他的阴茎含进口中,那个少年不知道如何是好,只有傻傻地站在那里,让蓉蓉尽情地吸吮他的阴茎。
  蓉蓉一边忙着吸口中那根阳具,而双手也在自己的身上游移,她一只手捏着自己的乳头,另一只手移到自己的下体,把一只手指插进阴户里。
  「你要干我吗?」我听到蓉蓉问道
  少年点点头
  正当蓉蓉要起身带男孩进房子时,男孩却把蓉蓉按倒在躺椅上,然後伏在蓉蓉身上,把他的阴茎顶在蓉蓉的阴唇之间。
  我听到蓉蓉告诉那个少年,她想进屋子里做,但是那男孩根本充耳不闻,当那个男孩只自顾自地把他的阳具往蓉蓉她那又湿又热的阴户里插时,我听到蓉蓉原来的恳求声变成了呻吟,她已经完全停止抵抗,反而张开双腿,让那个男孩能插多深就插多深,蓉蓉甚至还抱着那少年的屁股,导引他抽送得更顺利。
  我走到另一扇窗子前,看蓉蓉和那个小男生性交,这扇窗子看出去,可以看到男孩的阴茎不停地在蓉蓉的阴户里进出,但是却听不清楚蓉蓉说了些什麽,我只看到蓉蓉一直在那男孩的耳边低语,好像是鼓励他插得更用力些。
  蓉蓉抬起腿,盘在少年的背上,少年轻蓉蓉的脖子,让蓉蓉爽得要命,蓉蓉不停地按少年的屁股,要他插得更卖力。
  没过多久,我发现男孩抽送的速度变了,那一定是他快要射精了,就在这个时候,我才忽然想起,蓉蓉还没有让那个男孩戴上保险套,而这个男孩眼看就要把他的精液射进我未婚妻的阴道里了。
  蓉蓉显然也知道这男孩快要射精了,但是她却抱住那个男孩,让他插得更深。
  我知道蓉蓉还没有让任何一个男人把精液直接射进她的体内男孩发出几声大声的呻吟後,开始射精在蓉蓉体内,每一股精液射出,那男孩都大声呻吟而蓉蓉似乎也是不甘示弱地大声叫喊:「哦!!哦~~干我!射进来...」当男孩射完精後,他爬下蓉蓉的身子,对着蓉蓉微笑,他们两人并肩躺在一起,蓉蓉让那男孩的手在她身上四处游走,他摸了蓉蓉一阵子,蓉蓉好像又开始兴奋,她握住少年的阴茎,上下套弄着。
  那少年在蓉蓉耳边说了几句话,我听不到他说什麽,只看到蓉蓉点了点头。
  蓉蓉爬到少年身上坐下,很显然地,那个男孩是问蓉蓉可不可以再和她打一炮。
  蓉蓉从那个少年的胸部开始吻起,一直吻到他的阳具,她时而亲吻、时而含进口中,使得那个少年又是呻吟又是颤抖,显然是舒服得要命。
  当蓉蓉觉得差不多够了,她往前移,坐在少年的阴茎上,手往後伸,握住那阳具,让它插进她早已湿透了的阴户,她一边快速起起落着臀部,一边拉着男孩的手摸着她的屁股。
  这个姿势我虽然看不到那少年的阴茎插进蓉蓉着内的样子,但是我看到蓉蓉连屁股都湿了,很明显地,她屁股上那些液体是那个男孩刚才射出来的精液。
  蓉蓉把头往後仰,让那男孩自动把他的阴茎往上顶,接受他的抽送。
  而那个男孩毕竟是经验不足,没做多久就准备要射精了,他紧紧地抓住蓉蓉的乳房,越捏越用力,直到他把精液全部射进蓉蓉子宫里。
  蓉蓉待他射完精後,滚下男孩的身上。
  蓉蓉躺在躺椅上,看着那少年穿衣服,她的双手还是不停地摸索男孩年轻的身体,那男孩穿好衣服,他弯下腰把两根手指插进蓉蓉的阴户里,当他把手指抽出来时,蓉蓉抢过他的手,把手指上他的精液和自己的爱液舔了个乾净。
  那个男孩走後,蓉蓉上楼进了房间,而我已经脱得精光等她进来。
  当我张开她的腿,我看到她红肿的阴户口不停地有白色的精液渗出来,真是太美了!
  这也是我第一次没有戴保险套和她性交,我把我的老二插进她的肉穴里,那是一种我从来没有感觉过的奇特感受,她的阴户非常地滑,而且很热,我知道那是因为有人干过她,男孩的精液射在她的阴道里所造成的,我一想起她和别人性交的样子,我就支持不住了,於是我很快地把我的精液射了出来,和那男孩的精液在她的子宫里混合。
  性交之後我们互相交谈,她把她满是精液的阴户在我腿上不停地摩擦,她的阴户已经空虚了好久好久,今天终於可以经由这种方式满足她的需求。
  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蓉蓉决定以後再也不让男人用保险套和她性交,她特别强调:「我喜欢很多男人精液混在一起的感觉。」Ⅲ 市集的遭遇过了那年夏天,我和蓉蓉结婚了,她成为一个快乐的女人,沉醉在她的工作中,而我,还在找工作,无法体会她的心情。
  她很小的时候,就很喜欢去流动市集玩,她想我如果也去玩,或许可以让我放轻松一点,在她的说服下,我决定带她一起去玩玩。
  她穿了一件露肚子的短T恤,那件T恤短得几乎遮不住她的乳房,她没穿胸罩,从下往上看,可以看到她的乳房,如果她走得太快,她的乳房一定会露出来,她的下身穿了一件很短很短的牛仔短裤,由後看过去,她几乎露出了她整个屁股,她之所以这麽穿,是因为她知道我喜欢看,也知道我喜欢让别人看她,她更乐意让别人看。
  市集上不会有她认识的人,她也可以玩得更开心,她喜欢看展出的动物,而我可不一样,我喜欢这里的几个运动项目,於是她去看动物,而我去玩钓鱼,我们相约几个小时後在市集中间的广场碰面。
  我钓鱼钓得忘了时间,一直到我忽然发现我已经迟到了,我慌忙去跑去找蓉蓉,到了相约的广场,我看到她站在一个男厕之前,她靠在男厕的墙上,有一个男的,一只手撑着墙站在她面前,我看到这个情形,我可以上前叫那个男的走开,但是我没有。
  蓉蓉後来告诉我,那个男的从她在看动物时,就一直跟着她,离她很近,有时还故意地去碰她的臀部和大腿,蓉蓉乾脆忽然停下来,让他撞上她,蓉蓉感觉到那男的勃起的阴茎,顶在她的屁股上,蓉蓉故意摇了摇屁股,让那个男的知道她喜欢这样,当那个男的说他想和她单独聊聊时,蓉蓉知道已经钓上他了。
  我故意躲在角落,让蓉蓉看到我,从他们的谈话中,我知道那个男的是附近一所高中的足球队员,个子相当高大,蓉蓉告诉他,她是大学的女学生,来这里渡暑假。那个男孩对蓉蓉说,他听说大学女生都很骚。蓉蓉说她不知道,但是她喜欢性交,而她刚刚才和男朋友吵架,因为她看到她的男朋友和别的女孩在一起,她想要和别人性交来报复他。
  那个男的听到这里,拉蓉蓉拉到厕所的逸落,这男厕现在没人,这个角落也没人注意,他把一只手伸进蓉蓉的衣服中,捏她的乳房,一边吻她一边说道:「我可以跟奶性交帮奶报复。」然後那个男的又把他的手探进蓉蓉的短裤里,开始轻揉蓉蓉的阴核,这个时候,我几乎可以听到蓉蓉的呻吟声。
  蓉蓉停止亲吻说道:「哇塞,你让我好爽!」
  话刚说完,有人走近厕所附近,蓉蓉把那个男孩的手从自己的短裤中拉出来,问那个男孩他是不是知道有什麽地方可以让她们性交。
  那男孩告诉蓉蓉,附近有一个谷仓可以去。
  我偷偷地跟在他们後面。
  他们一路走着,那男孩一直搂着蓉蓉的肩,不时故意摸着蓉蓉的胸部。
  他们走到一座谷仓前,那男孩把蓉蓉拉了进去,我在谷仓外面走了一圈,很幸运地,发现了另外一个门。
  我走了进去,谷仓内除了成 的乾草外,地上也铺满了乾草,谷仓的一个角落围了起来,养了几只山羊,我潜了进去,发现他们俩个躲在一堆乾草後面。
  那男孩坐在乾草铺着的地上,蓉蓉坐在他的腿上,他们两人都把上衣脱了,男孩抱住蓉蓉,用力吸着她的乳房,蓉蓉的乳头又红又硬。而蓉蓉则是紧紧地抱着他的头。
  之後蓉蓉滑下男孩的腿,脱下她的短裤,我看到她的内裤已经湿透了!而那男孩也站起身来,脱下他的裤子,露出他又大又硬的阴茎,然後跪下身来,把脸靠在蓉蓉的小腹上。
  「舔我...」蓉蓉求道
  那男孩撕破蓉蓉的内裤,用力地把蓉蓉的腿张开,我看到蓉蓉像花蕾般盛开的阴户。
  他把两只手指插进阴户里开始抽送,蓉蓉闭上眼睛等那男的舔她,但是那个男的把沾满蓉蓉爱液的手指抽了出来,把爱液抹在自己的龟头上,就要插进蓉蓉又湿又热的肉穴里。
  蓉蓉吓了一跳张开眼睛,想要推开那个男孩。
  「请等一下,你可以干我,但是一定要戴保险套。」她叫道那男的还是压上蓉蓉的身体,他的龟头不停地顶着蓉蓉的阴户,一点也不听蓉蓉的话。
  「我打炮的时候从来不用套子,我要射在奶的里面,你会喜欢的,臭婊子!」男孩对蓉蓉吼叫道我几乎要跳出来,但是我随即又呆住了。因为我注意到蓉蓉不再抵抗,而且伸手握住男孩的阴茎让他插入。
  蓉蓉很明显地放松身体,让那个男的插她。
  男孩看着她说道:「奶还是想要我的精液对不对?奶这个臭婊子!」蓉蓉闭上眼说道:「对...对...,干我,用力!用力点,射进里面。」那男的开始猛力抽送,蓉蓉把她的腿盘在男孩的背上。
  看蓉蓉让一个没戴保险套的男人干,我僵在当地「好紧的小穴,奶可以告诉奶那混蛋男朋友,我干过这个骚洞了。」那男孩一边干着蓉蓉一边说道我所在的这个位置可以看到那个男的阴茎在蓉蓉的身体里进出,他的阳具沾满了蓉蓉的爱液发出光泽,最後那男的把蓉蓉的腿抬起,放在自己的肩上,让他的肉棒插得更深。
  蓉蓉不停地呻吟,我知道,她已经沉醉在其中了。
  忽然,那男的停止动作,还把他的阴茎从蓉蓉湿热的阴户中拨了出来,然後再一次插到底,蓉蓉舒服地大叫,接着那个男的就射精了,白色的精液喷洒在蓉蓉饥渴的小穴里。
  「我射进去了,婊子!干奶很爽!」他一边咕哝着,一边把精液射进我老婆体内,当最後一滴精液射尽後,他躺在蓉蓉身边。
  蓉蓉张开腿,摸着自己的阴户,我看到她的阴户又红又肿,她的腿还湿湿的。
  那男孩起身,把蓉蓉的短裤扔还给她,叫她穿上。
  在蓉蓉穿短裤时,我看到她的阴户里滴出了一滴白色的精液。
  那男孩又把蓉蓉拉过来跑在他身前,再用他依然坚挺的阳具顶在蓉蓉的脸颊。
  「把它弄乾净,宝贝!」他命令道
  蓉蓉含住眼前的阴茎,开始上下吸吮,一边吸还一边把手伸进短裤中,抚弄自己的阴户。
  我发现她在帮这个男孩口交时,又得到了一次很大的高潮。
  几手没有五分钟,那男孩忽然抓住了蓉蓉的头,往她口里又射了另一般精液。
  「噢!好爽!奶给我喝下去!」他咕哝道
  蓉蓉口中含着阴茎,努力地把精液往肚里吞,但是还是有些精液顺着她的嘴角滴到她的乳房上,直到蓉蓉把肉棒上的精液都吃下去了,那男孩才把阴茎抽出来,然後他捡起蓉蓉已经被撕破的内裤,告诉蓉蓉他要把这条内裤当成记念品,在他们穿上衣服离开谷仓之後,我走到他们刚才性交的地方,我闻到蓉蓉的香水味和爱液的味道,也有那个男人精液的味道。
  当我回到市集找到蓉蓉时,她是独自一个人,她短裤的两腿之间,有很大的一块水渍,那一定是刚才她阴道里的精液流了出来。
  我走近她,蓉蓉问我刚才有没有看到什麽。
  我回答有!而且那个男的不肯戴套子时,我差点跳了出去。
  「还好你没有!」蓉蓉答道
  她告诉我,她刚开始时本来要坚持让那个男的戴套子,但是当那个男的对她大吼,坚持要射在里面时,她反而觉得兴奋。
  她告诉我那个男的去找他的一些朋友,要介绍给蓉蓉,他要蓉蓉等一会儿,他会带一些啤酒回来,而且也要让他们轮奸蓉蓉。
  我问蓉蓉她想做什麽,是想要走还是留下来?
  她把我的手拉到她湿湿的两腿之间。
  「我里面才装了一点精液,我想我还可以再装一点,我要留下来。」就在这个时候,那些家伙回来了,我赶紧离开。
  他们拿了一罐啤酒给蓉蓉,我听到他们正在称赞蓉蓉。
  那个刚刚干过蓉蓉的家伙说:「妈的!一插进去你就知道有多爽了!这个女人真的很好干!」他们三个男的把蓉蓉带到谷仓,当我进去的时候,蓉蓉已经一丝不挂地骑在一个家伙的身上。
  那个男人的阴茎毫不费力地插进蓉蓉满是爱液的阴户,另一个家伙则站在蓉蓉面前,让蓉蓉含住他的肉棒,蓉蓉奋力地上下含动着口中的阳具,她已经调整好她的节奏,当一根阳具抽出时,另一根阳具就插入。
  刚干过她的男孩站在一旁握住自己的阴茎看着
  「就是这样,干她!用力干,她哈死了!」
  在蓉蓉跨下的男孩捏住蓉蓉的乳头,用力往下扯。
  蓉蓉放下口中的阴茎,命令那个正在干她小穴的男孩:「抱住我的腰,用力往下顶,我要你用力插我!」那男孩听话地用力干蓉蓉,干到最後一下,他发出咆哮,射精在蓉蓉体内,蓉蓉跨下男孩的身体,一边握住阴户,不让精液流出来。
  那个原来干蓉蓉嘴的男孩,开始抚摸蓉蓉的胴体,特别是她的胸部,蓉蓉也热情如火,我看到她把舌头探进男孩的口中。
  男孩用力地扯蓉蓉的乳头,像是想把乳头扯下来一样,最後,他要其它两个人把蓉蓉的腿张开,他压到蓉蓉身上,把阴茎插进蓉蓉的小穴中开始抽送,当他抽送时,我看到他的阳具在抽出来的时候,上面都是白色的精液,他没插几下就射精了。
  那第一个干蓉蓉的家伙把其它人拉开,让蓉蓉趴下,然後到蓉蓉的身後,打算干她第三次,当他插了进去,发现蓉蓉的阴道里都是精液,他立刻拨了出来说道:「我要干奶另一个洞!贱货!」然後他把他沾满精液的阴茎插进蓉蓉的屁眼里。
  我听到蓉蓉恳求道:「深一点,再深一点...」,然後又是一阵强烈的高潮,她不停地重覆叫道:「太爽了...太爽了...太爽了...」另外两个人站在蓉蓉面前,让她舔着他们的阳具,他们很快地又硬了起来,蓉蓉一边吸吮,一边求那个干她屁眼的人用力干她,还一边告诉另外两个人,他们的阴茎是多麽地美味,那两个人最後索性躺在蓉蓉面前,让蓉蓉尽情吃个够!
  蓉蓉交替地舔着两个人的阴茎和睾丸,她的舌头不放过每一个地方,那两个男人不停地呻吟,此时,她的後门还是让人狠狠地干着。
  没过多久,她面前的男人开始射精,两个人射得蓉蓉满脸满胸都是精液,而干蓉蓉屁眼的家伙,更是加快速度抽送,最後抽搐了几下,射精在蓉蓉的直肠内,我想他这次的精液一定不多了,因为他实在干蓉蓉太多次了。
  蓉蓉倒在地上,男孩们也躺在她身边,我听到他们在交谈,但是听不清楚他们在说什麽,蓉蓉的脸上露出笑容,好像是同意什麽事情,而她的双手,还不停地挤着身旁男孩的阳具和睾丸,挤出他们最後的一点精液,抹在自己的胸部上。
  一个家伙起身走向羊栏,牵了一只山羊过来,那只山羊有一根很大的阳具,他牵到蓉蓉面前,我听到他说他一直很想看到人兽交,这是他最大的梦想,现在他想看蓉蓉和这只山羊性交。
  「奶看起来还想再干一场,对吗?」他问道
  「没错...」蓉蓉答道
  蓉蓉曾经看过女人和狗性交的故事,所以她知道可以这麽做。
  她要那三个家伙保证不会因为她和山羊性交而看不起她:「精液就是精液,而女性就是要从男性那里取得精液,不管它是人还是什麽。」我现在知道刚才蓉蓉的微笑是为了什麽了,她要开始她有生以来的第一次兽交。
  那男孩要蓉蓉像狗一样地趴下,蓉蓉照办了。
  她的神情真让人难以相信,那是骄傲、自信、热情混合的表情。
  蓉蓉闭上眼睛说道:「好吧,就让它来干我吧,它会教你们怎样干我才是对的。」她说完摇了摇屁股,我看到有一滴精液从她的阴户滴了出来。
  一个家伙到她身後用手摸她的阴户,然後用手指插进阴户里,一直往里面掏。
  那个第一个干蓉蓉的家伙要蓉蓉再把肚子里的精液挤点出来,蓉蓉压了压小腹,她那红肿的阴户立刻流出了大量的精液,正在玩她阴户的家伙把那些精液抹在蓉蓉的整个屁股上。
  牵山羊的男孩,把山羊牵到蓉蓉身後,要蓉蓉准备好。
  蓉蓉在臀部抬起,但是那山羊一开始显然不知道该怎麽做,它舔了舔蓉蓉的屁股,但是似乎对蓉蓉的屁股和阴户不感兴趣。
  那男的说山羊要慢慢地诱使它产生兴趣,所以他要蓉蓉帮山羊打手枪,让山羊的阳具勃起。
  蓉蓉照办,用手套弄山羊的阳具。
  「它应该准备好了。」那男孩说道
  蓉蓉又趴下,男孩握住山羊的阴茎,对准蓉蓉的阴户,然後把山羊拉过去,让它的龟头顶着蓉蓉的阴户,蓉蓉也伸出手,帮山羊的阳具调整角度。
  终於,那山羊的阴茎插进我老婆的阴户里了,蓉蓉看着牵山羊的男孩,并且吻他,我看到男个男的不停地把口水吐进蓉蓉的口中。
  山羊开始抽送,蓉蓉的呼吸沉重,而臀部也为了迎合山羊的动作而扭动着,蓉蓉停止亲吻,开始大叫道:「哦...好爽!它好厉害...哦...干我...再干我!!」那些男孩在一旁欢呼,说蓉蓉是「给羊随便干的、大贱货、狗干都可以的贱货」那山羊显然很喜欢干蓉蓉,它开始鸣叫,并且舔蓉蓉的颈子,而且抽送得越来越快。
  男孩们说那山羊快要射精了,蓉蓉低下她的头,等待山羊射精,果然,山羊又叫了一声开始射精。
  蓉蓉之後告诉我,她可以感觉到山羊射出来的精液,它的量多得没有任何人比得上,她还说山羊的精液有一般麝香的味道,她很喜欢这个气味,她几乎想把它吃下去。
  蓉蓉倒在地上,而那三个男孩什麽话也没说,而蓉蓉则把手伸到她满是精液的阴户,把手指插进去,然後拿出来,贪婪地吃着手指上的精液。
  她之後告诉我,山羊的精液让男孩们的精液添加了一些香味,她很喜欢这个味道。
  「把她的衣服拿走,」第一个干蓉蓉的男孩告诉他的朋友:「让这个骚货一丝不挂地回家。」他们拿起了蓉蓉所有的衣服,吻了吻她的唇和乳头,蓉蓉在她们离开时,还谢谢他们轮奸她。
  他们走後,蓉蓉躺在乾草上,那只山羊则在一旁安静地吃草。
  我走近蓉蓉时,她正一边摸着自己的阴户一边轻抚着山羊。
  我掏出我早就硬得不得了的肉棒,爬到我老婆身上,很快地插了进去,蓉蓉轻声呻吟了一下,然後用她的腿盘在我的腰上,她的阴道里又软又滑,而且出奇地又热又松,我一插到底,蓉蓉子宫里的精液便流了出来,流得我们满腿都是。
  蓉蓉呻吟道:「射进来...把你的精液和他们的混在一起...」然後又咬着我的耳朵和脖子:「插深一点,把他们的精液挤到我的最里面...」我实在太兴奋了,我插到最深处开始射精,她的阴户则像个灵活的嘴,把我的精液吞进去。
  射完最後一滴精液後,我倒在蓉蓉身边,她要我去停车场把车开过来,我问她要不要帮她找点衣服穿?
  「不用了,我想光着身体回家。」她笑着对我说我拿起她的小包包走向停车场。当我开车回到谷仓,按了按喇叭,但是蓉蓉没有出来,当我正要下车去找她的时候,谷仓的门打开了,一个老头走了出来,蓉蓉一丝不挂地跟在他後面,吻了那个老头後上车,在她上车的时候,正好有一群人走过,他们看到赤裸裸的蓉蓉,於是拍手叫好并大声欢呼。
  蓉蓉告诉我,那个老头在谷仓看到她被轮奸,还看到她和山羊做爱,当我去开车时,他把裤子脱了走出来,蓉蓉看到他的大阳具高兴得不得了,蓉蓉看着他说道:「你还在等什麽?来干我!」那个老头跪在蓉蓉两腿之间,用手摸她的阴户,他把手指插进蓉蓉的阴道抽送,另一只手揉着她的阴核,这个动作让蓉蓉有极大的快感,然後他又把沾满精液的手指抽出来,把精液涂在蓉蓉的乳头上,当他用力捏蓉蓉的乳头时,蓉蓉又得到了强烈地高潮。
  那家伙压在蓉蓉身上,笨拙地想把他的大肉棒插进蓉蓉的阴户里,蓉蓉要他慢一点,然後伸手握住他的阴茎,导引他插入自己又光滑、又热的阴户。
  老头的阳具很大,一下就塞满了蓉蓉的整个阴户,蓉蓉用腿紧紧盘住那老头的腰,让那个老头插得更深。
  那个老头也是太兴奋了,就在蓉蓉要得到另一个高潮时,那老头开始射精,像洪水一般的滚烫精液射进阴道时,蓉蓉也达到了高潮,但是蓉蓉仍然在老头的耳边道:「你的精液...好舒服,再多插几下,我好爱你...」老头伏在蓉蓉身上,蓉蓉告诉老头,他身上的汗水味和马匹的气味,让她觉得好舒服。
  老头的阴茎在蓉蓉的阴户中软化,但是还是插在里面,他伏在蓉蓉身上对蓉蓉说,他在二次大战的时候,看过一个女人和马性交的影片,他刚才看蓉蓉和山羊做爱,让他想起了这件事,他说他也有养马,他想看蓉蓉和马性交。
  在他们开门之前,他给了蓉蓉他的姓名和电话,要蓉蓉觉得想和马儿来上一炮的话,打电话给他。
  蓉蓉一边告诉我这件事,一边在车子上自慰,她的座位上都是精液,她的乳房上还有精液乾了的痕迹,在一个小小的高潮之後,她盖上毛毯沉睡,在睡之前,她看着我说道:「我办到了!我有一个天下最爽的小肉穴!」「没错!的确是!」我只能这麽说...
  Ⅲ-Ⅱ 市集之後
  在蓉蓉那一次农场的经历之後,她一直提起那农场的主人史达请她去农场,和他的马儿一聚,很明显地,蓉蓉若不和马儿打上一炮,她是不会满足的,两个月後,我建议我们先去看看马儿,再让她自己想想,她受不受得了和马匹性交。
  我们开了一段路,到了一个农场,里面有几匹马,我们停车下来看马,当蓉蓉看到那又黑、又大、又长的阴茎挂在马儿的下腹时,她决定让马儿干,我所能做的,是把她拉离农场,不让她去抓马儿的阴茎,告诉蓉蓉打电话给史达,问他上次说的是不是真的。
  蓉蓉打电话去时,史达很高兴,他向蓉蓉保证,她一定会满足她的需要,而且蓉蓉也一定会玩得很快乐;蓉蓉告诉史达只要我也能一起去,那麽她一定会更高兴。
  史达很爽快地同意了,而且他也告诉蓉蓉他要让他的一个亲密的朋友一起叁与。
  蓉蓉约好日期後,那天晚上我和她作爱时,她像发了疯似的。
  约好的日期当天,我们开车往史达的农场,我赞美蓉蓉修长的腿,蓉蓉穿了一件黑色的紧身迷你短裙,配上黑色的吊袜带、黑色的丝袜、黑色的超小内裤和黑色的蕾丝胸罩,再加上全新的黑色高跟鞋。
  大约三个小时後,我们到了史达的农场,他出来接我们,他一看到蓉蓉就紧紧地拥抱她,蓉蓉比他矮得多,所以她掂起脚来深深地吻史达,看他们这样的亲吻,我想起那天史达在谷仓干过蓉蓉後,也是这样地吻她。
  史达向我们介绍他最好的朋友卡尔,蓉蓉抱住卡尔,在他的脸颊上亲了一下。
  史达和卡尔准备了一顿非常棒的烛光晚餐,我们聊了一会儿,史达和卡尔的老婆都过世了,他们是非常好的朋友。
  吃过饭後,我们全都到客厅,卡尔为我们斟了一些他自己酿的酒,那些酒很顺口,但是很烈很容易醉,我们一直喝着酒聊天,直到太阳下山。
  蓉蓉告诉卡尔她上一次在谷仓中性交的细节,和她在被轮奸时的感觉,当她说到史达的精液射在她体内,让她爽得不得了时,史达整个人立刻容光焕发。
  史达问蓉蓉,今天晚上是不是愿意把她完全交给他。
  「我要奶做谁的老婆,奶就做谁的老婆,」他告诉蓉蓉:「我要做奶的主人,奶是我的妓女,一个烂穴,奶愿意吗?」蓉蓉坐在卡尔和史达之间,她热情地吻了史达「从现在开始,我再也不是我原来老公的老婆,直到你把我送还给他为止。」蓉蓉满心期待地说道史达把他的手放在蓉蓉的肩上,让她转身面对卡尔,然後按她的头,让她吻卡尔,当他们在接吻时,史达和卡尔的双手,不停地在蓉蓉的身体游移,而蓉蓉的手则是在两个男人的裤档上磨擦。
  最後,史达把蓉蓉拉到身前,告诉她时候到了,他命令蓉蓉站起来把衣服脱光。
  蓉蓉有点害羞地起身,慢慢地脱去她的外衣、胸罩和内裤,当她要脱下丝袜时,卡尔要她停下来,他要看蓉蓉只穿着丝袜和高跟鞋的样子。
  蓉蓉慢慢地转了一圈,让我们仔细欣赏她美丽的胴体,史达问蓉蓉是不是还有准备什麽东西,蓉蓉从她的小包包中拿出一条润滑剂交给史达。
  史达站起来,拉着蓉蓉的手,带她出门往谷仓走,夕阳照在赤裸裸的蓉蓉身上,她看起来像是全身都发出光芒,她一丝不挂地在往谷仓的小路上走着,她走在卡尔和史达之间,牵着他们的手,毫不犹豫地接受这两个人要对她做的事。
  走进谷仓後我吓了一跳,这里实在是太棒了,又大又乾净,我坐在椅子上欣赏这房间,很明显地,这不是谷仓,史达告诉我,这是他的书房和配种室,他在这里花了许多时间。 共2条数据 当前:1/2页 首页上一页12下一页尾页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