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都市 :谁都满足不了的少妇

谁都满足不了的少妇

 时间:2019-03-25 10:53:20 来源:艳文阁 
  谁都满足不了的少妇(上)
  18岁的陈勇因为连续考了三次高中都没考上,退学回家了。陈勇在家里待了几个月,整天在家里闲着,也不下地干活。一米八九的大小伙子,就是什么也不干,他爹看到他那付游手好闲的模样就骂他。有一次陈勇跟他爹大吵了一顿,生气一个人跑到了县城里。 在县城里待了几天,身上的钱花光了,又跑回了家。从此后更是整天在家里窝着,他爹实在没办法了,找了给他介绍了个活,到了一个生产铜件的工厂里打工。
  这个厂子不是很大,坐落在郊区。 四十来亩的院子,里边几间厂房,一间仓库,两层小楼是工人宿舍,楼上是女工的,楼下是男工的,紧挨着有一幢小楼就是老板住的,其他就一间办公室,一个食堂。另外两间水泥屋,顶上放个太阳能,就算是男女澡堂。厂子对面是一条小公路,西面有一条乡间小路,北面和东面是一片庄稼地,这时种满了玉米。厂子里一共也就四十来口人,男的占多数,大都是二三十岁的年轻人,主要干些力气活。几个女的就干些零活,其余的就是坐办公室那几位了。
  陈勇这种学历坐办公室是不用想的,他刚进厂子,什么也不会,就被安排做搬运,最简单,也最累。白天陈勇拉着小推车往返于厂房和仓库间,晚上就和一块儿做搬运的两个工友住在宿舍。
  他两个工友一个叫吴健,20岁,一个叫李达,21岁。 李达在这儿干了一年多了,吴健来这个厂子不到两个月。陈勇人缘很不错,干活又肯卖力气,没几天就和他俩混得很熟了,李达在这儿干了一年多了,吴健来这个厂子不到两个月。下班后三个人经常到厂子外面的一个小饭店里喝酒,但最近厂子里有大批铜产品莫名其妙的丢失,大门整天关着,不许工人随便外出,老板已经因此报了警。三人就买瓶白酒,在食堂买些小菜,在宿舍里边喝边聊天。
  三人无话不谈。但吴健和李达谈的最多的就是他们的老板娘,陈勇在他们俩的话里听出来,老板娘叫桃艳,www.niqupa.com是老板的第三个老婆,三十岁左右。她以前是酒店里的小姐,老板和他以前的老婆离婚以前,这个桃艳就和老板认识了,后来老板离婚好像也是因为她。
  一天三个人下班后,到了晚上又在宿舍里喝了起来。一瓶二锅头喝完,三人都有些微醉了,陈勇又打开了一瓶,三人继续边喝边聊天,说着说着又聊到了他们的老板娘,陈勇说:「你们说桃艳也就三十岁左右,老板看样子都六十多了,桃艳怎么会跟了他呢?」
  李达笑了笑说:「你说呢?当然是为了钱,难道还是看老板长的帅吗?」吴健说:「可是听说老板不让桃艳管厂子里的事,而且还挺抠,桃艳花多少钱都得跟老板要。」
  李达说:「那是被以前那个老婆整的。原来咱们老板除了现在的小厂,在别的地方还有两个大厂子,但他以前那个老婆在他们离婚前就把其中一个掏空了,离婚的时候另外那个大厂子也分给了以前老婆一半。所以老板现在对这种事很小心了。」
  吴健说:「那桃艳怎么还跟着老板,又没什么油水。」李达说:「嘿,老板虽然管钱管的严了点,那也总比嫁个穷鬼强啊。再说了,这些家业早晚不还是桃艳的。」
  李达喝了口酒又说:「这个桃艳很不正经,和厂子里的好几个男的都有些不清不楚的关系,一定是老板喂不饱她。」
  吴健好奇地问道:「真的假的,我还真没听说过,你怎么知道?」李达说:「前几天老板没在家,我亲眼看到办公室里的会计小赵进了她家,足足待了一个多小时才出来。」
  吴健说:「那也不一定就是那事,说不定是谈工作。」李达说:「你知道什么,我早就发现了,只要老板不在家,小赵一定去她家,车间的主管老吴,也去过好几次,还有拉货的司机小王也去过。 再说了,谈工作非要去她家谈吗?」
  吴健说:「别胡吹了,他们要真那个,不怕老板知道啊。」李达嘿了一声说:「老板都是个老头子了,他心里也明白自己的那个不行了,桃艳这个年纪正是如狼似虎的时候,老板满足不了她,也只能挣只眼闭只眼了。」吴健切了一声,喝了口酒,说:「还如狼似虎的时候,你倒挺在行的。」李达说:「你没看见她那骚样吗,大白天的在厂子里穿胸那么低的衣服,大奶子都露出来了一多半儿,一走路屁股扭来扭去的。」陈勇听的心里痒痒的,问道:「这个桃艳什么样的?我怎么没见过?」李达说:「听说这段时间她去城里了。你是没见过,妖着呢。」吴健问:「李达你说的这么真,那你去过她家吗?」李达一昂头说:「当然去过了。」
  吴健说:「真的吗?那你跟她有没有……」
  李达说:「那回是老板让我去搬煤球。」
  吴健和陈勇哈哈的笑了起来,吴健笑着说:「那老板有没有留你在他家待了一个多小时啊?」
  李达说:「我倒想在他家待一个小时。 」
  吴健说:「怎么,你对搬煤球还上瘾啊?」说完呵呵笑了起来。
  李达没理他,说:「那天我在老板屋里搬煤球,桃艳正里屋洗头,我偷偷过去在门缝里一看,她就穿了件睡衣,里面什么都没穿,她一哈腰,两个大奶子看得清清楚楚,雪白雪白的,乳头都看到了,妈的,真嗨!」吴健说:「我操,你真大胆,你不怕她发现你,告诉老板。」李达说:「嘿嘿,桃艳可比你想的大方多了,她看到我在门缝偷看她,笑咪咪地跺了跺脚说「干嘛呢,这么年轻轻的不学点好,挺好看吗?「我赶紧把门关好,还听到她呵呵的笑。要不是老板在家,我还得看一会儿。」两人听李达说完,发起了呆,都想象着李达说的那对大白奶子……陈勇从小到大还没见过女人的奶子,听这个,一晚上都想象着李达所说的这个老板娘。
  第二天三个人照常上班,这时正是八月份,天气还很热,三人干的是出大力的活,都是大汗淋漓,小厂子没那么多规矩,三人便把上衣脱了,都光着膀子穿条大裤衩干活。他们三个正往车间里搬铜件,一辆黑色小汽车开进了厂里,李达对陈勇说:「唉,咱们老板娘回来了,那辆车就是桃艳的。」陈勇哦了一声,望向那辆车,想起了李达昨天晚上的话,心里很想见见这个年轻的老板娘。
  到了中午,三人干完了活,正在水池旁边洗脸,准备去吃饭,李达手肘碰了陈勇一下,说:「看到没,那个就是桃艳。 」陈勇抬头一看,前面正有个妙龄女郎朝这儿走来,一头染的黄黄的短发,浓妆艳抹,带着一付酒红色的太阳镜,上身穿着低领的紧身背心,露着深深的乳沟,一对大奶子呼之欲出,腰很细,下身穿着紧绷绷的牛仔短裤,一扭一扭的大屁股好像随时都能把短裤撑破,雪白而修长的双腿很光滑,脚上穿着一双高跟凉鞋,脚趾涂着鲜红的指甲油。陈勇在农村长大,看到这样的女人顿时心跳了起来,又不敢大胆地看,低着头偷偷地向她瞄几眼。李达低声说:「怎么样,够妖的吧。」陈勇含糊地嗯了一声,忍不住又抬头偷看了一眼,看到桃艳已经走到水池旁边,赶紧把头低了下去,脸上又红又热。桃艳似乎发现了陈勇的窘相,把眼镜摘下来挂在胸口,笑咪咪地看着他,边洗手边对陈勇说:「小伙子刚到这儿来吧?」说着打开水管,开始洗手,她一弯腰,胸前的两个大肉球顿时垂在陈勇眼前。
  一股浓烈的香水味扑面而来,陈勇听到这甜蜜的声音,身上麻酥酥的,抬头来看着她说:「嗯,刚来了几天。」
  陈勇这时才看清了桃艳皮肤保养的很好,一点也不像三十岁的样子,长的很漂亮,只是一脸媚相太重了。
  陈勇赤裸着上身,正在擦背,健壮的身体油光光的,桃艳那双勾魂的眼睛滴溜溜在他身上转着,说:「你多大了?挺壮啊。」陈勇说:「18了,嘿嘿,我上学的时候是学校足球队的。」桃艳说:「哦,才18啊……以后在这儿有什么事儿就找我,我叫的桃艳,是这儿的老板娘。」
  陈勇赶紧说:「老板娘好,我叫陈勇。真没想到原来老板娘这么年轻。 」桃艳呵呵一笑,说:「哎哟,嘴挺甜啊。你们该去吃饭了,我走了。」此后,陈勇经常在厂子里看到桃艳。
  陈勇很会说话,长的又帅,很得桃艳的喜欢,经常在陈勇上班的时候把他叫来,让他干些轻松的小活,羡慕的两个工友不得了。陈勇知道桃艳这是有意关照自己,慢慢地对她有了些感激之情。
  一天陈勇吴健李达三人光着膀子在仓库里收拾货,正干的汗流浃背,老板娘窈窕的身影出现在仓库门口,吴健说:「老板娘来了。」说着往门口一使眼色,陈勇往门口一看,桃艳正对他招手,陈勇放下手里的活,向她跑了过去,两人说了几句话,就往仓库外走去。
  李达看着两人远去的背影,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说:「操,我都来了一年多了,没叫过我一回。」
  吴健揶揄他说:「怎么没叫过你一回,不是搬过一回煤球吗?」李达白了他一眼,说:「那是老板叫的。唉……你说老板娘不会是看上陈勇了吧。」
  吴健点了点头说:「嗯,有可能。」
  李达啧啧嘴,说:「嘿…这小子艳福还真不浅啊。」吴健说:「听说老板今天去广州了,桃艳这会儿叫陈勇,不会是……」说着一脸坏笑地看着李达。
  李达沉吟了一会儿,对着老板家扬了扬头,悄声说:「看看去?」吴健摇摇头说:「不行,别被人看到了。」
  李达左右望了一遍,说:「没事,反正活干的也差不多了。有人看到咱就说找老板有事嘛。」
  吴健想了想,脑子一热,说:「好,不过咱们俩得小心点。 」说完两人放下手里的活,远远地随着陈勇和桃艳,往老板家走去。
  谁能满足不了的少妇(中)
  陈勇跟着桃艳走向她家,桃艳对陈勇说:「今天我包水饺,你给我帮帮忙。」陈勇刚想说我不会,一转念,忍住了没说出口。
  两人走进桃艳家里,陈勇问:「怎么老板没在家吗?」桃艳说:「出门了,要过段时间才回来。」
  陈勇单独和桃艳在她家,自己还光着膀子,有点不好意思,拿起上衣想要穿上,桃艳笑着对他说:「怎么你还嫌冷?」
  李勇有说:「不是,我怕你嫌我臭,要不我先去洗个澡。」桃艳说:「不用了,我就喜欢闻男人身上这味。」陈勇一怔,桃艳笑着说:「你先到厨房洗洗菜,我去换件衣服。」说着走进了里屋。陈勇便去了厨房。没一会儿,桃艳换了一件薄得有些透明的粉色上衣,一条短裙,也来了厨房。
  陈勇一扭头,看到她薄薄的上衣里面什么都没穿,那对大奶子若隐若现,顿时脸上一热,赶紧把头转开了。
  桃艳看到陈勇面红过耳,微微有些得意,笑着说:「这么大的人还不会洗菜,来,我教教你吧。」
  说着走到陈勇身旁,帮他洗菜。
  陈勇第一次单独和女人离的这么近,闻着桃艳身上浓郁的香味,心里一种说不出的喜悦。
  桃艳站在陈勇旁边,有意无意地碰了他几下,陈勇大着胆子用胳膊在桃艳手臂上回蹭了几下,心里蹦蹦直跳。
  桃艳靠的陈勇越来越近,渐渐地用胸脯贴到了陈勇胳膊上,陈勇立刻感到手肘上一阵温软,又怕又喜,想要躲开,却一动也动不了。
  桃艳轻轻咬着下嘴唇,水汪汪的眼睛脉脉含情地盯着陈勇还有点稚气的脸庞,柔软的乳房看陈勇胳膊上来回揉动。
  陈勇的脸烧的通红,渐渐粗重的呼吸也有些颤抖,一时间竟有些手足无措了。
  桃艳双手从水盒里拿出来,将陈勇粗壮的胳膊抱在怀里,轻轻地抚摸着,柔声说:「想抱抱我吗?」
  陈勇心里一万个想,却一动也不敢动,傻傻地看了桃艳一眼。
  桃艳扑哧一笑,说:「你不会还没交过女朋友吧?」陈勇嗯了一声,有点害羞地说:「还没有呢。」桃艳咯咯一笑,看着陈勇说:「你看我漂亮吗?」陈勇点着头说:「漂亮。」
  桃艳一只手摸着陈勇健壮的后背,一只手拿起陈勇的手,放在自己胸上,来回揉搓着,问陈勇:「喜欢吗?」。
  陈勇握着桃艳又大又软的奶子说:「喜欢。 」壮起胆子,把另一只手也伸向桃艳的大奶子,不一会儿下面就支起了帐篷。
  桃艳看到了,浪气更足了,便隔着他的大裤衩抚摸着他直翘翘大肉棒。
  陈勇的欲火慢慢烧了起来,一把搂住桃艳,宽厚的大嘴唇紧紧贴住了桃艳鲜红欲滴的樱桃小口。
  桃艳嘤了一声,柔滑的舌头很熟练地钻进了陈勇嘴里,陈勇更是贪婪地吮吸了起来。
  一时间两个人都不再洗菜了,在不太宽敞的厨房里紧紧抱在了一起。
  陈勇穿的大裤衩,腰是松紧带的。桃艳的手在裤衩外摸了一阵,顺着陈勇腹部往下一滑便伸到了里面,小手一握,紧紧抓住了那根又硬又烫的大肉棒,来回套弄了起来。心想:「看不出他小小年纪,那话儿竟然这么大,比我那老东西那条死蛇强多了。」
  陈勇一只手在桃艳大奶子上拼命揉搓,一只手隔着裙子抓着桃艳的又大又圆的肥臀。
  没一会儿,陈勇有力的双手摸的桃艳欲火焚身,桃艳柔软的身体像蛇一样狂乱地扭动着,嘴里直哼:「嗯……我要……嗯……我要……」浪叫着蹲下身来,一把将陈勇的裤衩扒了下来,直挺挺的大鸡巴雄赳赳地矗在桃艳面前,至少有八九寸长,一只手根本握不过来。桃艳虽然见多识广,却从没遇到过这么粗大的阳具,又惊又喜,心里还微微有些害怕。
  这条大肉棒已经憋的通红,龟头还被包皮半包着,用手一撸,又粉又嫩,桃艳忍不住张嘴含了上去。
  陈勇哪享受过这个,身子不由得抖了一下。
  大肉棒被桃艳双唇和舌头鼓弄了没一会儿,龟头一大,就想射精。桃艳是此道中的老手,玩过的男人早已不下一百,但处男还真没碰到过几个,哪能轻易浪费了这处男的第一次,何况她才刚刚有些兴头,于是赶紧站起身来,伸手在盒子里撩了一些水泼陈勇脸上,说:「深呼吸!快!深呼吸!」陈勇被水一泼,做了几下深呼吸,已经冲到门口的部队才退了回去。
  桃艳松了一口气,怕陈勇还没开战就败下阵来,不敢再玩弄这条虽然够壮,却还没见过世面的肉棒了,便想着让陈勇为自己热热身。
  等陈勇喘了口,桃艳上半身靠在厨桌上,顺着自己大腿内侧,把短裙撩到腰部,里面居然是真空的,连内裤都没穿,白嫩的大腿间那片浓密的黑色森林慢慢呈现在陈勇眼前,像一座极强的磁场把陈勇钢铁般的肉棒吸了起来。
  陈勇看到这个,混身像火烧的一样想要发泄,冲上前去一把抱住桃艳,紧紧地把她娇小的身躯压在身下,肉棒在桃艳双腿间胡乱地顶着,却怎么也找不到进口。
  桃艳被这个处男慌乱的冲动逗地咯咯地娇笑了起来,两腿一分,两只小手搂住陈勇的脖子说:「我的小妹妹好痒,你帮我舔舔好吗?」陈勇没听懂,双手抱着桃艳,抬起头迷惑地看着她。
  桃艳笑着把陈勇的头按到自己胯间,陈勇立即明白了「小妹妹」是什么意思,张嘴含往了桃艳肥嫩的阴唇,舌头来回舔动着小巧的阴核。桃艳嘴里就哼哼唧唧地呻吟着,一只手伸进上衣里面,抚摸着自己的大奶子,一只手按着陈勇的头,小骚穴被陈勇舔的淫水慢慢涌了出来,桃艳的小蛮腰扭动的更厉害了。
  陈勇双手摸着桃艳大腿内侧,嘴唇和舌头卖力地给她的小骚穴服务着。没一会儿,桃艳下面就湿的一塌糊涂了,小淫穴里更是痒的厉害,忍不住叫道:「我受不了了……啊……好痒……啊……来……我想要你的大鸡巴……来……啊……快来操我吧……」
  说着转过身来爬在桌子上,裙子往上一撩,雪白的大屁股对着陈勇高高地翘了起来。
  陈勇一只手抓着桃艳褪在腰间的裙子,一只手握着大肉棒往蜜穴插了过去,但顶来顶去就是插不进去。
  桃艳那里更是痒的难受了,伸手从胯下抓住陈勇硬邦邦的大肉棒,对准自己小穴,往后一顶,大龟头一下刺进了她的小骚穴,由于龟头太大,桃艳感到自己的小穴被撑的有些疼,但也感到了从未有过的满足。
  陈勇好像不知道下面该怎么做,龟头被桃艳的小穴紧紧包着,双手掐着桃艳的腰,呆呆地站着一动不动。
  桃艳浪叫道:「快插啊……啊……好痒啊……快……我要……啊……」说着大白屁股又是往下一蹲,陈勇的大肉棒哧的一下插进了一多半。虽然还没完全插进去,但已经差不多顶到了桃艳的花心,桃艳忍不住啊了一声,屁股蹭着陈勇的大腿上下晃动,小淫穴来回套弄着陈勇的大肉棒。
  陈勇的大鸡巴被桃艳又湿又暖的骚穴套弄了一会儿,但始终有一小半没有插进去,两手掐住桃艳的细腰,用力一顶,粗大的肉棒完全插了进去,龟头一下顶到了桃艳小淫穴的低部,桃艳尖叫了起来:「啊……好痛啊……不行了……啊……会捅破的……啊……啊……」但大屁股还是紧紧地贴着陈勇的阴毛,来回扭动着。 共2条数据 当前:1/2页 首页上一页12下一页尾页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