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长篇连载 :[古典武俠]极品少将(全本)-13

[古典武俠]极品少将(全本)-13

 时间:2020-03-24 06:41:52 来源:艳文阁 

[古典武俠]极品少将(全本)-13

  第三卷 宫廷内外

  第六十六节 一山还有一山高

  莘妃和沁妃被关在不同的大狱之中,卫政挑着油灯行于这暗到无边的天牢,咚咚的脚步声渐渐淡了,卫政心里恼恨那两人把硬骨头扔给自己,却又非常无奈,他心中还是想保住沁妃和沁妃肚子中的孩子的。

  监察院牢狱的最后,卫政不可避免的见到了“天牢最后一关”,老人家花白着头发胡须,阴着眼睛,朝卫政咧嘴一笑,露出黑黑的牙齿,“又见面了啊……”

  “是啊,又见面了。”

  卫政走到他身边扶住老人家,虽然这没什么必要,但总归也算一种讨好。老人家也不拒绝卫政,阴测测的一笑,“遇到什么烦心的事情了吧?”

  卫政点点头,合着老人家往旁边的石凳子做了。老人家手轻轻一拂,厚重的石门缓缓闭上,整个世界安静的很。

  “里面那女人,老人家知道是谁不?”

  老人家戏谑的看了一眼,“你的姘头?”

  卫政嘻嘻一笑,“老人家,玩笑可以开得,话可不能乱说。”

  老人家点点头,“小家伙也太轻视我老人家了,景龙帝两个妃子被关进来,这么大的事情我会不知么?”

  卫政对这老人家莫名的信任,当下将身子凑近一些,轻声道,“老人家知道这妃子怀孕了不?”

  “自然知道,还知道这孩子定然不是景龙帝的。”

  卫政心想这老人家也是消息灵通人士,也不废话,便道,“不过陛下却想保住她。”

  老人家浅笑着挑了挑灯芯,灯光下他佝偻的身子被揉成一团,安静了半晌,他才悠悠叹道,“这火嘛,自然是越挑就越大,这事嘛,却是越搅越浑。”

  卫政想了想,还是直接说了,“这事情若是想要快些解决,得要让沁妃打掉腹中胎儿才行。”

  “干嘛要打掉?直接就说这孩子是景龙帝的不就成了?”老人家明摆着不说实话。

  “这怎么成?老人家你知道沁妃宫中的是什么药不?是打胎药!这事情被陛下压着呢?一旦查出来,沁妃怎么能活?”

  老人家咧嘴阴阴一笑,“直接推给另外那个妃子不就成了?”

  “可是那妃子买的只是花柳病的药,这可是证据确凿的。”

  “你和庞家那么好,不会让庞家改改啊?”

  “不敢这么做!”卫政自然是这么想过,庞家现在没把药单拿出来,陛下也没强求,只是将莘妃打入天牢了事,不过公审的话,肯定是要拿出来了。

  “陛下亲自授意,也不敢做么?”

  “陛下不会授这样的意思。”

  老人家搓搓手掌,“的确是有点意思呢。”

  “一点意思也没!”卫政撇撇嘴对老人家看热闹的心理非常不满。

  “你们就没有想过皇后娘娘宫中的药物是怎么来的么?”老人家望着卫政,眸子清澈澈的。

  “怎么来的?还用想么?自然是别人放的!”

  “可是莘妃买的只是花柳病的药,可是皇后娘娘宫中的可是打胎药啊!”

  卫政脸色一变,心中剧烈一震,是啊!谁都没有想过,皇后娘娘的打胎药是从哪里来的,莘妃自然不会傻到去污蔑本来就体弱的皇后,皇后宫中的药来的实在是太诡异,偏生又是在这样多事的时候,他直勾勾盯着老人家,“你是说宫中还有黑手?”

  老人家抹抹白花花的胡须,“黑手倒没有,不过坏心倒是不少!”

  卫政脸色一肃穆,“老人家是什么意思?”

  “其实我们转换一下心理,依皇后心中所想,其实事情就很简单了。”

  “怎么想?”

  “这些事情,我想以你的脑子,应该不至于想不到是二皇子吧。高士和他喝了次酒,回来莘妃就染病了。”

  “老人家可不能说没证据的事情。”

  “这些事情你也不必瞒住我,其实明白人都明白,这件事抖出来,受害的就是莘妃还有沁妃,还有就是太子一党在宫中的实力,二皇子只是苦于宫中却没有导火索,于是才下了这么一个万不得已的计谋!”

  “老人家的意思是皇后娘娘宫中藏药也是二皇子弄出来的?”

  老人家拍拍他的脑袋,哈哈一笑,“别装糊涂了,不管是皇后自己藏的也好,二皇子入宫拜母藏的也罢,反正这导火索与他们二人脱不了干系。皇后娘娘德高望重,而且多年来都有贤名,再说背后还有你外公这么一大靠山,就算藏的是砒霜都没事,我倒宁愿相信这药是他为爱儿争取地位而做的些些小动作。”老人家啧啧笑了一下,“不过若是二皇子藏的话,那就好看了,二皇子这下子是偷鸡不成反蚀把米,更增景龙帝反感啊——”

  卫政心头一凉,难怪景龙帝和父亲都这样敲打,敢情自以为得逞的是自己一伙人啊,当下怔怔着不敢再说话,老人家又接着叹道,“若是药物不是在皇后宫中被发现,二皇子幕后操作便很好,随都只能阴阴猜测是他,不过现在呢,帝都只要长了脑子的都知道是二皇子弄出来的了,你说景龙帝恼火不恼火,这皇家的丑闻,掩盖了便掩盖了,过去了便过去了,二皇子非得要在景龙帝英明神武的形象上撒一把灰,这实为不智啊。若是那药是皇后自己藏的倒好,若真是二皇子弄的,那可又得加上个不孝的名声,可真真是陷入了。”

  卫政被这老人家唬的一咋一咋的,“那沁妃的胎儿,还能打不?”

  “打?亏你们这些娃娃想的出来!这可是条命啊,你们若是还想前途光明,那就保住这胎儿,直接将罪名全部推到莘妃身上!”老人家幽幽一叹,“反正莘妃买药的单子还没被公布,让庞家改改药单并不是什么难事,以庞偲的胆子也不会做不出这种事情,这样是最简单的了。”

  “可是打掉沁妃腹中的胎儿也更加省事啊,这样还不需要庞家冒险,而且陛下应该也比较满意,任谁也忍受不了自己的妻子怀着别人的胎儿吧?”

  “这胎儿自然是要打掉的,却不是让你们这些娃娃来打,景龙帝比你们对沁妃了解得多。那女子虽然看来柔弱,心中却刚强的很,而且母性极强,你们这样贸然做,只会激起她更大的反抗之心,鱼死网破也是正常。”

  “这些我们也想过,所以才会来天牢中劝劝沁妃。”

  “能劝的下么?这可不是光靠一张嘴就能成的,沁妃现在若不是腹中有胎儿,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早就会一死了之。”

  卫政点点头,又问道,“我听说沁妃宫中的药物时打胎药,这个是怎么回事,谁放的?”

  “自然是沁妃的姘夫,只是沁妃舍不得用而已。”

  “老人家的意思是说,皇后和沁妃宫中的药全部都不是莘妃弄过去的?”

  老人家点点头,哈哈一笑,“宫中的事情岂是你们这些娃娃能够看清楚的,里头复杂着呢。莘妃自然是有害人之心,可是现在还没有那样大的胆子,不过她迟早也会做,死有余辜,只是二皇子实在是操之过急了些,不是成大事之人啊!”

  卫政听他说二皇子不是成大事之人,心中有些恼怒,“你连见都没见过二皇子,凭什么这么说?”

  “没见过,总听过。”老人家似乎也不愿意在这种事情上与卫政过多纠缠,静了半晌,才又道,“现在好像你不该询问我这些东西,该问为何景龙帝找上你和洛家小子做着事情吧?”

  卫政点点头,“如果说打定心思将罪名推到莘妃身上,而且不用打掉沁妃腹中胎儿的话,我们的确是没有什么事情可做。”

  老人家哈哈一笑,“你们都太低估景龙帝了,他之所以让你和洛河来这里做什么保住沁妃的事情,其实说白了,就是想凭着卫家洛家和庞家的关系,拉着庞家下水而已,也就是说——他就是不好明说让庞家改药单,而是让庞家被逼着改药单!”

  卫政只觉得一阵头痛,为什么绕来绕去,还是要让庞家冒这么大的风险。

  老人家似乎明白卫政心中所想,笑笑道,“也许你觉得这对庞家是个伤害,不过庞家这么做了之后,反倒让景龙帝更加信任你们几家,若是我没有猜错的话,这次景龙帝让你和洛家小子做这事情,便是卫远桥和洛升主动提出的。这对于你们两人也是一种考验,若是你们真做出将沁妃胎儿打掉的事情,想必帝都的未来就不是你们的了!”

  “老人家你未免说的太过恐怖!”

  老人家摇摇头,淡淡一笑,“其实洛家小子比你精明多了,让你过来劝说沁妃打胎,其实也不过是给江家小子做做样子,若是他真有打掉沁妃腹中胎儿的想法,自己早就过来动手了,毕竟他是监察院长大的。。。。。。”

  见卫政已经被打击的厉害,老人家才悠悠道,“其实洛家小子也算是对你好,若是能够劝说的下来,让沁妃心甘情愿打胎,自然是很好,皆大欢喜,不过这不可能,他也料定你劝不下来,又心软下不的狠手,这胎自然是打不成的。所以他也是矛盾啊——这些事情早就在他意料之外了。”

  卫政虽然知道洛河是做给江家那人看,不过对于洛河瞒住他稍稍有些不满,“他有什么难做的,什么事情都憋着。”

  老人家呵呵一笑,“其实洛家小子我也是极看好的,他心中明白的很,沁妃的胎儿不打掉的话,这一棍子对二皇子也敲得太狠了些,所以他支持二皇子,定然不能让现在已经急迫的二皇子更加急迫。不过他也是识大体之人,自然知道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若是他亲自过来的话,难免有时候狠下心来做出点什么事情,让你来的话,他心里也轻松一些,你得要理解他,毕竟也没什么恶意。”

  卫政点点头,连着被人教训的感觉让他极为不爽快,给老人家行了一礼,道,“我先去看看沁妃了,希望能够劝说一下吧。”

  老人家呵呵一笑,“随你的意,不过就算劝的沁妃打胎也不是什么好事情,希望你慎重。”

  ————————————
  第三卷 宫廷内外

  第六十七节 作者自己糊涂了

  天牢的地狱中淡淡闪着昏黄的灯,地上的拾起已经起来,似乎成了薄薄的雾,让女子的眼睛有些模糊。她微微蜷了蜷身子,白玉般的手掌轻轻放在自己的肚腹之处轻轻4抚摩了一下,脸上荡漾出些许幸福的笑意,马上又变得凄苦起来。

  她往四周望望,锦衣玉食,荣宠高贵的日子似乎已经渐行渐远。悄悄自嘲了一下,心想都到这地步了还忘不了那些虚华的东西么?她本就不喜欢这些东西,从小便是安安稳稳的生活。只是家里人不知道从哪里听到了所谓富贵无边的传言,眼巴巴的和李相爷攀了关系,将自己送到了这宫中,从此自己步步惊心,爹爹却是一方风顺,从外官调到这帝都,自家也成了帝都中不大不小的家族。只是现在,爹爹怕是要恨死自己了。

  可是这又能怎办?

  她往墙边靠靠,想让自己的心安稳一些,刚坐定,便听到外面咚咚的脚步声,恍如惊雷。一俊俏哥儿提着油灯走入,末了还轻轻阖上石门,望自己微微一笑,露出洁白的牙,真的挺好看。她也回礼般笑了一下,只是想必难看。

  “要公审了么?”沁妃在这天牢不知到时日,总以为已经过了一天,该是公审的时候了。

  那俊俏哥儿摇摇头,将油灯挂起,不顾仪态的在铁栅栏前盘膝坐下,轻轻道,“我叫卫政。”

  沁妃听说过他很多次,但这回倒是首次见面,总觉得这富贵哥儿比想象中还要俊俏了许多。她见人少,又是年轻女子,当下脸不由得一红,热的厉害。

  卫政扫了一眼,见牢狱中的食物一点也没动,再看看那绝美无比的脸,自己所见过的女子中,怕只有秦茵芩能够比得上,现在却显得憔悴,“吃些东西吧,对肚子中的孩儿要好些。”

  “你不要来假好心!”沁妃也听说过那些刚强女子的故事,总觉得自己气势上弱了一截,得要扳回来一些。

  卫政看她气鼓鼓的样子觉得有些好笑,心中也不想多说,淡淡道,“你想打掉肚子中的孩儿么?我可以帮你。”

  沁妃脸色一变,心中更加不安,该来的终归还是要来,只是没想到这般公子也下的狠手,“不要!不要!”

  卫政摇摇头,“这可由不得你,就算这孩子不是死在我的手上,也不会活下来。”

  沁妃自然知道,神色凄然,“可是能留着就有一份希望,不是么?”

  “也是,”卫政低头沉默了一阵,突然才道,“其实我一直都对皇家那点事没什么兴趣,只是觉得你也不像是不甘寂寞能做的出那种事情的人,有些不懂。”

  沁妃以为卫政已经知晓一切,心中苦涩,叹道,“如果我说我是被太子强暴的,你会相信么?”

  “自然相信,”卫政点头,强暴,他见到沁妃这人之后就觉得沁妃可能是被迫的,不过太子两个字从沁妃口中这样稀松平常的说出来倒是让他有些意外,但是除了太子也没有人能够做出这样的事情了。

  他接着又问道,“这孩子是太子的倒也不错,毕竟也是皇家血脉。”帝国贵族这种事情司空见惯,女人轻贱,可是后代却很重要,景龙帝也许能因此生出一些不同寻常的恻隐之心也说不定,这孩子也许还能生下来也不可知。他不知为何心中陡然生出这样的想法,认定这孩子不会死,不过一转念,景龙帝怎么着也不会让自己儿子和宠妃偷情的孩子生下吧,这可超出了一个男人能够承受的范畴。

  “卫公子是来嘲笑我的么?”

  卫政见沁妃有些怒气,心知她误解意思了,叹道,“其实你也是个苦命人。”

  沁妃现在显得淡然了很多,沉默很久才道,“苦不苦命也不是你说了算,终归到底,我一进宫门,这条命也不过是看能不能让那个男人高兴罢了。”

  卫政呵呵一笑,“这可是说不定的,你这次让他那么不高兴,还不是能够保下命来?”

  “卫公子在说笑吧?你以为我这样还能活下来?”

  “打掉孩子自然是能活下来的。”卫政不死心的再劝了一次。

  “算了吧,打掉孩子是死,不打掉孩子还是死,我还想让我的孩儿多陪我一阵。”

  对于这样的结果,卫政自然是早已料到,只是他现在心中已经是一团乱麻,对这个女子怎么做都觉得有些不合适,便直接告诉她真相道,“其实陛下是想保住你的。”

  “打掉这孩子就能保住我么?”沁妃冷冷看着卫政,“没想到你这俊俏哥儿说起谎话来脸色都不变下。”

  “不打掉这孩儿,其实也能保住你,不过要让你配合。”

  “哦?”沁妃被他这话说得有了些兴致,“卫家虽然强势,但是这种情况下想要保住我这个犯了大罪过的妃子,想必也不可能吧?”

  卫政摸摸脑袋,做出一副苦恼的神情,“我都说过了是陛下想保住你,其实在你和皇家的声誉方面,陛下想必是想要声誉的。”

  沁妃点头表示同意,“他那人的确是好面子,但是就算这次瞒过去,我还是别想活!”沁妃自然是看的很明白,事情一抖落出来,自己已是必死,只是能活多久的问题了。

  卫政呵呵一笑,“其实虽然你在里头,我在外头,实际上却是我有求于你呢。”

  “卫公子开玩笑了。”

  “没什么玩笑,我这次也是被赶鸭子上架,想要达到陛下的目的还得要你帮忙呢。”

  “其实根本就没有所谓的陛下保住我的说法,自始至终陛下都只是想保住皇家的荣誉还有太子的性命和名声吧,最重要的还是太子,要不然陛下会管我这样一个小妃子的性命么?”沁妃眼眶有些红,“反正我都是必死之人,又深恨太子,你说我会不把太子拖下水么?”

  “你之前还不在说,想让孩子多陪你一阵子么?”

  “母子两一起下地狱去,也不错的。”

  “好死不如赖活着,”卫政顿了一顿,笑道,“其实说句实话,既然你知道陛下无论想保住谁都能保住,就算你把太子抖露出来,想必陛下也有办法让在场之人改口,对于太子是一点伤害也没有的,反倒是你自残了断了。”

  “可是我还能怎么做?”沁妃低下头,柔弱无助。

  “我们做个交易吧。”

  “什么交易?”

  “我帮你把太子弄下地狱,保住你和肚子中的孩儿,但是你明天得也要和我们合作,你只要一口咬定,你宫中的打胎药不是自己带进来的就成。”

  “就这样?”沁妃苦笑,“那打胎药的确不是我自己的。”

  “我知道,太子的嘛,只是你一直舍不得用。”卫政直言不讳,“女人啊,就凭着一点点母性,能够弄出这么多事情来,还真是恐怖呢。”

  沁妃看卫政,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你倒了解。”

  “可能了解吧,今天我脑子也昏的很,绕来绕去被绕了无数圈,最后反倒把自己绕回来了,什么都没有做过,就和你聊了会天。”卫政自嘲的一笑,“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其实说白了也就大家一厢情愿这样以为,只要陛下想掩盖,这事情就是没发生过!”

  沁妃看卫政脸色有些悲愤,不太理解,只能道,“卫公子所说的,我一定完成!”虽然莘妃显得有些无辜,但是和太监偷情还染病,的确是该死了,而且沁妃或多或少吃过莘妃的亏,自然是毫不怜惜。

  .……

  卫政离开监察院的时候,洛河已经在外面等着。

  “事情怎么样了?”

  “没什么,大哥不是早预料到了么?”

  洛河点点头,也不多说,拍拍卫政的肩膀道,“我们还是太年轻。”

  “其实目的达到就成了,何必想那么多?”

  “是啊,姐夫他操之过急,反倒惹怒了陛下,这也没办法。”

  两人并肩离开监察院,卫政觉得憋闷的很,朝洛河道了别,往帝都军事学院去了。洛河也理解,笑了笑,“我回去给庞叔叔通一下气,以后再也不做这劳什子事情了。”

  “恩,还是糊涂来的好啊。”

  卫政抬头看了看皎洁的月,徐徐行于街道之上,虽然他现在脑子都还乱的要命,但事情终归是告一段落,接下来的事情终归不是自己管了。

  ————————————————
  第三卷 宫廷内外

  第六十八节 少将,上学去

  时间没至三更,女子军官寓所还有人进进出出,林冰的寓所却早就熄了灯。卫政在外听了听,见有几个来往的女军官怀疑的看着自己,才轻轻拍了拍门,“林冰。”

  林冰没想到卫政这么晚还来了这里,喜悦之情溢于言表,压低了声音,“你怎么这么晚还来?”

  “总觉得想你想的厉害,就来了。”

  林冰虽听过他无数情话,但每一次听他口中说出,都别有一番滋味。

  卫政将她拦腰抱在怀中,嘴巴已经吻上她半张的唇。待到舌头也开始不老实的时候,林冰才反应过来,开始热情的回应。

  这是自己的女人,真正是自己的女人。卫政心里不好受的时候,都会找上她,这里有他最需要的温暖。他吻遍林冰的身子,一处都不放过。林冰任由他肆虐,直到私密之处才轻轻踢了他一下,不过卫政却反而抱得更紧。

  “老公……别……”

  只是那种感觉真的很舒服,林冰的心都要膨胀起来,也不再反抗,顺其自然起来。

  卫政抬起头微微一笑,指着自己火热的枪杆,“冰儿,你也帮我弄弄。”

  林冰脸一红,猛地摇头,“不要,那里脏死了……”

  ……

  林冰最终还是耐不住卫政的无理要求,温顺的跪在床沿开始吸吮起来,卫政身下一麻,舒服到极点。看着她玉凝般的背部,柔和的胴体曲线,手掌不由自主的抚上去。这是彻底的臣服,林冰这样的女子若不是真的深爱着自己,真的知道自己需要找回一点感觉,万万不可能会做这些事情的。卫政心中感动,双手扶着林冰的臻首,感觉着她从生涩到熟练,最后成功发泄出来。看着彤云密布的俏脸,他心中感动,“冰儿,你真好。”

  林冰已经从羞涩变得比较习惯,身子俯下压在卫政的身上,“发生什么事情了?”

  卫政淡淡一笑,“没什么,都已经解决了,只是感觉有些郁闷罢了。”

  “那现在呢?”

  “好多了。”

  “恩,”林冰将手伸到卫政的脖子后,紧紧环住,两双明亮的眸子深情的对视,“是不是受别人欺负了?才想在我这柔弱的女子面前找点尊严?”

  “哪有?”卫政撇撇嘴,“像你老公这种男人,想要找个人打击以下的时候,都是自己照镜子照一下的。”

  林冰听他说胡话,轻轻拍打一下他的胸膛,“真不害羞!”

  卫政邪邪一笑,将手指绕到她尾椎处,沿着股沟滑下去,轻轻勾了几下,林冰想摆脱却又无法放弃那舒服的感觉,索性任他来。

  待到情致起来,两人再度激情四溢,窗外的月光也耐不住这种羞人的事情,躲得老远的。

  ……

  林冰流了一身香汗,身子都软着,卫政却还不肯放过,直到他的肚子闷闷想了几声,林冰才娇笑着道,“肚子里的货都用空了吧,我给你做些汤圆当宵夜吃去。”

  “哪有用空,还能喂你!”卫政将她一把拖住。

  林冰挣扎了一下,怒目圆睁,“你不吃我还要吃呢。”

  卫政嘻嘻一笑,点头,林冰正要着衣,却被卫政拦下,林冰还幸福的以为卫政要来帮自己,谁知道这无耻的人说了句,“冰儿,衣服就别穿了,这样好看。”

  林冰恨不得一掌把他给拍死,却赖不住他无理取闹,卫政惬意的看林冰裸着身子将围裙系在腰间,那圆臀美腿,还有光洁的裸背,让他鼻血都要流出,“制服诱惑啊!诱惑!”卫政觉得这样再多看上一会,自己肯定要暴血而亡,可是视线却怎么也挪不开。

  林冰不理会他,手上已经开始忙活,口中还哼着轻快的个,身子还不停的扭动。卫政接近崩溃,直到林冰悠悠然转过身子,那种朦朦胧胧若隐若现的感觉,才让他觉得舒服一些,脑子中又老想这把林冰的围裙扒掉。

  男人的心就是这样不争气,让你看吧,受不了,不然你看吧,又老想着看到。

  卫政惬意的躺在床上和林冰你侬我侬的分享汤圆,不放过时机的占林冰的便宜,林冰被挠的痒痒的,也不顾春光大泄的左支右挡,最后实在受不了,才吼道,“你有完没完!明天要上课呢。”

  卫政乖乖将汤圆吃了,他今天确实有些累,还香艳了一阵,便沉沉睡去。

  ……

  翌日,林冰和卫政一起去帝都军事学院学院,恍惚间让卫政又回到了学生时代,那时候和青梅竹马的女子也是这样上下学的。他悄悄打量了一下林冰,心想倒也有几分相似,然后开始遗憾林冰为什么是老师,最后仅剩的那点点感觉又没有了。

  从东城走到西城距离并不短,卫政心疼林冰要走这么远的路,“老婆,你要不要搬得离学校近点?”

  林冰嘻嘻一笑,“我就要搬到和苏兰一起住了,教师公寓。”

  ……“老婆,有苏兰夹在中间,那我以后怎么找你做爱做的事啊?”他可不想惹那只母老虎,心想林冰怎么着就要和苏兰交好。

  ……“你一天晚就想这些不正经的事情!”

  “这怎么就不正经了,夫妻人伦,老天都管不了,更何况你还肩负着为我卫政开枝散叶的重责,不努力点怎么成?”

  “得了吧,还要努力为你开枝散叶,你现在都还只是试用期。”

  ……

  两人过了汐水,庞资家的轿子在那里守着,卫政有点不好意思见他,毕竟答应过庞资不把他家拖下水的,谁知道还是食言了。

  庞资却似乎混不在意,还是那样笑眯眯的,卫政和他做了一顶软轿,犹豫了一阵,才问道,“胖子,你老爹没有给你说昨晚上的事情么?”

  “说了,”庞资憨厚的笑笑,“其实老爹早就预料到这种结果了,我虽然对大哥极有信心,但也没有报过多大的指望的。”

  卫政点点头,对于这种事情发生后,想必庞偲那样的精明人物早就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两人又七扯八扯一阵,庞资才提起师诗诗的事情。

  “先让她在你那里住一阵子吧。”

  “我也想啊,但是小晴老是认为三哥你是个幌子,诗诗就是我想接回来的,现在咱们家热闹惨了,我这两天都是缩着脑袋过日子啊。”

  “待遇比你家的那只狗怎样?”

  “狗都不如!”庞资咬牙切齿。

  卫政装模作样思考了一阵,“我想是该解决一下这问题了。”

  “是一定要快点解决!”

  “……”卫政一拍庞资的脑袋,“急什么,反正你老婆又不会赶你出家门。”

  “家门是赶不出,可是还能够把我从床上踢下来啊!”

  “这问题就比较难搞了,”卫政想想,“不过女人嘛,就是要多哄哄,等时候差不多了,也就拨的云开见太阳了。”

  “三哥的太阳就是日的意思么?”

  “太阳难道还有其他意思?”卫政开始教训,庞资耷拉着脑袋,似乎是非常习惯受教,“我承认你的智商是需要充一下值,但请你不要问出这样掉我们身份的问题。”

  “是,三哥,”不过庞资还是有点怀疑,“自然是没有,不过真的哄着哄着能哄上床?”

  “别说的‘上床’‘上床’这么粗俗,等咱们从帝都军事学院毕业了,也就是文化人了,以后得注意一点,别丢了学校的脸。”

  “哦,”庞资点点头,后又想通了什么一样努努嘴,“我这还不是跟三哥你学的。”

  “尽学些三哥不好的,三哥哄女人的本事你学到没有?”卫政将庞资提出轿子,在看林冰那边,已经先去教务组报道了,“落后就找不到女人,受了教育就要立正!”

  “是!”

  ……

  卫政看他样子似乎是懂了一些,才往前走了几步。不过庞资的心情显然不受这个影响,兴奋的叫道,“不知道第一堂课是学什么,该不会是马术吧?”

  卫政偏头看他一眼,“你就想吧,学院忌杀生!”

  “这关杀生什么事?”

  “那马给你骑了,还能活么?”

  “……”

  “我说庞资你该减肥了!你看你家小晴都瘦成什么样了?都是被你给压的!”

  “这有直接关系么?”

  “也对,估计你也只能被自己老婆骑着,现阶段没有谁能受得了你!”

  “……”

  ————————————
  第三卷 宫廷内外

  第六十九节 装逼

  卫政和庞资在校园里面悠了一阵子,到教室时已经迟到了。不过他二人身份非比寻常,心想只要招呼一声,那些个老师还不是赶紧来讨好自己。站在门口正要打招呼,却见一个宽袍束腰的熟悉身影迎了出来,正是苏兰。

  卫政扭头就要走,庞资却腆着笑脸道了句:“苏兰嫂子老师好!”

  卫政和苏兰都气的吐血,齐声吼道,“谁是你嫂子!”

  “……”庞资无语。

  苏兰单手叉腰,一手指着卫政,“你们两个第一天就迟到,罚站!”

  “罚你个头啊!”卫政扬扬头,“要站你自己站去!”正要转身走入,被苏兰张手拦下,“你敢!”

  “有什么敢不敢的?我进去了你还能把我怎样?你能打得过我?”卫政手一扬,将苏兰推开,施施然就走了进去。

  卫政有庞资这个反面教材,显得极为潇洒,他也自以为得意的将头发甩甩,摆出一个造型,“我叫卫政,他叫庞资,以后请多多关照!”卫政其实还是蛮讲礼节的,荡漾起他那最为亲和的造型,正要等待惊叹,谁知道下面稀稀落落传来几句,“败类!”“真混蛋!”

  ……

  庞资压低声音,望着卫政有些尴尬,“貌似我们不怎么受欢迎呢?”

  “你懂什么,这是赤裸裸的嫉妒!”

  “我懂了,像我这种人遭人嫉妒一点也是没办法。”

  卫政要吐,一手将庞资提起,往后面那两个空位走了去,安逸的坐下,也不管其他学子的目光,非常装十三的把眼睛闭了起来。

  见苏兰已经进来,庞资也觉得不能太不给未来嫂嫂面子,轻轻推他一下,找了个话题,“不知道嫂子教的是什么。”卫政果然还是张开眼,狠狠瞪了庞资一下,“你可以叫她男人婆,母老虎,魔鬼筋肉人,奥特曼。。。。。也别叫她嫂子!”

  庞资有些惴惴的看了讲台上一眼,卫政并没有压低声音,以苏兰的功力自然是听得很清楚,虽然很多词不知道意思,但卫政讽刺的意思明显,这更加让她生气,脸色青白。

  卫政瞄了她一眼,戏谑一笑,“没看过绝世俊男么?连课也不上了!”

  苏兰几乎就要一脚飞他出去,但还是强忍住,冷冷道了句,“你等着!”

  卫政继续闭上眼,苏兰平复一下心情,开启卫政的校园回忆……

  苏兰讲的是军事交通学,她本就是帝都军事学院的优秀学生,而且从小就见惯场面,再配上那清脆悦耳的声音,的确是讲的很不错。庞资似乎是听的津津有味,而卫政却已经趴到了桌子上,发出微微的呼噜声。苏兰牙齿都要崩碎,却还是遵守职业道德,后来直接开始无视,这才好不容易将课程一直讲下来。

  却说卫政睡得正酣,忽然感觉一个东西从室外往自己飞了过来——暗器!他心中一惊,在帝都军事学院还有人敢用暗器么?他本能抬起头,发现一只缓缓飞来的鞋子,再朝外面一看,窗外站了个火红衣服的身影,正圆瞪着眼睛怒气腾腾的看着他。卫政瞬间不敢还手,那鞋子砰的一下砸到他的脸上,整个班级还有苏兰都哈哈大笑起来。

  “你还敢睡觉!”

  原来扔鞋子的正是林冰,她今天第一天做老师,还没到上课时间,正好被教务派出来巡校,却见卫政极为不给苏兰面子的在睡觉,义愤填膺之下,忍不住出手教训。

  卫政知道林冰公私分的极清楚,也不恼火她不给自己面子,嘟了嘟嘴站起身来。

  “你把鞋子扔出来!”

  林冰接过鞋子,朝苏兰微微一笑,表示歉意。好朋友之间虽然不会有芥蒂,但是自己的未婚夫被自己的闺蜜这样管着,任谁也不会觉得有面子。她苦涩的笑了笑,正好下课时间已到,看也不看班上的学生,扬着头陪着林冰离了去。

  卫政再睡了一会,教室里面忽然变得非常吵闹,他这人最烦的就是有人打扰自己睡觉——自己人除外。他抬起头扫了一下,发现庞资竟然也凑了上去。

  学生下的是帝都军事学院自己发明的战棋,实际上是一种和围棋差不多的棋类,不过还将其中的子赋予了军中的使命,不过杀伐的力度和所费的思考却比不上围棋。卫政也好奇的伸出脑袋,看的出一方已经毫无招架之力,最后冒了一身汗,认了输。

  赢棋的是帝都军事学院这一届最好的学生,名叫陆迅,现在正在接受同学的吹捧,庞资这小子有点看不惯,冷冷笑了一声,“不过下个战棋而已,正真上的了战场才是本事!”

  陆迅虽然家道中落,但也有一股傲气,再加上颇有才华,不把人放在眼中,对于庞资这号人物也敢反唇相讥,“就凭你这身肥肉,还敢说战场?别笑死人了!”

  庞资骄横惯了,浑身赘肉抖动几下,当场就要发飙,卫政连忙拉住,望陆迅冷冷道,“刀枪搏杀不过是小道,就算身子不良于行,但若是能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之外,自然可以称良将,总比只能纸上谈兵的人强。”

  陆迅的棋艺本就超出同龄人很多,之所以同意和人下一局,本意就是想吸引卫政前来,见目的达到,当下笑道,“原来是卫同学,听说卫同学也是上过战场的人,不知道战棋的技艺如何?”

  “人杀过不少,不过这战棋却玩的不多。”

  “那卫同学不知道战棋发明者军神卫公李大将军就是用战棋和太宗皇帝讨论运筹帷幄之道么?”

  “自然知道,这战棋确实达到了些许目的,不过你们这些没上过战场的人也不过是粗浅的认识罢了。”卫政为人本没有这样张狂,可是陆迅明显对自己有敌意,他也不算客气。

  “哦?那卫同学要不要给我们展示一下自己对战棋的深刻认识呢?”

  人家都下战书了,卫政却懒得理会这些人,道了句,“没兴趣。”

  陆迅不依不饶,“卫同学是怕了还是根本就是没本事呢?”

  庞资听陆迅这样逼迫,心中早有不满,扯扯卫政的臂膀,冷笑道,“三哥你教训他们一下,免得这些人太不知天高地厚!”

  卫政看陆迅也算是号人物,点点头,坐到了陆迅的对面。

  依礼节先道了句,“请指教!”卫政扬扬手,示意陆迅先行。

  陆迅也不客气,以先手的优势开始咄咄逼人,卫政只是淡淡的采取防御,旁边看卫政不爽的学子连声威陆迅叫好。

  过了一会,局势突然扭转,陆迅越来越发现事情不对,原先占领的阵地几番争夺之下竟然失守,而后更是一溃千里,惨败结束。

  “这盘不算,我们再来一盘!”陆迅不敢相信,回忆起对局的过程总觉得是自己失误。

  卫政站起身子,冷冷盯着他,“你若是做了将军,这上面的就是生命,你说可以让生命重新来一次么?能够让失败的战场再重新胜利么?”

  “可是……可是……今天我状态不好!”

  “哼!敌人可不会管你状态怎样!”卫政站起身来,指着这局面,“你从下这局棋开始,除了第一步,所有的一切都在我的预料之中,你看起来是昏招的地方其实是最好的选择,若是我不用损失最小的方式而用最快的方式解决战斗,你根本连十分钟也坚持不了,你有什么好不服气的?”

  卫政说的都是实话,陆迅自然知道,看着那拽拽离开的样子,他就是不服,为什么有人可以把所有的优势都占尽?

  庞资拍拍他的肩膀,嘻嘻一笑,“别以为你老在这年级拿第一名,就是最强的了,你不知道这世界上有一种人叫天才么?我三哥就是!”末了,他还指着这战棋,笑道,“你大约能够算十步棋吧,就凭这水准,我对天发誓你连我都干不过,更别提能赢我的那能算百步以上的变态三哥了!”

  陆迅痴痴瞪着眼睛,看着庞资和卫政两人先后离开,旁边的同学轻声细语,“真的能算百步以上么?”

  “哪有这样的人?”

  “他本来就是天才!”

  “早就听说卫政非常厉害,本以为是吹出来的,没想到确有其事。”

  所有同学都对卫政多了一分尊敬,毕竟这是个强者为尊的地方!

  ——————————————
  第三卷 宫廷内外

  第七十节 欢喜冤家,不懂狗血

  卫政在政治和阴谋上连连受挫,本来对自己极为失望,甚至提不起一点点和老狐狸们斗智的勇气。但是今天和陆迅下了一局战棋之后,突然开窍:那些老狐狸再怎么厉害,智商也不会比陆迅高出许多。而自己这一辈子的智商显然高出这些人一大截,所亏的也不过是经验而已。只要不想着一步登天,做事情脚踏实地,算的精确一点,也未尝没有一战之力。

  庞资很明显看出上午的卫政和下午的卫政有非常大的不同,却又说不出什么,只知道卫政确实开朗了许多,还饶有兴致的将自己提着杀向饭堂——卫政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本以为只能回忆,现在却能重温,再加上心结已解,自然是高兴非常。只是饭堂现在已经黑压压一片坐满了人,他二人走到之时,连位子都已经找不到,激情的心也凉了下来。

  林冰抱着书本和苏兰一起走了进来,看样子对这种情景十分熟悉,见到卫政在那里痴站着,热情的打了招呼。卫政循着目光而去,正好见着林冰和苏兰的身后还跟了一个男人,貌似很熟稔的与两女交谈。

  “江潮,你在这里做什么?”卫政很明显不爽。

  江潮见到卫政,想起那日街道上的匆匆一面,又想起卫政做的那些事情,早已冒出冷汗,“我。。。。。。我这是陪着林老师吃饭呢。”

  卫政斜视他一眼,林冰生怕卫政误会,连忙道,“我只是在路上遇到了江老师。”

  “你也是老师?”卫政极为不屑,这帝都军事学院果然是越来越堕落,连江潮也可以混个老师当当,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纨绔子弟能教什么学生。

  江潮总算扳回点面子,扬扬头,正要说几句鼓气的话语,见卫政目光实在不善,硬生生吞了回去。苏兰早就不满卫政的嚣张跋扈,高声道,“江潮做老师碍着你了?”

  卫政冷哼一声,“江潮做老师自然没碍着我,他要与你做什么事情也没碍着我,我只是警告你们两个苟且的时候不要把我家冰儿拉到一起。”

  林冰连忙上前一步隔在卫政和苏兰中间,避免两人在这种场合下大打出手,拖住卫政的胳膊道,“卫政,反正饭堂这么多人,不如和我们一起去公寓吃吧。”

  “谁允许他进我们公寓!”苏兰心想自己好歹是卫政名义上的未婚妻,可是眼前这男人却光明正大的当着自己对林冰好,而且丝毫不顾及自己的感受,心中不满就要爆发。庞资自然也是了解其中内情,连忙扬出他那无比具有亲和力的笑容,“两位嫂嫂要请客,我们自然是要去的。”

  江潮今天才见到帝都军事学院来了林冰这样一位美丽却又身份不高的女教师,本想发挥自己的本领将她哄到手,没想到林冰却明摆着和卫政关系密切,不由大为失望。他心中不肯放弃,可是卫政那如刀子的目光已经看向自己,他在怎么大胆,也不敢太岁头上动土,只好尴尬笑道,“我比较喜欢饭堂吃饭,几位请自便吧。”

  卫政见他识相,也不多说,反倒是庞资冷冷道了句,“谁管你!”让江潮脸瞬间变得青白。他这个人没本事,却极好面子,卫政这身份比他高的人说几句他不敢还嘴,现在竟然连庞资也狐假虎威对自己出言不逊,他心中压了一肚子的火气,怨愤的朝庞资看了一眼,冷哼一声,朝苏兰和林冰两女打了个招呼,朝人多的地方行了去。

  卫政也不和他客气,走上前来挽住林冰的胳膊,林冰见苏兰脸色难看,想挣脱却没有挣脱开来,非常抱歉的看了苏兰一眼,后者却托故将目光别了去。

  林冰和苏兰的公寓坐落于帝都军事学院的僻静之处,这里本来女老师就不多,这栋公寓楼倒也显得极为安静,细细听来也有一些厨具碰撞的乒乓之声。

  苏兰自然是不愿意做饭菜给卫政吃,只好让林冰一个人下厨了,卫政望苏兰那张绷得紧紧地脸,不放过任何一个冷嘲热讽的机会,“懒婆娘,谁娶你谁倒霉!”

  “我苏兰站在门外喊一句征婚,保管前来的男人可以排到校门外,哪像你这样讨人厌——真不明白冰儿中了什么邪,竟然看上你!”

  “你是嫉妒吧?嫉妒我只对林冰好!”

  苏兰被他说得脸一红,“谁嫉妒啊!你卫政就算对天下的女人好也不关我的事情!”

  庞资现在很无奈,这小子本来对于卫政的左拥右抱极为羡慕,但现在显然是很头痛,两人争吵越来越升级,手脚都用了上来。庞资没有实力,只好四处寻求躲避的地方,谁知道还是猝不及防的被踢了几下,痛得要命。

  “你们两个消停点啦,哪像就要结婚的人?”“谁要和她结婚!”

  “……”

  林冰的饭菜自然是烧的极为好吃,只是卫政的筷子伸到哪里,苏兰的也跟了上去,反倒便宜了庞资这贪吃鬼。

  “你有完没完?老子要不是看你是女人,早就一拳头擂了过去了!”

  “老娘我要不是看你是个小白脸,早就已经一脚踩死你了!”

  “你这个变态女人!”

  “你这个没性别男人休息一下 广告时间:两金冠信誉淘宝第一 AV女优游戏制服诱惑情趣内衣充气娇娃18种做爱姿势任你摆弄!告别手淫!想玩就玩! 点击进入http:/lovelove.taobao.com

休息一下 广告时间:淘宝金冠信誉店 宅男的性幻想乐园 AV女优游戏制服诱惑情趣内衣充气娇娃任你摆弄!告别手淫!想玩就玩!  点击进入http:/uowang.taobao.com!”

  “……”

  两人越骂越离谱,几乎就要将祖宗都连累进去,林冰和庞资连忙分别劝下。

  “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啊——”

  庞资感慨。

  总算熬到了上课,卫政本不想再去,可是耐不住林冰的软磨硬泡,耷拉着脑袋离开。他早在往西南服役之时,西南的几个元帅就送了不少的兵书给他,还时时考校,一旦答不出便要受军法处置,因此对于行军打战,恐怕帝都军事学院的老师也没几个能比他强。

  无聊的一下午就这样很快过去,让卫政感到幸运又有些失望的是林冰并没有在自己班上的课程,不然还不知道怎么面对。

  庞资在兴奋了一个上午之后,下午也变得沉寂了许多,两人趴在桌子上合着睡,天王老子也管不了,又没有人敢叫醒,直到关予的到来。

  “二哥,你不是要摆训导处老师的架子吧?”

  庞资看关予来势汹汹,面色不虞,有些心虚,生怕这一本正经的二哥出言教训。

  “我在你们面前摆什么架子!”

  他打了个眼色,卫政点点头,三人一起进了关予的办公室。四周早已围了前来迎接卫政和庞资的家人,而且离得比较远,自然是不怕有人听了去。

  “莘妃和沁妃的事情审理的怎样了?”卫政主动提起,虽然他极力想摆脱,但是一想起沁妃那柔柔弱弱却无比坚定的样子,便还是无法忍住。

  关予顿了一顿,脸色十分难看,“没想到还是让庞叔叔改了药单,我们绕来绕去这么一大***,还是回到了起点。”

  卫政点点头,“最后怎么审理的?”

  “所有的罪名都推到莘妃身上,沁妃怀胎说是因为陛下,这些都是预料之中的。”

  卫政叹了一口气,这些事情都是由背后巨大的力量推动的,或许是景龙帝,或许是卫家洛家,或许又是李复,总之这力量已经超出了自己兄弟能够控制的范畴。卫政现在并不想知道过程,而只是期望拿到结果。

  “秦妃怎样了?”

  关予并不知道卫政和秦妃之间的关系,摇摇头叹道,“虽然宫中都说当年秦妃私自打下胎儿的罪名可能因为这次而被洗刷,但是她人却还是在冷宫之中,可能陛下将她忘了也说不定。”

  “是么?”卫政本就没有指望靠着这一次的事件就能将秦妃带离冷宫,心中也没有多大的失望,“看来让秦妃受宠还有很大一段路要走啊。”

  “现在这事情的障碍比我们想象中的还要大。”

  “为什么这么说?”卫政有些不能理解关予的沮丧。

  “陛下最近听信那国师无惊子的话,说是要用药物禁欲,经常服用养味药,而且这次估计对陛下打击也够大,因此陛下对于男女之事听说完全丧失了兴趣。”

  “完全丧失了兴趣?”卫政的计划被打乱,男女之间最直接的交流并不是什么诗词歌赋,若是陛下真的变的对男女之事毫无兴趣,秦妃就算再受宠也不会达到可以出言影响景龙帝到救出秦帅的地步。不过他心中却有些窃喜,嘴角甚至还微微扬起笑意。

  “三哥,你笑什么?”庞资比较憨厚,看得明白,也直接问出来。

  卫政被人看破,脸一红,“没……没什么,只是觉得事情有点趣味而已。”

  “这能有什么趣味!”关予显得有些恼怒,“二皇子被陛下这样摆了一道,现在局势更为不利,若是秦妃那边再不成功的话,二皇子的未来就悬了。”

  “我知道,”卫政淡淡一笑,“二哥,就算是大哥那般人物,在这帝都之中也显得非常稚嫩,根本就斗不过那些精明似鬼的老狐狸。这次我们的计划被打乱,也许是让我们摆脱现在窘况的一次契机呢。”

  关予和庞资对于卫政说需要改变下计划的话也比较认同,“也许是这样吧。”

相关文章